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之雙世情緣★第一章 似曾相識的記憶

趙衛鍇還在學校唸書時就一直是教授的得意門生,尤其是在水墨畫和書法上的天賦,一點也不像是出自於一位年輕人的手筆。

從小,趙衛鍇就常與父親父子倆切磋書法各種字體,偶爾興致一來還會宅在書房裡畫點水墨畫。

而趙衛鍇與時下的年輕人最為與眾不同的是並不欣賞任何歌手或演員,而是書畫家趙孟頫!

每當有趙孟頫相關的展覽都一定會到場好好觀賞與趙孟頫相關的作品,甚至是連紀念館和陵墓也要去走一遭。

正當趙衛鍇在趙孟頫故居舊址紀念館裡認真研究著「鵲華秋色圖」時,突然感覺暈眩而昏倒,因而夢見了自己成了自己最崇拜的書畫家趙孟頫,並與其夫人的刻骨銘心之戀。

醒來之後,在意識尚處在迷糊之際正準備起身之時眼角餘光無意間看到了一個似曾相似的身影,但追到門口之後卻不知去向…

而腦中碎片式模糊的記憶一直拼湊不齊,但是卻對於夢中的〝管仲姬〞模樣卻覺得似曾相識,因而耿耿於懷。

————————————————————————-

湖州市,素有魚米之鄉、蠶鄉之美名,也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對於一個旅遊作家來說,這樣的風水寶地即是一個適合深耕挖掘素材的好地方。

典雅清新英式鄉村風的書房裡,結束了一天拍攝素材工作的林婉婉坐在電腦前拿著手機和相機整理著白天拍攝的照片。

突然,手機聲一陣陣響起。

看了看來電顯示上的名稱,原本大好的心情卻被「這個人」搞得心煩不已…

林婉婉遲疑了一會兒才皺著眉頭接起。

「喂,閨女啊!妳可總算接電話啦?快要過年了,妳哪時要回來?妳媽我可想妳了…妳弟他最近總算準備要結婚啦!妳這個當姊姊的…我不管妳有多天大的事,通通都必須排開馬上回家,絕對不能缺席啊!」電話裡響起尖銳又強勢的女聲,是林婉婉的母親。

林婉婉忍著怒火吐槽道:「哼!少來!妳還會想我?妳是想著我的錢吧!妳就乾脆直說…妳這次又想要拿多少錢了?」

林母心想既然被戳穿了,也就不避諱地說:「怎麼?妳現在翅膀是長硬了嗎?妳這是什麼說話態度?我是妳媽耶!什麼是妳的錢?都是一家人,只要妳一天沒結婚,妳賺的就是我們家的錢,哪有還分妳的我的?想當初我拉扯妳們姊弟倆啊…」

林婉婉深吸了一口氣翻了翻白眼便打斷了母親的話題,每次聽到母親為了那個被寵廢整天遊手好閒不求上進的弟弟跟自己要錢時總是要提上幾句〝憶當年〞,心情就很煩躁。

林婉婉,一位來自南方純樸鄉下的女孩,走遍了幾個國家和城市,因為熱愛中國書畫,於是最後落戶在湖筆的產地–湖州定居。

而推動她走出家鄉的動力就是受夠了「富養兒,窮養女」的重男輕女、男尊女卑思想陋習。

開始工作之後的這些年,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母親從沒少找她要過錢,而在她失意的時候不但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安慰,反而還要被諷刺和咒罵。

林母一聽說女兒這幾年賺了不少錢,於是就向林婉婉獅子大開口說:「妳弟要結婚了,做姊姊的要懂事點不能太小氣,總要做點表示吧?我也不為難妳,妳就隨便挑一台妳比較不常開的車和空出來的房子給妳弟吧!我這個做媽的總要公平點,不能讓妳弟覺得我偏心,妳什麼都有了他卻兩手空空,這樣讓他上女方家提親多沒面子啊!」

林婉婉聽了再也忍不住怒火便開罵:「笑話!我的錢是靠我自己的雙手努力賺來的,我還願意給妳生活費孝敬妳就不錯了,還想要惦記我的車子和房子給那個廢物?想要公平就讓他自己賺去!」

林母為了兒子的結婚錢有著落依舊強勢的命令著說:「我管妳是躺著賺還是靠男人給的?反正我們家的錢妳不能這麼自私的一個人把錢全部都獨佔,妳弟結婚的錢妳是必須給我全部都交出來!不然我就上網爆料控訴妳這個忘恩負義的女兒對我棄養,讓妳顏面掃地!」

林婉婉不甘示弱的回嗆:「好啊!有本事妳就去爆啊!爆料的越多越詳細越好,最好讓大家來評評理,看妳這媽是怎麼當的?自己沒本事賺就只會跟女兒伸手要錢,就光妳以前和老頭整天只會打通宵麻將,輸光了錢欠債還想把我嫁給債主抵債這件事,我們就來賭看看誰的顏面先掃地?」

林母冷哼了一聲便說:「什麼叫做抵債?妳別扭曲我的好意把話講得這麼難聽!妳那時都已經是20歲的老姑娘了…也就只剩外貌還有點用處,如果妳當時聽我的話早點嫁人該有多好?現在我就不用為了妳弟結婚的錢發愁了!以後我還要靠妳弟養老呢…」

林婉婉被母親這番話氣得不輕,便在電話裡怒吼著:「妳到底是不是我親媽?我好歹也是妳懷胎十月生的女兒耶!我為這個家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就是不能換來妳對我好一點?妳既然以後要指望弟弟給妳養老,何不乾脆找他要錢去?」

林母滿不在意地說:「那就要怪妳生下來是個女孩,養大了早晚是婆家的人,妳這輩子人生最大的價值就是替家裡多賺些錢好好栽培妳弟,再不趕快趁妳最值錢的時候趕快跟婆家多要點聘禮給妳弟怎行?再說了…妳賺這麼多錢不想辦法把錢都留在家裡以後就會變成夫家的…這樣我們家就虧死了!我養妳這麼大可不是讓妳去倒貼夫家當賠錢貨的蛤!」

林婉婉聽了母親說的這番話感到心灰意冷…原來自己在母親的心裡只剩下當賺錢機器的價值。

從小到大,在林婉婉的記憶裡…母親總是會找不同的理由打罵自己來出氣,就連弟弟犯了錯也要把帳算到自己的頭上…而對於吃穿上,母親總是會給予弟弟最好的,自己卻是被放任自生自滅,就算是餓死了也只是省了麻煩、減少開銷,有次實在餓得受不了想偷偷跟弟弟討吃的,被母親發現了還要被指責說:「妳是餓死鬼投胎嗎?弟弟是男孩子,長身體是需要很多的營養,妳這個做姊姊的要多讓著弟弟,不可以這麼自私的只顧著自己!」

直到上大學之後,林婉婉為了想向母親證明女孩子也可以比男孩子更有能力,於是自己申請了助學貸款又半工半讀和維持學業成績來拿獎學金繳學費來證明自己完全可以不用依靠家裡來過活。

無奈,這樣的一切在心思貪婪又自私的林母眼裡,永遠還是抵不過給她錢補貼寶貝兒子的開銷來得實在,女孩終究還是女孩,能力再好最終也只是替別人養老婆、養媳婦的冤大頭!

為了及時止損…於是就打著趁林婉婉年輕貌美會賺錢的時候能在她身上撈多少錢是多少的算盤。

林婉婉也不是沒有想過要躲避家裡的「吸血鬼」,但對於這對吸血成性的母子…光只有換手機號碼和搬家根本遠遠不夠,就算自己的社交平台全都改用新帳號,對於身邊的朋友和同學也全都斷除聯繫來躲避,為了不讓這棵搖錢樹斷了金援,母親和弟弟依舊會用盡各種管道找到她。

本以為只要每個月透過手機支付給足母親的生活費既能堵住她的嘴又不怕被找到住處,怎知…這一給卻是給自己挖了個無底洞。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