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七章 委曲求全

高子蓉醒來之後…

「我怎麼會躺在這裡?我剛剛不是在街上嗎?付哥哥呢?」

高夫人擔心又心疼地說:「蓉兒,妳先暫時在房裡先好好靜養,娘還在和妳爹想辦法怎麼跟付夫人商量妳和付虔的婚事,妳先別想太多啊!」

高子蓉聽了很驚訝:「我和付哥哥的婚事?妳和爹已經同意了嗎?不是說付老夫人的條件太過苛刻了嗎?怎麼會…」

高夫人既心疼又難過地說:「妳都已經懷了人家的孩子,我們還能怎樣?現在只能想想要怎麼做,才能讓妳嫁進付家之後才不會被欺負啊…孩子。」

高子蓉覺得不可思議:「我懷了付家的骨肉?怎麼可能?您有找郎中來瞧瞧嗎?」

高夫人無奈地說:「郎中剛離開不久,他說妳就是因為情緒起伏太大,再加上懷有身孕,才會在街上突然昏倒。」

高子蓉越想越不解:「在街上突然昏倒?那我是怎麼回家的?」

高夫人遲疑了一下:「呃…是付虔把妳抱回來的,不過,他把妳放下之後就走了…郎中也是他找來的。」

高子蓉情緒又激動了起來:「娘,付哥哥心裡肯定一定有我,他只是暫時被其他的狐狸精迷惑了才會這樣對我,我不管怎樣一定要嫁給他!而且,我現在肚子裡又有了他的骨肉,他必須負責!」

高夫人心疼地安撫著:「好好好…我的乖蓉兒,妳好好地休息,娘一定替妳想辦法,幫妳討個公道回來嗄!」

——————————————————————————————–

付虔最不想面對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高子蓉有身孕的事終究還是傳到付老夫人的耳裡。

「娘,我真的不想娶子蓉姑娘啊…她肚子裡的野種一定不是我的!哪這麼剛好的事?一次就懷上了!我只愛仲姬姑娘啊…娘,她才是我心目中溫柔婉約的好妻子呀!」

付老夫人得意地在心裡盤算著:懷得好,懷得好啊!這孩子來得正是時候啊…哼!這下賤的狐媚胚子,要不是因為咱家老爺只屬意妳當兒媳,我還真看不上!就憑妳這點伎倆也敢跟我鬥?妳以為懷了咱家的骨肉就能妥妥地嫁進咱家,然後再好好地敲詐咱付家一大筆聘禮錢嗎?別太得意…我看妳挺個大肚子往哪兒跑,看我怎麼收拾妳!高家這聘禮我不僅省定了,還要狠撈一筆嫁妝,嘖嘖嘖…這筆生意還真穩賺不賠吶!

「哼!臭小子!你說的野種不就是你的還會是誰的?現在想不認帳都難囉!虔兒啊…娘跟你說,有些女人的心思你不會瞭解,你還太年輕了!娘和你爹做生意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想當年你爹身邊想攀高枝、喜歡招蜂引蝶的狐媚子多了去了,哪種女人我沒交手過?就你這麼容易被人騙…你身邊又不缺女人,怎麼還是這麼識人不清呢?像那種整天在外面抛頭露面跟男人打交道、聊得火熱的女人,像什麼樣!雖然說是因為穿著男裝外出比較容易和男人侃侃而談,但還是掩飾不了這個人的心思有多重,相處時間多了別人也是會知道她是個女兒身,誰知道談久了會不會哪天談到床榻上去呢?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悲劇不就是這樣發生的嗎?古人的前車之鑒要謹記於心吶…」

付虔不甘心地說:「婚姻不是兒戲,更不是談生意!妳和爹的婚姻以前是怎麼促成的我不管…但我只想娶我心愛的人。」

付老夫人耐著性子試著和兒子商量:「我也沒說不讓你娶心愛的人啊…仲姬姑娘想進咱家就是只能當小妾,正妻是你爹挑選的,沒得商量!像那種來路不明的狐媚子就是沒資格成為咱付家少奶奶,咱家願意讓她高嫁進門已經很屈尊了,還想怎樣?」

付虔心裡很不服氣:「就因為子蓉姑娘有了身孕,我就必須要委屈我心愛的人當小妾?那我讓她打胎不就得了?那還不簡單!沒了孩子就沒了威脅,這樣仲姬姑娘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順當正妻了?」

付老夫人想了想:哎呀~~~這臭小子的固執臭脾氣還真像他爹,這位男不男、女不女的仲姬姑娘到底有什麼好?居然能夠魅惑到我這平日玩世不恭的兒子非娶不可?既然硬逼的不成就只好以退為進,想了個計畫說給兒子聽。

付虔聽了一臉疑惑:「娘,妳確定這樣真的可行嗎?」

付老夫人斜睨了一眼兒子:「反正她都有身孕了,她還能怎樣?遲早會自己送上門來談判的,至於咱計畫成不成一切就看天意了。你啊…還是期望別太大,瞧那小丫頭非巴著你不嫁的賤樣,就怕她一無所有也願意嫁給你,兒子啊…娘還是勸你認命吧!別再這麼幼稚,整天幻想著情啊愛的…醒醒吧你!」

——————————————————————————————–

如同付老夫人所料,高老爺和高夫人帶著寶貝閨女一起上門和付家人一起商量婚事。

「喲~~~難得你們全家一起來做客是已經商量好婚事啦?關於我上次提的條件都沒別的意見了吧?」付老夫人心裡得意著。

這時,高夫人霸氣地開口:「咱是商量好了,只是…我這次是要來說說咱家的條件。付夫人,相信您應該也聽到一些風聲了吧?咱閨女雖然現在已經先懷了妳們付家的骨肉,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並不是妳情我願的意外吶!再說…咱兩家原本就有口頭婚約在先,現在只不過是水到渠成地把倆孩子的婚事乾脆辦了!所以…就像您上次說的,婚事就是要在商言商,咱家的條件也很公道,聘禮也不會多要,就按照傳統來吧!大聘和小聘共八十八萬兩,至於嫁妝的部分,咱家也會回饋您上次說的六十六萬兩,怎麼樣?嫁妝可是您自己開的價,而咱家要的聘禮可都是按照傳統的規矩來,咱也沒多要,就八十八萬兩對妳們付家來說根本是打一個噴嚏的小事,很公道吧?」

付老夫人暗自心想:嘖嘖嘖…這高夫人可真不簡單吶!這麼輕易就破了我的招…我得好好想想怎麼出招。

「呵呵呵呵!高夫人,您說得確實很公道,但是您也不想想…子蓉帶著身孕嫁進咱付家已經是個事實,在左右鄰居的口耳裡也已經早就很掉價啦!您不覺得再開這個價根本是在賣女兒嗎?先不論是誰騙誰上床,再怎麼說還是女孩子家吃虧比較多,名聲也比較難聽點。再說,咱子蓉也已經算是半個付家人了,還要給自家人聘禮這不就太生份了嗎?至於嫁妝嘛…咱付家也不缺這點錢,只是咱都是為了子蓉好,總是要帶著嫁妝出嫁才風光體面嘛!我和咱老爺不也挺有面子嗎?總不能落了人家口舌說咱付家娶了寒酸又上不了檯面的窮親家吧?而且,咱這是在結親家又不是在扶貧,說出去多丟人吶!是吧?嗄?」

高夫人也不甘示弱地說:「付夫人吶…您這樣說就不對了。咱子蓉就算是帶著身孕嫁進付家,可那是因為咱兩家原本就有口頭婚約在先,所以就像您說的也已經算是半個一家人了,這倆孩子的婚事本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而已啊!不如這樣吧…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咱也不強求聘禮,但是…咱家的嫁妝也就只是過過場,最後還是歸娘家。如果您不同意也行,嫁妝我們可以照給,不過…咱家的女婿和孫子必須跟我閨女一起住娘家,孩子隨娘家姓。」

付老夫人聽了火冒三丈的拍桌:「哼!豈有此理!咱付家就這麼一個金貴的獨香火,居然敢讓付家的大少爺去做上門女婿?妳們高家也太得寸進尺了吧?都還沒嫁進門就急著要挑撥離間搶咱家兒子和孫子啦?妳們還要不要臉啊?我不管!反正嫁妝就是必須帶到婆家、住咱付家、孩子隨父姓,聘禮嘛…沒有就是沒有!愛嫁不嫁隨妳們!反正我就看妳們一個大肚子的閨女還能嫁誰去?這笑話可是要鬧大囉!哈哈哈哈~~」

高夫人眼見敗陣談不下去,正準備起身離去時,被高子蓉拉住:「我嫁,我答應妳,咱家不要聘禮就是了!我就是愛付哥哥,只要能嫁給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高夫人因為自己女兒的不爭氣被氣炸了!「蓉兒妳…妳這又何苦呢?妳這是在倒貼啊!哪有女孩子家倒貼嫁人的事?這樣妳嫁過去是會吃苦的!不然這樣吧…就像剛剛我們說的,嫁妝只讓妳過過場,這也是為妳好啊!」

高子蓉抱著最後一絲的期望看向付虔,沒想到…付虔完全不領情的撇過頭。

「就如同我娘說的,條件就是沒聘禮、嫁妝就是必須帶到付家、住咱付家、孩子隨父姓,妳不願意嫁還有別人搶破頭想進門!這婚事我本來就不樂意了,現在商量的一切也不過只是對妳表示負責,保住我的名譽而已,妳不願意嫁,我更省心!」

高子蓉不服氣地想垂死掙扎:「付哥哥,我的肚子裡都已經有了你的骨肉,你就這麼狠得下心嗎?你和你的父母也是會老,現在有個現成的孫子隨你們姓,我爹娘養大我也不容易,家裡也沒有兄長可以幫他們養老,聘禮就當是給我爹娘的補償,這樣又有何錯?」

付虔聽了很不屑的回應:「哼!妳以為懷了我的骨肉就能妥妥地進我付家了嗎?妳也太天真了吧?就這麼肯定妳懷的是個兒子嗎?我娘要的可是會生兒子的兒媳,將來可是要繼承我付家的家業,等妳生了兒子再來跟我娘談吧!」

高子蓉眼見已經沒了談判的籌碼,聽了付虔的話心裡雖然覺得委屈,但想想自己又已經身懷六甲,再看看身旁為自己操碎心的父母,不禁流下了眼淚…「好!我答應妳們,我嫁!」

付虔聽了心裡有些驚訝,這麼嚴苛又不合理的條件她也願意委屈嫁?這已經完全超出自己預料之外…本想說用這樣的條件讓她知難而退,沒想到平日如此刁蠻霸道的小妮子居然也答應?這下可怎麼辦…付虔於是將眼神轉向娘親示意求救。

高克恭夫婦傷心的勸女兒:「閨女,妳真的不需要這麼委屈的…我們可以找郎中幫妳把孩子流掉,然後再幫你重新物色個好人家嫁了,一切都好解決啊!」

高子蓉不忍地閉上雙眼:「爹、娘,我心意已決,別再勸我了…就當是為了我和你們未出世的外孫,成全我吧!我在付家好歹還有個少奶奶的名聲,也算讓您長臉面了…誰還會在乎過程呢?」

高克恭在怎麼於心不忍,還是得擦乾眼淚以一家之主的身分向付家無奈的表示:「好吧…就依付家的條件吧!雖然我們也很捨不得,但為了咱家閨女的幸福,咱夫妻倆就準備原訂的六十六萬兩當嫁妝吧!」

付老夫人聽了很是滿意,又再度下了一個馬威:「我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嫁妝必須交出來歸我看管,免得這丫頭回頭又拿回娘家,那豈不是騙婚嗎?反正以後付家的家業遲早也是會交給妳打理,也不急於現在放在手裡吧?」

高克恭終於氣不過了…「付夫人妳…別欺人太甚!咱家閨女還有娘家人在的!」

付老夫人不屑地站起身作勢要離開:「愛嫁不嫁…隨妳們囉!不願意就請回吧!我還有生意要忙,恕不奉陪!」

高克恭難過地閉上眼:「好!我答應妳,任何條件咱都答應!只要蓉兒幸福,我什麼都答應。」

——————————————————————————————–

付家要辦喜事的大事,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

「欸欸欸…聽說付家少爺和高家那個刁蠻霸道的大小姐的婚事終於談定了耶!」

「對對對!我也聽說了!而且聽說那個精明的付夫人算盤打得可真好,還到處炫耀說自己可有本事了!替自己的兒子談了一筆穩賺不賠的好婚事,真令人羡慕啊…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說話就是大聲。」

「可不是嗎?聽說雙方談的可都是夫家得利,女方倒貼的好算盤吶!我都沒這個本事,想到我家那個沒出息的兒子…娶個媳婦兒還要我傾家蕩產又要到處借錢,娶來的媳婦兒喊她做個家務還愛做不做,還挑撥離間我兒子要分家,這可是天大的對比啊!」

「就是啊~~~付夫人果然是好本事,這麼得利的好婚事還談得下來,一分錢不花就可以娶到無私奉獻付出的兒媳婦,我都沒這麼好的命…我得好好學學,將來我兒子娶媳婦兒才能穩賺不賠吶!」

此時正在大街上閒逛的趙衛鍇聽到大家的議論紛紛,心想:糟了!不知道仲姬姑娘知不知道此事?

於是,趙衛鍇趕忙到韻海樓找到管仲姬:「妳聽說了嗎?付公子要娶子蓉姑娘啦!仲姬姑娘,妳難道不會難過嗎?」

管仲姬聽了心跳瞬間漏了幾拍,心裡雖然椎心刺痛,但依然強作鎮定:「是這樣嗎?那還真是恭喜他了!」

說完,匆匆地收拾畫具準備離去。

這時,趙衛鍇拉住管仲姬:「妳難道不會想去問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管仲姬已經忍不下去了,於是歇斯底里地對趙衛鍇嘶吼:「還能是怎麼回事?不就是已經成事實的事嗎?」

趙衛鍇安撫著:「所以妳就這樣放棄了嗎?不打算再去爭取機會嗎?雖然這渣男我一開始就很看不慣,但妳這麼愛他,身為朋友的我只能支持妳了。」

管仲姬傷心地抱著頭痛哭:「誰說我沒有爭取過?他自己也說過無論如何一定會娶我,還要我在他大婚的那天一定要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要相信誰了。」

趙衛鍇像是聽到關鍵字似的說:「他要妳在他大婚的那天一定要到?為什麼?」

管仲姬茫然的回應:「我也不知道,他說要我在他大婚的那天一定要到,拜堂的新娘一定會是我…但現在我實在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去?」

趙衛鍇安慰著管仲姬:「妳應該要去的!必須去!我支持妳!沒去怎麼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也許去了事情還會有轉機不是嗎?」

管仲姬若有所思地看著地上思考著:「萬一沒有轉機呢?如果事情還是無法改變,還被當眾羞辱呢?我該怎麼辦?」

趙衛鍇堅定的鼓勵著:「至少妳做了最後的努力,一切也值得了!」

管仲姬想了想:「嗯,謝謝你,我想我應該知道要怎麼做了。」

說完,擦乾了眼淚,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就讓趙衛鍇陪同回了管府。

其實,趙衛鍇心裡是明白的…歷史上的趙孟頫和管仲姬是一對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侶,就算管仲姬去了…事情也不會有轉機,歷史也不容許改變,否則出現的蝴蝶效應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未完待續》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