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二十一章 不吐不快

趙衛鍇雖然上朝的首戰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但對於楊郎中和那群蒙古的大臣們囂張跋扈瞧不起人的態度,還有權臣們因為反對而阻撓他升官的事還是氣不過,於是吆喝了一票好友來相聚吐槽。

「哼!這些朝廷的古板大老粗,就只會想要用強權的勢力來壓制別人來認同他們守舊又無腦的政論,以為人多勢眾、大聲就贏,一個人有沒有罪都隨他們說了算,根本就什麼都不懂、草菅人命嘛…塊頭大、腦子簡單、嗓門大有啥了不起?在我們那個年代的蒙古人可豪爽又好相處多了!而且,我提出的可是現代經濟學理論耶!經濟學理論你們懂嗎?他們懂個屁啊…這可是洋人的知識,哪是他們那種沒見過世面的大老粗能夠理解的?呿!」

周密、管仲姬、高克恭等人齊聚一堂,聽到滿臉通紅微醺的趙衛鍇說出來的醉話,雖然無法理解,但大概理解的意思應該是抱怨朝廷上發生的事情。

周密安慰著趙衛鍇道:「小老弟…上朝首戰,面對眾多的蒙古大臣能有如此漂亮的成績,也讓陛下賞識有意重用你…就別再在意那些讓人不如意的事了啦!更何況,像那種只會用他們的壯碩軀體和強權勢力來嚇唬人的大臣,遇到像小老弟你如此能言善道又見識淵博的能人,那不過只是自取其辱而已…還想那些不開心的事幹嘛呢?來!咱喝酒慶祝慶祝!」

管仲姬也開一下自己的好夥伴一點小玩笑來哄哄:「喲喲喲!瞧瞧我們的趙公子,看不出來你平常耍嘴皮子的吊兒郎噹樣,沒想到在重要的時刻也是派得上用場的!嘿嘿!瞧瞧這些蒙古人實在太不像話,是該挫挫他們的銳氣了!他們越是看不起我們漢人,我們就越是要讓他們瞧瞧我們讀書人也是會幹大事的!」

趙衛鍇附和道:「就~~~是嘛!就憑那些不識幾個字,只會出些餿主意的粗人懂個屁啊?法律是制訂來讓大家遵守的,本就該講求公平才能服眾!什麼是通貨膨脹他們知道嗎?貨幣都是有升值和貶值的時候他們懂嗎?而我奉陛下的命令與諸位大臣一起議政卻還不准我說公道話,還要我閉嘴乖乖地聽他們的話將錯就錯?還動不動拿陛下來施壓!這樣的法律還有天理嗎?有罪無罪都是他們說了算啊?這不是在草菅人命嗎?最生氣的是還阻礙我升官來下馬威!我才不吃這套咧!」

管仲姬安慰著趙衛鍇:「是是是…你說的都是!不過,聽說陛下不是後來派你到江南當兵部郎中統領全國的各個驛站來檢驗當地官員嗎?據說這地方的官差輕慢法令的罪行頗為嚴重,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吶…你要怎麼做呢?」

趙衛鍇拍拍胸脯胸有成竹的說:「挪趴本!以我的口才和智商肯定會讓他們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就憑那些只熟讀四書五經沒見識過洋人智慧的古代人,我就不信他們能玩得過我…要看看我的能耐是吧?我就一個一個讓他們瞧瞧我的厲害!」

周密一臉疑惑:「什麼是挪趴本?那是洋人的方言嗎?賢弟果然是能人啊…還跟洋人學習過!我都沒有如此際遇,我也真想學習一些洋人的智慧,真是令人稱羨吶…」

趙衛鍇聽了周兄此言,心裡終於驚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以傻笑帶過並轉身看向身旁一直悶悶不樂、不停地嘆氣的高克恭轉移了話題。

「高兄,咱今天難得相聚飲酒作樂,您怎麼一直不說話悶悶不樂的?有啥心事說出來吧!像我一樣…說一說、吐吐槽,把不開心的事情全吐到空氣裡才爽,憋在心裡會憋出病的!你也來說說幾句吧!」

高克恭搖了搖頭嘆氣:「還能有啥事?我閨女剛出嫁你們也是知道的…唉…」

管仲姬聽到這個話題,突然回過神來想仔細地聽聽高兄想說些什麼…

趙衛鍇裝作一副嘻皮笑臉的說:「高兄,閨女出嫁可是件好事啊…而且付家又是家財萬貫的豪門,每天還有人伺候著,有什麼好擔心的!這樣會讓嫁不進的女孩子羨慕嫉妒恨喔!」

管仲姬裝作生氣的捏著趙衛鍇的耳朵吼著:「喂!你你你你…哪壺不提哪壺開啊?說誰吶?欠揍啊你!說話好好地說,別把我跟那個人扯在一塊啊!」

趙衛鍇求饒的說著:「好好好…我的姑奶奶,對不起!請饒了我吧…逗妳玩的幹嘛這麼認真嘛?反正妳已經不在意那一家子奇葩了…我說說總行吧?」

管仲姬嗤之以鼻地說:「哼!像那種奇葩又自恃甚高的一家子,我算是提前看清這家人還真是要慶幸了…人家既然看不上我,我幹嘛要委屈自己?他們要會生兒子的兒媳婦,然後又看我的身形就斷定我不會生兒子,我還真想感謝他們把我趕出門呢!我才不稀罕!」

高克恭滿是歉意地跟管仲姬說:「妹子,真是對不住…那天沒能好好的招待妳,我也沒想到付夫人會這樣做…真的是太對不起二位了…」說著說著大哭了起來。

管仲姬和趙衛鍇兩人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面面相覷…

管仲姬打著圓場的安慰起高克恭:「高兄,您別這樣啊…這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您也別內疚了!我真的沒事啦!」

高克恭哭得淚流滿面:「妹子,真的很對不住…我失態了!但想到我閨女在付家的近況就覺得傷心難過…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趙衛鍇倒了杯酒給高克恭道:「高兄,咱出來喝酒就是來吐槽、把不開心的事情全吐出來!男兒有淚不輕彈,哭不能解決事情…您就說出來發洩發洩,咱幾個好友就來當您的忠實聽眾,您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不爽快不歸!乾啦!」

高克恭就把自家閨女的不擇手段、付家的不平等婚約條件、在付家談條件時付夫人對於高家的羞辱,還有女兒在付家的委屈一五一十全部吐了出來…

「這一切說到底…還是我這個當爹的教女無方,太過驕縱的報應吶…要不是我這閨女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自作孽在酒裡下了藥,也不會有現在的局面,這種家醜本來是不應該說出來的…但我真的心裡難受啊!而我這個女婿的心其實一直都在管妹子的身上,無奈地我這閨女無論如何說什麼也要不擇手段嫁給他,連這種光聽就知道是刁難我們家的條件她也硬是非嫁不可,但人家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啊…這下在婆家受苦了…勸也勸不動,還說非要熬到換她當家…我都還怕她再這樣被折磨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換她當家咧!唉…」

趙衛鍇一聽,原來這一切…

本來還在疑惑這花花公子不是口口聲聲說只愛管姑娘、非她不娶嗎?怎麼會突然決定要另娶她人…這下心中的疑惑瞬間理解了。

趙衛鍇安慰著高克恭道:「高兄,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外人也只能勸和不勸離…雖然我也很痛恨那個負心漢,但是既然子蓉妹妹已經選擇嫁進門,並且都懷有付家的骨肉了…我們也只能給予祝福…您也就放寬心吧!」

說完,並看向管仲姬觀察著其反應。

高克恭邊擦著眼淚邊說:「當初我也是不贊成這個婚事的,只能怪我從小太寵著她了,還有我家那個視財如命的妻子,雖然嘴裡說不攀高枝,但其實從小就灌輸咱閨女必須攀個富貴人家…這下可好了!盼是盼到了高枝,但富貴的人家也是精明訂個高門檻…明知道這是個不平等的刁難婚約,我又不忍心看著我閨女苦苦地哀求,早知道就應該狠下心來長痛不如短痛的!這樣管妹子也不用受相思之苦…是我沒把我閨女教好,沒盡到當父親的責任,我真該死!」

管仲姬看著身為人父為子女傷神也不忍地安慰著:「高兄,您也別這樣想…緣份天註定,無緣也強求不來啊!不管這樁婚姻的過程如何?是如何而來?事情終究也已經是定局了,您再看看我…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別再自責了啦!」

趙衛鍇又說:「就是啊…高兄,我跟你說…在我的老家是男女平等的,如果夫妻不合適是可以離婚的!也就是休妻或休夫,一夫一妻制,日子過得太委屈就把那個負心漢給休了吧!這樣還能扳回面子,至少不是子蓉妹妹被趕出家門,而是老娘不幹了!開除不合格的丈夫!」說完就醉趴在桌上。

管仲姬聽了趙衛鍇的醉話,翻了個大白眼,連忙跟高克恭打圓場:「高兄,您別聽這傢伙的醉話!他已經喝醉了…酒後的話哪能當真?您別放心上啊!這臭傢伙整天就只會說些不靠譜的話…別理他啊!」

這時突如其來的一個女聲:「好你個高克恭啊…我就知道你又在這兒喝酒了!別以為你躲在這裡說我的壞話我就不會知道嗄!什麼叫做我視財如命?我也是為了咱的女兒未來著想啊…我這也是用心良苦,以後咱才能過上更好的日子,女兒嫁入富貴人家怎麼啦?雖然咱女兒這婚姻的開始是委屈了點,付虔整天在外面和人吃喝玩樂徹夜不歸也並沒有錯!有錢人家在外面總是有點應酬怎麼了?沒這些應酬哪來的家產?而且,但等咱女兒當家了…付家的財產咱就坐享其成全都掌握在咱手裡有什麼不好的?忍一忍就過去了嘛…你真是的!怎麼不往遠一點想呢?」高夫人指責著高克恭道。

高克恭已經喝得有點醉意也發起怒:「妳這也叫為咱閨女打算?這根本是叫賣女求榮!咱閨女在付家被欺負成啥樣了妳難道不知道嗎?還想等到她當家?妳還不如盡早準備幫她收屍吧!」

高夫人不甘示弱地想反駁:「哎呀!你這…」

話說到一半,管仲姬就出聲勸說:「好啦~~高兄、嫂子…天色晚了,高兄和趙孟頫他們倆也醉了…有事明天再說好嗎?高兄現在說的也只是醉話,等他酒醒了也差不多忘了自己到底說過什麼了…您就別再跟他說下去了嘛!我還要送趙孟頫回去,先告辭了…」

高夫人聽到妹子這樣的勸說也就不好意思再多言,摸摸鼻子還是把自己的夫君扛回家去。

而高克恭表面上雖然笑笑帶過,但是心裡的苦卻苦無能解,但又能如何呢?唉…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