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九章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唉唷威呀!哪有人大喜之日把客人轟出門的待客之道?不就是搞齣鬧劇嘛至於嗎?」趙衛鍇摸著剛剛被摔傷的手臂碎念著。

管仲姬坐在原地兩眼無神的呆滯著回想過往和付虔相處的一切及剛剛發生卻還沒來得及反應的一切

「喂!妳沒事吧?妳還好嗎?別不說話啊哥們我會擔心妳的!」趙衛鍇心疼得坐在身旁安慰著。

管仲姬眼神呆滯地搖頭並流下了眼淚苦笑著:「我沒事我只是覺得自己很可笑。明知道這一鬧只會是讓自己顏面盡失的鬧劇,但依然卻天真地覺得還是有轉圜餘地,結果卻反而讓自己更難堪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剛剛我也親眼瞧見了付夫人那強勢婆婆的架式,就算真順利嫁進門也不見得有好日子過,也算讓我看明白了一個無緣的婆家,這也算值了!」

趙衛鍇嘆了口氣道:「唉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仲姬姑娘,妳只是正緣未到而已,想開一點吧!事實也證明他只不過是妳生命中的過客,人海茫茫,何必為了一根草放棄了整個森林呢?像我啊我不就在妳身邊,妳都沒瞧見我,讓我的玻璃心都不知道摔碎了幾次了噢!心痛啊

管仲姬不客氣地從趙衛鍇的額頭巴下去:「你少貧嘴了!就你啊?我們不是好哥們嗎?難道你有斷袖之癖?哇這八卦也太大了吧?我還來不及接受耶!」

趙衛鍇誇張地做出驚訝的表情:「妳才有斷袖之癖啦!像妳這麼人見人愛又美麗的姑娘,幹嘛妄自菲薄?而且,我也只是想哄妳開心而已嘛幹嘛這麼認真呢?看妳此刻的心情還不錯,哥們我就帶妳一起去一趟濟南的鵲山和華不注山走走,看看山水散散心!如何?」

「就我們倆?不好吧孤男寡女的過夜時要怎麼辦?」

趙衛鍇靈機一動:「誰跟妳說就我們倆?當然還要約上周密周兄一起啊!他的祖籍在那,但也已經很久沒再回去過了他一個人回去也沒啥意思,我們倆就當陪他一起回老家玩玩吧!」

管仲姬聽了也興奮道:「耶?這個主意還不錯!我長這麼大還沒出過這麼遠的遠門,那就趁這個機會就好好去玩玩吧!」

趙衛鍇心想:上次不管是自己畫了一幅《鵲華秋色圖》,還是拿手機照片,就是沒辦法觸動穿越之門,但《鵲華秋色圖》確實是讓自己穿越的關鍵物啊!只是不知道到底還缺少了什麼元素?還是乾脆自己親自走一趟畫中的景物,找找其中的答案吧

—————————————————————

趙衛鍇、管仲姬及周密一行三人前往濟南。

途中,一位算命先生突然喊住趙衛鍇道:「公子請留步。」

趙衛鍇疑惑的走向算命攤:「這位算命先生是在叫我嗎?有什麼事嗎?」

算命先生道:「公子,你最近是不是在為尋找東西在苦惱?」

周密機警地阻止了趙衛鍇道:「賢弟,小心有詐!出門在外還是謹慎點,江湖術士的話信不得。東西丟了我們可以自己找,貴重的物品我們可以報官,何必需要一位江湖術士來指點?」

管仲姬正準備拉走趙衛鍇:「孟頫,我們走吧!別理這種江湖神棍,很多都是隨便說說騙你錢的!」

算命先生接著又說:「公子,你其實並不屬於這個地方,你也並不是別人眼中知道的你,如果你想回去屬於你的地方就必須要找到關鍵的人、地點和物品,才有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趙衛鍇被說中了心中的疑問,便問:「那您所謂的人是誰?地點又在哪裡?物品又是什麼?」

算命先生語帶玄機道:「三人行必有我兄焉,問世間情歸何人?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你身邊,你卻沒發現。小伙子,只要你能找到外型渾圓敦厚和尖聳入雲的形態迥異之處,在這裡畫上一幅畫,答案便知曉。」

趙衛鍇思考了一下:三人行必有我兄焉不就是周兄?至於外型渾圓敦厚又尖聳入雲的形態迥異之處聽起來像是一座山,但是天底下的山這麼多,要去哪裡找啊?

「算命先生,你還能再說清楚一點嗎?這外型渾圓敦厚又尖聳入雲的形態迥異之處在哪?天底下的山這麼多,我總不能一座一座的慢慢爬慢慢找吧?」

算命先生這時雙手插胸前閉目養神道:「天機不可洩漏。」

管仲姬雖然半信半疑,但看了趙衛鍇眉頭緊鎖、愁眉不展貌似有什麼天大的祕密深藏心裡被人說中似的,便塞了幾錠銀子給算命先生道:「半仙先生,我就拿了些誠意為我剛剛不經思考的言語向您道歉,可以再多說些天機給我這位好兄弟嗎?」

算命先生看了看眼前的人並收下了銀子道:「看你們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當好心促成良緣做善事吧!這外型嘛渾圓敦厚又尖聳入雲的形態迥異之處你們不用再費心找,很快就會看見啦!至於小伙子你想回去原本屬於你的地方,時間還早的咧!等時候到了人和物品都湊齊,你自然就可以回去了!而這位美麗的姑娘妳未來的夫君已經出現了,喜歡就放下矜持,該是妳的想躲也躲不掉,只不過妳們在這一世雖然無法白頭齊老,但來生肯定還會再相戀,這也是命中註定啊!」

聽到這裡,換管仲姬驚訝了:「姑娘?哪裡來的姑娘?算命先生您別開我玩笑了!」

算命先生呵呵地笑著:「姑娘,妳騙的了別人但騙不了我啊妳的心上人是不是剛剛娶了別人了呢?但他並不是妳命中注定的正緣吶所以妳也不用太傷心!但可喜的是再過不久妳也要嫁人囉!準備回家辦喜事吧!這個未來的夫君和妳可是有雙世情緣吶

管仲姬聽了心頭一驚雙世情緣的夫君?

而趙衛鍇在一旁思考著外型渾圓敦厚又尖聳入雲的形態迥異之處?不用再費心找,很快就會看見?啊我記得書上有提過!尖聳入雲的是濟南的華不注山,而渾圓敦厚則是鵲山畫上一幅畫就是《鵲華秋色圖》,但我已經畫了幾次就是沒有任何變化人和畫也湊齊了!到底還有什麼沒符合條件的?算了就姑且聽聽,去了就知道了。

「感謝半仙的指點,我大概心裡有答案了告辭。」

管仲姬邊走邊心裡一直想著這個雙世情緣的夫君到底是誰啦?正想回頭去算命攤問個明白時發現疑?算命攤呢?半仙呢?剛剛人不是才在這裡嗎?才一會兒的功夫人怎麼不見啦?怪了

—————————————————————

「喂!剛剛那個半仙說你不屬於這個地方?你也不是你自己,你該不會是外來的物種吧?哈哈哈哈!」管仲姬豪邁地拍了拍趙衛鍇的肩膀大笑著。

這時一向沉默寡言的周密也難得調侃道:「該不會其實你是個人篸精?你這身價可珍貴囉嘖嘖嘖!」

「屁啦!那是半仙為了引起我的注意隨便說說的真要說起來,我又不是濟南人,當然不屬於這裡啊!」趙衛鍇打哈哈的蒙混道。

管仲姬不解地又問:「既然是這樣,那半仙為什麼又說你不是你自己,還要找到關鍵的人、地點和物品,才有可能找到回家的路?這又讓我不理解了喂!你該不會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瞞著我們吧?趕快從實招來!」

趙衛鍇欲言又止又支支吾吾道:「那是因為我

這時周密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起來:「喂喂喂~~你們看!剛剛半仙說的是不是前面的兩座山?左邊尖聳入雲的山是華不注山,右邊渾圓敦厚的山是鵲山,這裡的景可美了!半仙要你找的是這兩座嗎?可是這兩座山你真要全部走過可是要花上幾天吶!天啊想想就頭皮發麻。」

趙衛鍇跟著周密的指引看過去華不注山和鵲山?對!就是這裡了!這時,趙衛鍇下意識地拿起了手機拍照。

管仲姬看了眼前遠處美不勝收的美景,有尖峰突起、高峭的華不注山,還有圓平頂的鵲山及兩山之間錯落著些不知名的樹叢,水邊有數葉扁舟,岸邊的漁夫持竹竿敲水趕魚這裡根本是絕世美景啊!!多看個幾眼,再壞的心情都會感覺舒暢。

管仲姬轉頭看向趙衛鍇手上的鐵板好奇的問:「疑?這塊小鐵板是什麼?我怎麼都沒看你拿出來過?」

周密也好奇地湊過來:「對啊!這塊小鐵板是哪來的玩意兒?我雲遊四海這麼多的地方也沒見過賢弟,這是何方奇物?做何用?」

趙衛鍇邊拍著照片邊說:「這個啊是一位得道高人送我的萬能魔板!外面是找不到的它可以把任何你眼前看到的人事物全部原景原色的複製到萬能魔板裡,喏~~~你們看,這萬能魔板裡是不是一下子就把眼前的景物吸進萬能魔板上了?它的功能可多著呢不僅如此,我還可以用它在路邊扯張桌子擺攤幫人算未來的成就喔!」

管仲姬聽了很興奮地說:「真的這麼神奇?既然這樣那就幫我看看,剛剛半仙說我會有個雙世情緣的命定夫君到底會是誰?」

周密也好奇地湊了過來:「我也要!我也要!我要看看我以後的成就到底是如何?」

趙衛鍇神秘兮兮地像唸咒似的念念有詞並刷著手機說:「周兄的成就啊?讓我瞧瞧你的將來是南宋文學家,與吳文英並稱「二窗」,因為不願意做元朝的官,於是在臨安隱居,並著書記錄南宋的各種事物;不僅如此,還寫了《武林舊事》、《癸辛雜識》、《志雅堂雜鈔》、《雲煙過眼錄》、《澄懷錄》等這幾本書。《志雅堂雜鈔》這是本有關於圖畫碑帖、寶器、醫藥、陰陽算術、仙佛、書史等方面的書;而《雲煙過眼錄》記載當時各家所藏奇珍古玩(如玉器、古琴之類)及評論書畫;《澄懷錄》則是前人片斷散文的輯錄,其中多是古人寫自然風光或田園生活嘩!周兄,平時看你沉默寡言,沒想到您的成就是如此的不凡吶!!失敬!失敬!」

周密瞬間羞紅了臉道:「賢弟果然厲害!我確實正在著書,想不到還是被你知道了!佩服啊

管仲姬興奮地又跳又叫:「哇!周兄你深藏不露耶!原來你是個才子喂!那我的雙世情緣的命定夫君呢?趕快幫我算算啊

趙衛鍇猶豫了一下呼!捏了一把冷汗幸好現在使用的是簡體字,古人還看不懂,不然就掰不出花樣了

「吶管仲姬,元代著名的女性書法家、畫家、詩詞創作家。擅畫墨竹、梅、蘭,筆意清絕,又工山水、佛像、詩文書法,有運筆成風之譽。傳世作品有《水竹圖卷》、《秋深帖》、《山樓繡佛圖》、《長明庵圖》;亦精於刺繡,尤其是用頭髮及絲刺繡為髮繡、絲繡結合的佳作。在綾地上用套針、滾針等技法繡出持佛珠、赤足而立的觀音像,其中披肩而飄的黑髮則是用髮絲繡成。唉唷~~~妳的成就也不錯耶!未來的國寶級大才女我以為妳只會作畫,沒想到妳還擅長髮繡、絲繡!!兩位大師,在下真的失敬了

管仲姬聽完:「我當然知道我可是絕世才女廢話少說!趕快告訴我,我的雙世情緣的命定夫君到底是誰啦?快說!不然我扭斷你的脖子喔!」說完並作勢準備掐人。

趙衛鍇其實心裡一直明白這個答案, 但又怕說了會改變歷史,思考著該怎麼說出口:「如果我說,這個人是我,妳會相信嗎?反正付虔那個渣男已經另娶她人了,注定與妳無緣,這肯定不用說了。」

平常打鬧慣了,此時的管仲姬當然會當作是玩笑話,怎會當真?

「我當然不相信,我們可是好哥們耶!而且,誰說另娶她人就沒機會?他可以納妾啊而且,委曲求全的婚姻能維持多久還很難說的總之,你是在逗我玩的吧你快說快說!」說完便掐著趙衛鍇的脖子晃啊晃。

趙衛鍇被掐著脖子也不忘嘻皮笑臉:「不說不說,我就偏不說妳沒聽過緣份的天機不可洩漏嗎?說了就不準了反正半仙也說妳快要嫁人了,這個人遲早會出現的嘛!幹嘛這麼猴急?」

周密趕緊打圓場:「好了啦!妹子,妳就饒了賢弟吧他都快被妳掐死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妳要謀殺夫君呢!」

管仲姬趕緊鬆手耍小脾氣道:「哪有什麼謀殺夫君?明明他就是個欠揍的傢伙就愛賣關子吊人胃口,不公平啦!周兄,妳要替妹子我評評理啊!這臭傢伙就是不告訴我雙世情緣的命定夫君到底是誰?哪有人這樣的啦!」

周密樂呵呵的笑著:「人家不就說了嘛?緣份的天機不可洩漏該出現遲早會出現,不急於一時啦!」

管仲姬氣嘟嘟地嘟著嘴:「吼連周兄你也欺負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啦!我生氣了

周密安慰著管仲姬:「好好好為兄錯了,不應該欺負妹子,我周某在此請求妹子大人原諒,別再生氣了好嗎?」

管仲姬趕緊拉起周密:「別啊周兄,我只是逗你玩的,別這麼認真啊!小妹承受不起啊

「好啦!你們倆別再禮尚往來了趕快趁太陽還沒下山多拍幾幅畫像留個紀念吧!」趙衛鍇趁勢拉了周密和管仲姬各自拍了幾張合照。

周密突然想到:「賢弟,你有帶紙筆嗎?我想將此刻的美景還有美好的回憶畫成一幅畫,讓我作為回憶的念想。」

趙衛鍇看了看自己的包袱,除了換洗衣物之外,根本懶得帶紙筆出門這對一個現代人來說,誰沒事會拿這麼多行李出門啊!又沒有拉桿箱,還要背著這麼大的包袱上山下海的雲遊四海,這不是在搞死自己的節奏嗎?

「呃紙筆嘛我是沒帶,不過我不就已經讓萬能魔板畫成一幅畫在裡面的嗎?我回去再畫一幅送你吧!

周密想想也是有道理,誰會沒事天天把紙筆帶在身邊出遠門呢?「好啊!那就先謝過賢弟了我定讓世世代代的子孫傳世珍藏。」

—————————————————————

「唉唷威呀!是哪個不長眼的丫環居然敢對少奶奶我無理!小心我把妳打一頓!」莫名其妙的在睡夢中被潑了一盆水,高子蓉心裡非常不爽的開罵。

一個具有威嚴又幹練的女聲落下:「是我,難道我還沒有資格來調教妳嗎?這都太陽已經日上三竿啦!哪家的兒媳還像妳這樣懶,還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等著婆婆來伺候妳啊?妳還以為妳還在娘家過大小姐等人伺候的嬌慣生活嗎?趕快起床,家裡還有很多活等著妳幹呢!」

高子蓉看著眼前的婆婆和卓媽,一臉起床氣不耐煩的反駁著:「娘,我已經懷著身孕啦!您忘了嗎?我這身子是要怎麼做家裡的活?這不是還有下人可以幫忙做嗎?我懷的可是付家的金孫,萬一一個不小心沒了怎麼辦?您擔得起嗎?」

付夫人聽了火氣直線上飆道:「唷唷唷~~妳還記得妳懷著身孕啊?剛剛不是說要把我和丫環打一頓嗎?打人罵人妳還有力氣,做個家務活就嬌氣啦?我呸!妳這賤胚子,妳還真以為妳有多金貴啊?妳可別忘啦!當初可是妳自己死皮賴臉一直求著我兒子說要自帶誠意足夠的嫁妝倒貼嫁我的兒子,我當初也說過既然妳已經嫁到咱家就是要幫忙做家務活,妳現在已經算很好命了啦!還不用像以前的我剛嫁進來時那樣每天要懷著虔兒挺孕肚,還要燒著腦子親自操持著家裡上上下下的雜事和家產,我都讓妳過這麼輕鬆又舒服的日子只要幫忙分攤做些家務雜事,妳少矯情了啦!以前我懷虔兒的時候可比妳苦多了生孩子是我們女人的天性,在夫家就是以傳宗接代為使命,這可是老祖宗代代相傳的傳統,沒有人是例外的!」

高子蓉聽了也來氣的反駁道:「哼!妳那個年代早已經過時了啦!現在的生活已經比以前好過多了,家裡又有家丁和丫環在,讓他們去做就好了啊幹嘛還要我親自操持呢?而且萬一我肚子裡的孩子是個男孩,不小心動了胎氣怎麼辦呢?這事就這樣決定了啦!您老人家也就把事情發落給下人去做吧!別把自己給累壞了,我生完孩子後您還說不定累到沒力氣帶孫子呢我要休息了,不送!」說完,伸個懶腰並打個呵欠就繼續躺下去睡了。

付夫人氣得走出房門剛好遇到付虔抱怨了一頓:「虔兒啊你身為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要好好地調教自己的妻子要順從你和公婆!不管是不是自己想娶的心上人,既然妻子娶進門了就是要教,不服從的妻子就是要好好教訓一頓,打到她服從為止。別讓房裡那個還活在娘家過慣嬌慣日子的大小姐忘了自己已經是付家兒媳的身份吶!吼~~~一說到她我就來氣,剛剛好好地跟她說當人兒媳的本份,叫她起床做家務活,你問問卓媽剛剛那賤胚子對我是什麼態度?懷孕又怎麼了?又不確定是男是女,現在就開始嬌氣了以後還得了啊!兒子啊現在你就該去好好地管教她,讓她長長記性,不然以後就會爬到你頭頂上壓制你囉!這樣以後的日子就實在太丟人了

付虔聽了就冒著怒火走進房門,一個勁就把高子蓉拉起來先呼了一個重重的巴掌:「妳個賤女人,我娘好心教妳兒媳的本份,妳居然敢頂撞她?懷孕又怎麼了?哪家女人不是懷著孩子還要做家務活的?就妳矯情過的最舒服了!妳自己看看妳自己是什麼樣的態度?現在就給我跪下來跟我娘道歉!」

高子蓉一臉委屈地哭著:「我不!我為什麼要道歉?我又沒有說錯什麼我只是為了保護著咱的孩子啊!萬一做了家務活動了胎氣,這不又怪我了嗎?我好好躺在床上養胎怎麼了?」

付夫人不屑地火上澆油道:「哼!這都還不知道是男是女就開始嬌氣啦?我這幾天就找郎中來幫妳把把脈,如果確定是個男孩,我再考慮讓妳養胎好好伺候妳,但如果是個死丫頭,我就讓郎中把孩子給引產,然後把妳給休了!咱家不需要妳這種嬌氣的兒媳婦。」

付虔怒氣衝天的說:「呸!就妳整天只會嬌氣!別人家的妻子懷孕都還要挺孕肚下地種田,妳已經很舒服啦!只是在家裡打理家務而已,又不是什麼重體力活!而且還有下人幫妳一起分攤做,妳還想怎樣?要我們全家上下都來伺候妳嗎?等妳改嫁皇帝去當皇后再作夢吧!」說完,又呼了幾巴掌並對著腿又踢了幾腳教訓著。

付夫人又教訓了幾句:「女人吶嫁進了夫家就是要認命,不管妳帶了多少嫁妝嫁進門,作為一個妻子就是要以夫為天,別以為就妳那點嫁妝帶進門就可以在咱家啥都不用做就可以享清福,門都沒有!我這麼多年來辛苦的操持這個家,還要輔佐夫君壯大家業,這些並不是妳們一般小戶人家的父母所能教給妳的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兒子著想,總不能家裡娶了一個只會享清福的敗家娘們,把我們的家產全揮霍光了,那可怎辦呢?若是覺得咱家虧待妳了,妳大可以回妳的娘家去,咱也不會攔著妳,反正多著是姑娘排隊搶著嫁進門!」

付虔雙手插在胸前不屑的說:「我早跟妳說過,妳硬是要嫁進門,我就一定不會給妳好臉色看的!我娘還願意親自調教妳成為配得上咱家身份的兒媳已經要很感恩了不然我大可以直接把妳休了!除非妳生的是兒子,但我們也只會讓兒子認祖歸宗,妳還是回娘家去當妳高家的女兒吧!」

付夫人臨走出房門前又補了一句:「喔,我差點忘了從今天開始,妳就和我兒子分房睡了吧!反正妳都已經懷了孩子,也不需要再同間房睡了夫妻倆不就是為了傳宗接代這麼點回事嗎?既然妳都懷上了孩子那就分房各過各的吧!我們這裡的街坊鄰居夫妻世世代代都是如此過日子,妳可要懂事點!別整天用妳那點小心思找各種理由死纏著我兒子還要同房睡,這被人傳出去給街坊鄰居知道是會笑死人的!聽見了沒有?」

高子蓉聽了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忍著身上的傷痛乖乖地跟著卓媽去做事了。

心裡也同時告訴著自己:妳這死老太婆,反正也囂張不了幾年了!總有一天我會把家產全部掌握在自己手裡,讓你們生不如死,為自己爭一口氣。

 

《未完待續》

 

以上是我個人的心得分享,僅提供大家參考。

如果覺得我的分享文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