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三十三章 永遠無法解開的誤會

隔天當趙衛鍇酒醒之後,看著眼前的一切…

疑?昨晚貌似有聽到自己妻子和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可是…人呢?

於是,他便撐著頭痛欲裂的腦袋瓜呼喚著:「娘子?妳在嗎?娘子?娘子?怪了…人都到哪去了?」

眼看桌上擱著一封信,上面署名是要給自己的…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這是一首《我儂詞》,印象中是管仲姬寫給自己的夫君告知不准納妾並宣示主權的一封信。

趙衛鍇完全不解…自己哪時說要納妾了?這女人是又哪根神經不對了?

而這時高子蓉笑臉盈盈的來訪…「趙公子,你醒啦?」

趙衛鍇疑惑地詢問高子蓉:「昨晚我娘子回來過嗎?我好像隱約有聽到她的聲音,可是就是找不到人…妳有看見她嗎?」

高子蓉思考了一會兒便說:「昨晚是回來過…但後來我想說讓妳們夫妻倆好好地獨處聊聊,我就先離開了…你剛剛沒看見她嗎?」

趙衛鍇抓了抓頭懊惱的說:「沒看到…我只看到桌上留了封信便不知道她的去向了。」

高子蓉疑惑的問道:「信?什麼信?」

趙衛鍇煩躁的說:「就寫著說要我不准納妾的信啊…這女人是又在發什麼神經啦?我哪時說我要納妾了?她到底是從哪裡聽來的?連問都不問過我就這樣定我的罪,我很冤耶…」

高子蓉心想:喲~~~好啊…管仲姬,妳居然學會算計我啦?我還真是太小看妳了…哼!就憑妳?

於是便說:「呃…昨晚,你喝醉的時候確實說了些醉話,也許這些醉話讓她有誤會了吧?不然…這樣吧!你寫封信好好地跟她解釋一下,我幫你走一趟好好地跟她說說,畢竟同樣都是女人也比較好說,如何?」

趙衛鍇心急如焚地說:「不如這樣吧…妳告訴我她在哪?我還是親自去跟她好好解釋吧!有話還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

高子蓉拉住了趙衛鍇便說:「欸~~~等等,你還是相信我聽我的吧!女人在氣頭上是不會跟你講理,你去了也無濟於事,而且…你一個大男人去大老遠的地方找妻子被街坊鄰居知道了也太沒出息了吧?這樣我之前替你出的主意不就前功盡棄了嗎?還不如我去比較合適,我還能幫你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也比較好幫你說說…至於你嘛…大男人的架子還是必須得擺著,免得我把她勸回來之後你又要受她的氣,總是三天兩頭就離家出走…那這樣你之前做的一切還有用嗎?」

趙衛鍇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那…妳知道她現在人在何處嗎?」

高子蓉一臉無辜的說:「現在…我是不知道,但我之前都是去大都的客棧找她,我想…也許她應該會在那兒吧?」

趙衛鍇聽了一臉驚訝道:「什麼?大都?她去那兒幹嘛?」

高子蓉理所當然地說:「她這麼有脾性的女人當然是拋夫棄子去謀職囉!我去的時候她根本完全不關心家裡的一切,每天可是靜心的在做畫呢!她既然都不怎麼在意這個家如何了,你又何必拿熱臉去貼她呢?所以啊…我才會要你也要有點脾氣,讓她知道你的底線在哪裡,不然吶…現在是離家去謀職,接下來就不知道會如何囉!」

趙衛鍇聽了一肚子火氣道:「哼!就只有她才有脾氣嗎?老子我也是有個性和脾氣的…也才這麼一點點芝麻綠豆的小事就離家出走去大都謀職,現在還只是聽到流言蜚語,連解釋都不聽我說就跑了?唉…我們的感情就這麼脆弱嗎?」

高子蓉拍了拍趙衛鍇的肩膀安慰道:「女人嘛…多少都是有些任性的,你就忍著點吧…別讓自己上趕著去哄女人,這樣也太掉價了!這樣你的男人面子是要往哪兒擺?是吧?」

趙衛鍇想了想便說:「唉…那就這樣聽妳的吧…」

其實,趙衛鍇另一邊也正在為朝廷上的事務在煩心,心裡是很想親自把妻子給勸回家,但無奈地朝廷的事務也同時兩頭燒…

自從元仁宗上臺之後,雖然他更加受到了禮遇,但背後攻擊他的人始終沒有消停過…就連他參與編修國史,都被以各種理由阻撓。

於是在他左思右想之下,回想到在歷史上趙孟頫辭官退休的理由是因為夫人的腳氣病復發需要人照顧,於是便下定決心藉口以妻子的腳氣病復發需要人照顧的理由向元仁宗請求退休並放棄眼前的榮華富貴,等待妻子回家之後便一起歸隱江南。

而處心積慮挑撥的高子蓉其實早在上船前往大都之前便把趙衛鍇的親筆信給丟了…然後再請人模仿趙衛鍇的筆跡寫了一封信和喜帖到了管仲姬下榻的客棧。

當管仲姬的房門敲門聲響起…「怎麼是妳?妳還來找我幹嘛?來跟我宣示主權的嗎?別忘了…我才是趙孟頫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妳…什麼都不是!」

高子蓉雙眼深沉的直盯著管仲姬並帶著一臉似笑非笑的笑意說:「姊姊…我哪敢在妳面前宣示主權啊?我只是好意的拿請帖來給妳的啊…喏!妳可是家裡的正室,而我這個側室妹妹親自來邀請姊姊回家來認可我,還有一封我們的夫君寫的親筆信,請您務必到場,不然,可別埋怨說我這個妹妹沒尊重妳喔!」

管仲姬質疑的說:「我不信!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是夫君親自來跟我說,而是讓妳來告訴我?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這一定是假的!」

高子蓉得意的笑了笑:「我說姊姊吶…這信上的筆跡妳還不認得嗎?這明明就是我們夫君的親筆信啊…他現在正忙著我們的婚事呢!夫君也真是的…這種事本應該是由他親自告訴妳的!但他看了妳留在桌上的信之後知道妳不同意他納妾,所以只好讓我來告訴妳會比較妥當…而我又是個直性子、沒心眼的人,總覺得這種事一直瞞著妳,還不如直接告訴妳比較好,這樣才能顯得尊重妳這位正室夫人…免得妳回家時突然發現家裡多了一個我,這樣多冤枉啊!」

管仲姬聽了流下了眼淚哭著:「不~~~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高子蓉火上加油的說:「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了…姊姊您就接受吧!我話已帶到…這就先離開囉!」說完眼看計謀已得逞便離去。

傷心的管仲姬到客棧的樓下喝著悶酒,喝到打烊之時便走出門外淋著雨哭泣,直到哭倒在客棧的門口…

隔天醒來之時,頭痛欲裂、全身無力、衣服也呈現半乾帶點霉味,回想了一下…昨晚自己喝醉酒之後便在淋雨大哭一場,至於後來是怎麼回到房裡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多想了…

這時,店小二敲了門送了點熱薑茶來說:「客倌,這是您的熱薑茶…因為昨晚咱老闆娘打烊時看見您昏倒在門口,知道您是這裡的客人,所以就把妳扶進房,還照顧了您一晚呢!」

管仲姬道過謝後…一想到昨天高子蓉一臉得意地來報喜的模樣,心裡就煩躁不已…心想,一定不能太相信高子蓉這詭計多端的女人…不管這樁納妾之事是真是假,無論如何一定要自己親自回去找夫君問個清楚,給自己一個痛快才能做數!

無奈地收拾好行李之後在趕路的途中,多年的隱疾腳氣病卻復發了…

管仲姬為了希望能親自見上自己的夫君一面問清楚納妾之事,於是無視於復發的腳氣病,強忍著趕路上船。

可惜,天不從人願,路途實在太遙遠…而管仲姬的腳氣病是越來越嚴重,甚至還出現了神情淡漠、反應遲鈍、嗜睡的現象…直到昏迷,最後病逝於山東臨清的船中。

而管仲姬的死訊…還是由趙家的家丁回報趙衛鍇在街上看到夫人病逝於船中的消息,才得以把管仲姬的屍首領回家中辦理後事。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