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三章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成家立業,勢在必行

隔日一早,一位家丁前來報備「老夫人,行台侍御史大夫程鉅夫,程大人來訪。」

趙母眉頭深鎖思考了一會兒,問道:「程大人?他不是皇帝身邊的親信嗎?怎麼會來?」

「小的也不清楚,只說是來找七少爺的。」

趙母心想:平日不出門,這次出門神神秘秘的,回來時說話也語無倫次,現在還讓程大人找上門…臭小子!你搞事情搞大了你!看我等下怎麼收拾你…「讓他進來吧!」

程鉅夫一進門,趙母戰戰兢兢地問:「唉唷~~~程大人,什麼風把您這位稀客給吹來寒舍了啊?」

程鉅夫鞠躬作揖「趙老夫人,在下奉陛下之命前來拜訪您家七公子。」

趙母擔心地問:「找咱家老七孟頫?該不會我這不孝子闖了什麼大禍了吧?」

這時,趙衛鍇正好剛睡醒換好一身裝扮一臉茫然地走到大廳裡遇到了這場來自皇宮的大陣仗,瞬間被嚇清醒…

心裡不禁讚嘆:臥草!以前這個大場面只有在電視劇裡見過,沒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裡居然還可以親眼在古代見識到貨真價實的大場面…果然是皇宮派來的!面子也真是夠大了…難怪古代的女子明知道宮中規矩多、隨時會掉腦袋,但還是一堆前仆後繼的想進宮當妃,男子則是拼命地讀書習武只為求得宮中謀職、功成名就,我總算理解了…

「娘親,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家兒子呢?有我這樣顏質高又聰明伶俐的兒子,比起哥哥們食古不化的老古板,我比他們可好多了!」趙衛鍇自賣自誇著。

程鉅夫尷尬地安撫說:「趙老夫人、趙公子,請別擔心!是大好事情呢~~~請容禮部尚書的李公公宣讀完聖旨再跟您說明。」

李公公拂塵一甩,手捧黃綾地高喊:「趙孟頫接旨。」

眾人立刻跪下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上天眷命,皇帝詔曰,蓋聞吳興八俊趙孟頫才氣過人、工書畫,聲聞遐邇,想邀請入宮一見。欽此。」

聽完聖旨內容眾人高呼:「謝主隆恩。」

程鉅夫向趙衛鍇補充說明:「趙公子,陛下因久聞您的才氣過人,因此想邀請您到宮中一見。」

趙衛鍇聽了大吃一驚:「蛤?什麼?這麼大個陣仗像神明出巡似的,只為了邀請我到皇宮和皇帝泡茶聊天?」

程鉅夫尷尬地點頭是道:「正是,難道府上還有第二人?」並轉向趙母:「恭喜趙老夫人,您家七公子要出人頭地啦!陛下為了必須要把七公子給找到,下了重賞…由此可知,是如此重視您家七公子呢!」

趙母開心地說:「那真是太謝謝皇上的賞識啊…祖上有保佑,我家這個從不讓人省心地不孝子終於要熬出頭了!孩子他爹若地下有知,也總算是有個交代了。」

這時趙衛鍇腦補地回想到電視古裝劇裡,皇帝會這麼重視一個人,還有這樣的大陣仗來邀請一個人…大多是用在看中的女子要納妃的時候才會有,莫非…皇帝是個女的?不對啊…元代根本沒有女皇帝,難道…不~會~吧?

「咳!冒昧請問…現在的皇帝是誰?」

程鉅夫和在場的人一臉茫然…當今的皇上元世祖居然還有人不知道?

趙孟家挖了挖鼻彈了鼻屎又翻了白眼回:「元世祖,忽必烈。哥,你放心!蒙古人都是純爺們,沒有斷袖之癖的啦!」

趙衛鍇驚訝地看著妹妹,果然知我者莫若妹,就算是前世還是如此了解為兄吶!連這點心思都猜得到…

趙母趕緊打圓場:「程大人,小犬失禮了!這不讓人省心的不孝子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對於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都不太知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程鉅夫揮了揮手:「沒事!沒事!趙公子挺有趣的,難怪陛下會對趙公子如此好奇。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告辭了。」

——————————————————————————————–

元世祖正欣賞著趙孟頫畫的《秀石疏林圖》,一邊欣賞一邊讚嘆著趙孟頫的過人畫藝。

這時,程鉅夫帶著趙衛鍇到元世祖面前呈報:「臣參見陛下,您要找的人已帶到。」

趙衛鍇鞠躬作揖:「草民趙孟頫,參見陛下。」

元世祖正眼一看,不得了啊…這人不僅才氣英邁、神采煥發、氣質非凡,根本神仙中人吶!嘖嘖~~

雖然名單中此人不是第一人選,但是思來想去也確認過眼神,此人又是前宋宗室後代,心中屬意的就是他最為合適輔佐自己了。

「朕久聞你是個精通書畫之人,正想見見你!喏~~~你瞧,朕正在欣賞你的畫呢!」元世祖亮著自己手上正在欣賞的畫。

趙衛鍇看了看心想:《秀石疏林圖》,趙孟頫的真跡耶…原來不是只有清朝乾隆皇帝是趙孟頫的粉絲,連元世祖忽必烈也是鐵粉!天啊…我的前世也太牛逼了!現在的大明星的粉絲也沒有這麼大的面子,粉絲都是皇帝,根本沒人比他還牛了!可是,現在還只是元朝…距離清朝還有幾百年,現在還只是小有名氣而已,要如何讓趙家光宗耀祖並讓自己青史留名,再怎麼說趙孟頫不僅是我的前世也是我們趙家的祖先…我得想想辦法謀個宮廷畫師一職吧!」

趙衛鍇得意忘形地向前搭著元世祖的肩:「哎~~~陛下,您既然這麼喜歡我的畫,不如咱們打個商量?要不…陛下就讓我留在宮中繼續作畫吧?如何?」

趙衛鍇一說完對元世祖拋個媚眼,立刻就被程鉅夫大喊:「大膽!不得對陛下無禮!小心掉腦袋啊…」程鉅夫張大眼睛並用大拇指在脖子上橫畫一字來示意。

趙衛鍇嚇得瞬間把手縮回並鞠躬作揖:「小的失禮了,冒犯之處還請陛下見諒。」

元世祖爽朗地哈哈大笑:「讀書人的氣質果然不同凡響,朕只是個大老粗,沒這麼多的規矩講究…罷了!罷了!不礙事…你剛才說你想繼續留在宮中?行!沒問題!朕正有此意需要像你這樣有才氣又有趣的人才來輔佐朕。」

趙衛鍇喜出望外的問:「所以,我可以留在宮中當個宮廷畫師嗎?」

元世祖又再度被逗得爽朗地哈哈大笑:「你就只想當個宮廷畫師而已?這麼沒志氣?這一點都不像你…」

接著又使出激將法:「以你的過去來看,又是前宋宗室的後代,未來的前途無量啊…你怎麼會甘心就這樣屈就自己呢?」

趙衛鍇不解的提問:「小的惶恐,以小的目前的能力來看…我只不過是個寫寫書法和作畫,偶爾作作詩陶冶性情罷了,沒有什麼多大的飛天遁地的本事。依陛下來看,不知除了宮廷畫師之外,還有什麼職位適合小的呢?」

元世祖打趣地斜眼看了看身邊的人,賣個關子笑了笑就說:「朕封你個兵部郎中如何?朕只是粗通漢語,但卻是不識漢字的大老粗,需要你來輔佐朕。兵部郎中雖說是從五品,也不算是多大的官,但至少是留在宮中任職,對你不算虧待了吧?」

趙衛鍇對於這天外飛來的超級大特獎高興極了!連忙道謝:「哇嗚~~~這真的太讓我意外了…謝主隆恩!謝主隆恩!」

興奮之餘…想起歷史上曾經提到過趙孟頫面聖得官職時有即興作過一首馬屁詩恭謝天恩,於是趙衛鍇現學現賣地說:「陛下,請容我吟一首詩送給您來謝恩『閶闔曙光生,觚稜瑞靄橫。治朝春有象,嚴蹕物無聲。簪笏千官列,簫韶九奏成。彤墀簇仙仗,翠樹拂霓旌。絕域梯航至,來庭玉帛盈。皇圖天遠大,聖德日高明。兵息知仁布,民熙見化行。耄倪齊鼓舞,率土其昇平。』」

元世祖聽完又爽朗地哈哈大笑並拍手叫好:「好!好詩!真是首好詩!」

就在這時…在門外偷聽已久的耶律中丞耐不住性子就突然跑進來冒死諫勸元世祖說:「陛下,這這這…這樣不妥吧?趙公子是宋朝皇室的後裔,讓他跟在陛下您的身邊,您不怕他謀反嗎?陛下三思啊…」

元世祖瞬間暴脾氣一來大吼:「混帳東西!朕乃一國之君,做決定還要聽你這個奴才的嗎?此事已定,休得再議!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外面偷聽嗎?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說完就把桌上的奏摺全往耶律中丞的身上丟了過去。

程鉅夫、耶律中丞和趙衛鍇嚇得趕快下跪:「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元世祖見耶律中丞還賴著不走更加碼:「你還不滾?來人啊…廢了耶律中丞的御史台官位,把他帶走。」說完就命人把耶律中丞轟了出去。

元世祖這時走到趙衛鍇身邊:「小老弟,你現在立馬幫我草擬詔書,寫完唸給我聽聽。」

趙衛鍇聽了心裡滴汗…呼~~~好險,還好平時老爸都會逼著自己學書法修身養性,讓他們兄妹倆沉澱一下浮動的心性,對於趙孟頫慣用的行書和楷書字體多少還有點涉獵,不然就穿幫了!

至於詔書要寫什麼好呢?唉…不管了…就把電視劇的經典台詞抄一抄,隨便寫寫吧!反正能夠逗得天皇老子心情爽,捧得皇帝龍心大悅就行了。

趙衛鍇寫完詔書之後,唸給元世祖聽完眉開眼笑了起來並拍了拍趙衛鍇的肩:「哈哈哈哈~~~我果然沒看錯人!這份詔書深得我心,完全都是我想說的話…果然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吶!哈哈哈哈~~~好!這個好啊!小老弟,你有前途啊!」
——————————————————————————————–

「老夫人,七少爺回來了!」家丁興奮地急急忙忙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向趙母呈報。

趙母聽聞之後也興奮地到家門口迎接寶貝兒子…

眼前看著兒子這次還是和皇宮中的大陣仗隊伍風光回家,心裡很是欣慰…這個總是不讓自己省心的兒子終於和其他幾位哥哥一樣替自己長臉了。

「媽,呃不…娘,我回來了!」趙衛鍇一個帥氣下馬之後就馬上和母親相擁。

趙母開心地抱著趙衛鍇:「我的好兒子,你可總算回來了…陛下沒為難你吧?」

趙衛鍇安撫著趙母:「不,陛下不只沒為難我,還封了我一個還不錯的官位,兵部郎中,從五品。本來想說當個宮廷畫師已經算不錯了,沒想到陛下這麼看重我,讓我當個兵部郎中!我還以為我在作夢呢!」

趙母心裡很開心也很欣慰:「唷~~~真有你的啊!你個臭小子總算出人頭地了!我就說我們趙家的子孫都是很能幹的,只是時候未到而已…瞧~~~這不如願了嗎?娘看好你啊!之前的辛苦總算值得了!」

進了家門之後,趙衛鍇又突然神神秘秘地把趙母拉到角落問:「媽,你別再演下去了…趕快告訴我,穿越的出入口在哪裡?還是家裡的《鵲華秋色圖》放在哪裡?我自己去找找。」

趙母聽了原本開心的心情瞬間盪到谷底,擔心地摸了摸趙衛鍇的額頭:「兒子啊…你是又哪裡不舒服了?剛剛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又犯病了?是不是怪娘一直沒給你討門媳婦兒又把你逼得太緊,讓你失心瘋啦?你放心,娘明天就去請媒人婆幫你指個親啊…」

趙衛鍇聽了崩潰地抱頭低聲怒吼:「媽,妳鬧夠了沒?你想留在這裡躲避老爸我不管,但我還有我自己的人生要過,一直留在這裡真的不是辦法,爸年紀也大了需要人照顧,妳不可以這麼自私啊!」

趙母看著兒子一直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拿著莫須有的罪一直跟自己發脾氣,也一肚子怒火:「好了!雖然我都聽不懂你到底在說啥,反正這事兒就此打住!我不管你說穿什麼越的還是聖上賜官,你就是得趕快給我找個兒媳婦,男大當婚,聽見沒?」

趙母前腳剛離開,趙孟家就跑來纏著趙衛鍇:「哥,你們剛剛在說什麼穿越啊?在哪裡?我也想一起去玩玩!」

趙衛鍇見機不可失也問:「妹,妳還記得當初妳跟媽是怎麼穿越來的嗎?」

趙孟家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穿越…?我沒去過啊…這個地方離家裡很遠嗎?厚!!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這種聽起來這麼好玩的事情都不告訴我…」

趙衛鍇心想:看來眼前這個〝妹妹〞真的不是小玉了,而眼前這個媽看起來應該也是不知道穿越的秘密…算了!我靠自己找找唄~~~以年代和身邊的周遭來推算,這個趙孟頫還處於單身,周密已經出現了,家裡也沒掛幾幅畫…應該也還沒有《鵲華秋色圖》出現,走一步算一步吧!免得被當成瘋子…

趙衛鍇眼看自己套話失敗,立刻轉移話題安撫眼前的妹妹:「哪有…才沒這回事兒!哥哥是跟妳開玩笑的…我哪有自己去好玩的地方沒帶上妳呢?我只是跟妳開開玩笑逗逗妳而已…以後有啥好玩的事一定會帶上妳的…OK?」

趙孟家又懵了:「OK?那又是什麼?」

趙衛鍇的頭上尷尬得滴汗:「沒、沒、沒什麼…就是好的意思。」

趙孟家跟趙衛鍇撒著嬌:「哥,這趟出去玩回來學了好多有趣的東西喔!以前你都沒這麼有趣,感覺像是個只會讀書的書痴,整天只會悶在家裡,娘為了擔心你不能和其他哥哥們一樣出人頭地,還有娶妻生子,心塞得要命,現在你總算熬出頭了!只剩下娶個嫂子還有生個侄子來陪我玩玩囉~~~嘿嘿!」

趙衛鍇看著眼前的〝妹妹〞依然寵溺的說:「妳喔!沒個正經…妳也年紀不小了,哥不求妳知書達禮,只求妳學學其他名門閨秀一樣大家閨秀,不然我看妳怎麼嫁人!」

趙孟家扮個鬼臉:「就你這德行,還好意思說我咧…哼!」

——————————————————————————————–

幾天之後,趙母託媒人物色了幾個人選正在趙府商量。

「管仲姬,芳齡二十七,面目清秀,能詩善畫,又精於髮繡,從畫像看起來肯定是個溫柔嫻淑的賢妻良母,而且還是管仲之後…這女孩子好,門當戶對,王媒婆就她了!再勞煩您多替小犬美言幾句。」

王媒婆胸有成竹地拍胸脯:「趙老夫人,您這就放一萬顆心,這對我來說有什麼難?我的舌燦蓮花功力也不是一兩天練出來的,包在我身上!」

趙衛鍇這時剛好走過來聽見趙母和王媒婆的對話:「娘,我這才剛立業不久還沒穩定下來,先不心急娶妻,可以再緩緩嗎?」

趙母一聽怒火中燒:「你個不孝子,都已經是而立之年了…眼看再過幾年就要不惑之年,還讓不讓我抱孫啊你?你這個年紀人家的孩子都已經在讀書習武,你更待何時呢?」

趙衛鍇想了個鬼點子又說:「娘,你兒子我是個花花公子,喜歡到處拈花惹草,會辜負好人家的…」

趙母光聽就知道這不孝子又在耍小聰明,反將他一軍:「那更好!多子多孫多福氣,為我們趙家開枝散葉是個大喜事啊!既然這樣,不如咱再多挑幾個女孩子來當妾如何?這樣家裡也可以多幾個媳婦兒好好伺候你啊…」說完,趙母把王媒婆的人選畫像全攤在桌上任趙衛鍇挑選。

趙衛鍇撒嬌地求饒說:「娘…別啊…」

趙母不等趙衛鍇說完接著轉頭跟王媒婆說:「咱這事兒就這樣說定了啊!再請您多替小犬多多美言幾句,謝謝啊…」

王媒婆聽了也識趣地趕快離開趙家。

——————————————————————————————–

「女兒啊…聽王媒婆說趙家的老夫人特別喜歡妳,而且咱兩家又門當戶對,妳的意思如何啊?」管母跟女兒商量道。

管仲姬翻了翻白眼:「趙老夫人喜歡我,她想再改嫁嗎?我又不是男的,與我何干?」

管母覺得這是門絕配的門當戶對,抓緊說:「女兒,別再挑啦!趙家七公子的趙孟頫可是家喻戶曉的書法畫家,現在又剛得皇帝器重,嫁到趙家肯定不會讓妳受苦的,何況…妳已經年近二八年華了,街訪鄰居家的媳婦比妳年輕的都已經生三四個孩子在帶娃了,妳還想再挑什麼?難道…妳想進宮選秀嗎?爹娘也可以幫妳託人安排…只要妳一句話,爹娘都一定幫妳安排妥妥的。」

管父也幫著管母一旁助攻說:「妳娘說的是啊…妳已經老大不小啦!別再用什麼追求愛情的鬼話來拒絕這門親事了…都已經等到二十七了還沒等到!乖女兒~~~聽爹娘的找個門當戶對的婆家趕快嫁了準沒錯!這個趙孟頫我已經打聽過了,王媒婆也跟我們掛保證,一定不會讓妳吃虧!而且,本來就沒有人的婚姻一開始是有感情的,我和妳娘也是拜完堂洞房時才第一次見面,這不~~~我們還不是這樣過了大半輩子嗎?」

管仲姬知道爹娘的心意,但也不希望就這樣草草嫁人,於是:「爹,娘…這樣的婚姻妳們其實只是湊合著過日子罷了,你們敢說你們從來沒有矛盾過嗎?」

管母聽了來氣:「那妳能保證如妳說的找個看上妳也自己喜歡的人就一輩子都沒矛盾嗎?」

還沒等管仲姬說話,管父也接著說:「真不是我要吐槽妳,芳齡二十七已經不算年輕了!好在我和你娘把妳生得還算貌美,就只差個腳氣病!平時做做樣子嘛…這病我們不說別人也看不出來,如果找了個不理解妳的婆家知道了妳這病又受不了妳的腳臭味,不嫌棄妳把妳敢出門才怪呢!」

管仲姬不服氣的說:「那更不能找這種人過日子了呀!愛我的人…我還不敢說都能夠完全理解我,但完全不相干的兩個人,何況兩家人又只是看中了彼此的利益平衡,嫁過去還要強迫別人理解並接受我的腳氣病,這怎麼可能?再說,我腳氣病腳臭又怎麼了呢?又不是有殘缺,也不是不能生孩子,這點小事都不能接受我,還談什麼一輩子?我不答應就是不答應…」

管父氣急敗壞的說:「妳…妳…這是要氣死我不成?難道妳要等到年紀一大把了再找個二婚的男人嫁了不成?女孩子年紀越大就會越掉價,這是會被人嫌棄的!我跟妳說…」

管母試著軟硬兼施地哄著女兒:「女兒啊…就聽爹娘的,我知道妳只是矜持才會假裝抗拒,我們這不也是為妳著想嗎?乖,聽話啊!爹娘不會害妳的…」

管仲姬聽著爹娘左一句說自己年老色衰會掉價右一句勸自己門當戶對趕快嫁,不耐煩地捂著耳朵大吼:「誰跟你們假裝抗拒的?我不嫁!我不嫁!我就是不嫁!我寧願自己年老色衰也要等到真正愛自己也不會嫌棄自己有腳氣病的那個人廝守到老,就是不嫁這個極品男!」

眼看管家老夫婦勸不了女兒,只好暫時把婚事擱著。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第一章→似曾相識的陌生人

第二章→第二章–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如果覺得我寫得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