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三十二章 納妾行?不行?

管仲姬和趙衛鍇這對歷經不少風風雨雨折騰的苦命鴛鴦,彼此對於這樁得來不易的婚姻非常珍惜,婚後因為彼此除了有多年情誼的鋪墊,再加上彼此都是在心性穩定、成熟的年齡成婚,在婚姻的生活上也較為其他家庭多了幾分理性。

雖然免不了彼此愛鬥嘴的小情趣,但對於一個來自於想法開明的現代人和一個來自於想法不守舊的古代人來說,兩人在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的看法也很一致、明確又契合。

趙衛鍇繼續專心的在朝廷為官治學,而管仲姬則退居家庭持家相夫教子,她對親友的大方周濟、逢年過節祭祖禮數周全,在趙衛鍇的眼裡根本是個完美嬌妻啊!而趙衛鍇比起同時代的其他男人把妻子藏在家裡,恨不得以「拙荊」、「賤內」的稱呼來抬高男人的地位來說…趙衛鍇對自己的妻子可是十足的驕傲與欣賞…以現代的女子來看…實屬難得,更可以說是求之不得啊!

不僅平時會帶著管仲姬遊歷山水,從大自然中領會真意,夫妻倆還曾經一起在歐波亭觀雨,留下了《趙松雪管仲姬歐波亭圖》。

夫妻倆在眾人的眼裡不僅是志趣相投、互相欣賞,根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濃情密意CP組合,使得趙衛鍇心裡不禁思考著…自己在這裡已經擁有了一樁完美的婚姻生活,穿越回現代這件事還重要嗎?於是,決定停止了尋找穿越出入口的計畫並專心的經營好自己的完美婚姻生活。

可惜,夫妻倆令眾人稱羨的完美婚姻生活卻引來了高子蓉的嫉妒…

曾經經歷過了一場失敗的大戶人家婚姻的高子蓉一直把管仲姬視為做比較的敵對對手,心裡一直忿忿不平…憑什麼一個假小子就可以擁有一樁完美的婚姻,而自己費盡心思步步算計的婚姻卻落不得好下場?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高子蓉認為…所有的婚姻都是要靠自己去努力爭取!管仲姬不也是靠當假小子才能騙到一樁好婚姻嗎?自己的姿色也不比一個假小子差,這麼如此完美的夫君就這樣讓她獨佔怎麼行?自己願意來替趙家分擔開枝散葉的重責大任,相信天底下沒有一個婆婆會反對的吧?

於是有一天,有個孩子在趙家的門口玩耍不小心跌倒,剛好讓高子蓉看見了…

心想,這孩子既然是從趙家走出來,肯定是管仲姬家的孩子,於是假裝好心的攙扶著孩子詢問:「孩子,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玩耍呢?你的爹娘怎麼沒把你看著呢?」

才剛說完沒多久,管仲姬便急急忙忙的追出來說:「哎呀!雍兒,娘剛剛不是跟你說過別一個人在門口玩嗎?你還小…萬一摔著了怎麼辦呢?這不…跌傷了吧!」說完孩子之後便連忙的跟眼前的人道謝。

才剛正要帶著孩子進家門時便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好眼熟…是她!好久不見的她…高子蓉!

雖然事隔多年不見,但畢竟剛剛對於孩子的幫助是個事實,總不能忘恩負義吧?何況…之前的下毒事件,她也得到了應得的報應,算是扯平了!想想,請她喝杯茶作為感謝應該也不至於會有啥事,於是就邀請高子蓉進家裡坐坐。

高子蓉一改從前囂張跋扈的態度,多了些歷經滄桑的平和和管仲姬話家常:「仲姬姑娘,真是好久不見…我不知道這孩子是妳家的孩子,現在仔細瞧瞧…還真是像極了妳和趙公子的結合,真令人羨慕啊…」

管仲姬輕輕地微笑著:「謝謝子蓉姑娘的稱讚,許久不見…妳這些年還好嗎?」

高子蓉這時收起了笑容便幽幽地說:「我過得一點也不好…不過,這也是我自己應得的…我當初真的很不應該太過於嫉妒心旺盛去毒害妳,只要安安份份的做好付虔的妻子、付家的少夫人的本份,就不會有今日的局面…我真的是太對不起妳了,請妳一定要原諒我。」說完便馬上在管仲姬面前下跪懺悔求原諒。

管仲姬被高子蓉這突然來的歉意著實有點招架不住,於是趕緊扶起高子蓉說:「傻妹子,事情都過這麼久了…我這不都好好的嗎?過去的事就讓它隨風過吧…我們一樣還是成為朋友的。」

高子蓉起身擦乾了眼淚說:「謝謝妳願意原諒我犯下的大錯,還好妳沒事…沒讓我因為自己不懂事闖的禍而失去一個這麼好的朋友。」

這時,趙衛鍇正好下朝回來…「疑?娘子,家裡有客人啊?」

管仲姬幸福的笑臉盈盈迎著自己的夫君:「是啊!夫君,快來看看這是誰…這都多久不見了呢!趕快一起來聚聚吧!」

趙衛鍇走近一看…臥的媽呀!這可不得了…這個人居然是那可惡的高子蓉!她還有臉來家裡作客?這時的趙衛鍇瞬間用一臉嫌棄的眼神和語氣說:「喲~~~原來是妳啊?妳不是已經被人趕出付家了嗎?怎麼?現在又想出什麼招來欺負我娘子了嗎?我告訴妳…在我的地盤裡,永遠輪不到妳欺負到我娘子的頭上來!」

管仲姬見狀趕緊打圓場說:「哎呀~~~夫君,你誤會了…事情不是這樣的。是我們的雍兒自己調皮,剛剛在家門口跌倒受傷了,還是子蓉妹子路過看到剛好幫了個忙,我才請她進家裡喝個茶道謝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高子蓉一臉不好意思的說:「趙公子,過去的事真的是我不懂事做得不對,在此跟你和仲姬姑娘道歉…但我現在是真心想和仲姬姑娘成為朋友,雖然不敢奢求你們的不計前嫌,但我只求你們能夠原諒我的過去不懂事。」

趙衛鍇聽了,雖然半信半疑,但至少她目前也確實沒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於是就姑且原諒並觀察著。

自從管仲姬不計前嫌與高子蓉成為無話不談的好閨中密友,高子蓉比起以往更頻繁的往趙家跑,甚至是把趙家的大小事當自己的家事不辭辛勞的熱心相助,連平日趙衛鍇和妻子的出遊也多了高子蓉的身影…孩子也開始稱高子蓉為「乾娘」。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直到有一天管仲姬因為有些事情和趙衛鍇的看法不一致而鬥起嘴來…

高子蓉一邊安慰著管仲姬說:「唉唷~~~男人嘛!難免和我們女人的看法會不同,互相包容才不會傷感情啊!」

另一邊去勸著趙衛鍇說:「你也別生仲姬姑娘的氣啦…她的脾氣就是這樣,女人多少都是有點小任性,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就擺擺譜,給她使點臉色差不多就行了!」

於是趙衛鍇便真的擺了個譜,拂袖甩門出門去透氣,這下讓脾氣倔強的管仲姬氣得直接收拾行李離家出走到大都的客棧並謀職任官,過著獨立的分居生活。

而高子蓉依然是照往常自由進出著趙家,只是…是打著勸和趙衛鍇和管仲姬夫妻倆的理由穿梭於趙家與大都的客棧之間。

高子蓉在客棧裡看著管仲姬心平氣和也不抱怨的靜心做畫,自己完全沒有勸說的機會,就像個多餘的雕塑品,夫妻倆的互動降至冰點,於是心想…機會來了!便馬上見縫插針到趙家找趙衛鍇…

而在趙家的趙衛鍇則是因為聽從和事佬高子蓉的建議寧願秉持著「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道理在家喝酒澆愁,一邊跟高子蓉訴說在朝廷遇到的煩心事,一邊喝酒說叨念著妻子脾氣倔,為什麼不肯服軟回家。

而高子蓉則是一直勸說著:「我這個過來人跟你說吶…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要有出息,男人一定要擺個譜才像個男子漢!哪有夫君求妻子回家的道理?這實在不合常理…還會成為街坊鄰居的恥笑對象,你一定要堅持住!大不了再納個比她更年輕又美貌的妾室,我相信她遲早一定會臣服於你!想想我之前不就是太過強勢任性,才會讓男人覺得沒面子嗎?所以啊…聽我的準沒錯!必須要給她下一個馬威,不然她會忘了這個家是誰在當家!」

趙衛鍇在酒醉半醒之時回應著:「子蓉姑娘,還是妳懂我們男人的心…男人就是要有男子漢的樣子才會有出息!這樣我在上朝的時候才不會被人恥笑為妻奴,日子才不會過得這麼憋屈!你知道外面的街坊鄰居和朝廷的同僚把我說得多難聽嗎?說我不像個男人,居然讓女人當家…這根本是被女人踩在腳下在過日子,還說我根本不配在朝廷做事,根本是男人的恥辱!如果我的妻子是妳就好了…我想%#&@…」(一直語無倫次著)

高子蓉眼見機不可失便溫柔的說:「好啊…我願意一輩子照顧你,像仲姬那樣愛著你,只要你不嫌棄我曾經有過一段婚姻,我願意當你的妾室,替姊姊更無微不至的照顧你。」

隔日便找人傳話街坊鄰居說趙衛鍇有想納妾的念頭,並把此事傳到了管仲姬的耳裡。

而另一邊也請人暗中學著模擬趙衛鍇的筆跡寫了一封信給了管仲姬:

我學士,爾夫人。豈不聞陶學士有桃葉、桃根,蘇學士有朝雲、暮雲。我便娶幾個吳姬、越女,也無過分,你年紀已過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意思大概是:大學士蘇東坡都有納朝雲、暮雲這樣知情達意的妾室,我就算納幾個美貌的妾室也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夫人已經年過四十,我敬你是家裡唯一的女主人,讓我也納個妾可以嗎?)

然而,脾氣倔強的管仲姬看了這封別人捎來的信之後氣炸了…

「好啊你個趙孟頫!我才離開家幾天而已…你不來哄我回家,居然還想趁機納妾?這是把我放在哪了?我年過四十又怎麼了?這麼多年以來我替你趙家生兒育女,用心持家,就想隨便丟個理由說想納妾?沒門!」

一回到家之後的管仲姬,本想找趙衛鍇好好的理論這件納妾之事,卻看到醉醺醺的趙衛鍇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桌上堆滿了酒瓶,貌似完全不在意妻子離家出走,而另一邊高子蓉卻熟練的端水並擦拭著趙衛鍇的臉龐照顧著,好像她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似的,讓管仲姬有種自己才是多餘之人的錯覺…可是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的夫君啊!

高子蓉看出了管仲姬的疑惑便安撫著:「仲姬姑娘,妳可別誤會啊…我只是因為之前在付家照顧我前夫習慣了便順手幫個忙而已…沒別的意思啊!」說完便把手中的布放下便拉著管仲姬到一旁。

接著高子蓉小小聲地跟管仲姬說:「其實趙公子還是心裡有妳的,只是礙於男人的面子不能直接去求妳回家,才會故意寫信告訴你說他想納妾的打算。妳就別往心裡去了…回家吧!好嗎?」

另一邊喝得酩酊大醉的趙衛鍇還一直嚷嚷著說:「管仲姬,妳不回家就算了!我趙孟頫又不缺女人,我要納妾!我要納子蓉姑娘為妾!」

管仲姬聽了看了一眼高子蓉整個疑惑了…

高子蓉尷尬了一會兒便突然下跪道:「呃…關於納妾室這件事,其實趙公子也跟我提過…而我是覺得既然姊姊必須要長期在大都任官,趙公子和趙家上下總要有人來打理照顧,仔細想了想…所以我也就答應了趙公子的請求,願意當趙家的妾室…希望姐姐能夠成全我們,我一定會幫妳好好地照顧這個家,讓妳沒有後顧之憂,好嗎?」

管仲姬聽了流下了眼淚說:「妳之前來大都找我不是跟我說要我們夫妻倆先各自分開冷靜一段時間,等他自己冷靜下來後妳再勸他來找我回家嗎?原來這一切都是妳一手安排的?」

高子蓉一臉委屈的說:「我這不都是為了妳們好嗎?夫妻倆既然意見不合不就應該各自分開冷靜一段時間,等想通了也才能毫無芥蒂的和好如初啊!但這個家還是要有個女人來幫忙好好照顧…我這也都是為了妳們著想啊…妳可別曲解了我的好意啊!」

管仲姬聽了低頭不語了一會兒便說:「好了!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妳走吧…」

「請姊姊務必成全,趙家上下總需要個女人來照顧,我一定會盡心盡力。」高子蓉說完便暗自竊喜的離開了。

管仲姬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再看看手中握著的信顫抖著,便流著淚提起筆寫了一封信,裡面也寫了一首《我儂詞》: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意思大概是:我們兩情相悅,一起經歷了許多的風風雨雨,早已不分彼此。就算打破重來,那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夫妻的至高境界是生死不離。所以,你給我聽好!你的身邊不能有其他女人,除了我。)

寫完這封信之後便放在堆滿酒瓶的桌上之後便回頭再度回了大都。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