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二十七章 仲姬姑娘被下毒

當管仲姬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房間,喝著桌上的茶歇會兒之後正在思考著到底要不要答應嫁趙孟頫這件事之時,突然感覺頭暈到痛,心也慌慌的、甚至還想吐…

心想,也許是自己勞累了一天的關係吧?正想起身走到床邊準備休息時肚子也隨之開始疼痛,全身的肌肉也漸漸軟弱無力…還沒走到床前便倒在地上。

而此時正在大廳遲遲等不到管仲姬依約回應的趙衛鍇,再加上賓客也等得不耐煩頻頻的詢問,心想…也許自己被拒絕了吧?

正當準備宣布取消婚宴之時,突然有位丫鬟急急忙忙地跑來說:「來人啊~~小姐昏倒啦!小姐昏倒啦!」

趙衛鍇心頭一驚…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這麼突然?於是就先跟丫鬟到管仲姬的房裡查看狀況…而管仲姬的父母則是先把賓客安撫離開之後便去找郎中來看病。

當趙衛鍇一進到房裡,走到床前就聞到有個類似腳臭味的異味…

管仲姬虛弱的說著:「我的喉嚨和肚子好痛…好痛…好想吐…」說完就吐了一口穢物在身上。

趙衛鍇焦急地喊著:「仲姬姑娘…仲姬姑娘?妳還好嗎?我是孟頫…聽說妳昏倒了,發生了什麼事?」

管仲姬感覺好像沒聽到他說話似的一直反覆說著:「我好渴…水…我要喝水…我的喉嚨和肚子好痛…」

趙衛鍇從桌上倒了杯水給管仲姬喝完之後,便不再說話,整個人抽搐了一會便癱軟昏了過去…

趙衛鍇嚇壞了…

「來人啊…趕快去看看郎中來了沒?救人要緊!再拖下去人就沒啦…快!」

這時,郎中正和管仲姬的父母急急忙忙地趕來…

趙衛鍇鎮定地描述著剛剛的狀況之後,再經過郎中的診脈和觀察,便讓丫鬟先餵主子把鴨血服下再娓娓地說道:「照目前的症狀來看,患者除了本身有腳氣病之外,主要是中了斷腸草的毒,斷腸草的毒都會先從嘔吐開始,最後漫延到腹痛、抽筋、眩暈、言語含糊不清、呼吸衰竭直至昏迷不醒…但因為剛剛情況緊急,我就先讓她服下鴨血壓制一下斷腸草的毒,之後我還是會再另外開蚌殼草二兩和紅糖的方子來做徹底的解毒,只要把蚌殼草生掏絞汁並加入紅糖攪勻後讓她按時內服解毒便可。」

這時,大家就覺得奇怪…一個人好端端地怎麼就這樣中了斷腸草的毒?

趙衛鍇也一臉納悶…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按照目前的症狀來看,中毒的時間應該還不超過一炷香…

管父焦急的問了伺候管仲姬的丫鬟:「剛剛小姐進房的時候有什麼異樣嗎?」

丫鬟緊張地回想:「小姐回房的時候看起來感覺很疲憊,然後喝了一杯茶之後就碰的一聲突然昏了過去…真是嚇死我了!後來,我就把她先扶上床休息之後,發現小姐的嘴裡一直反覆地說著喉嚨和肚子好痛,全身沒力氣,不管我怎麼喊她都沒反應,我就趕快跑去呼救了。」

郎中想了想便拿起桌上的茶倒入杯子裡聞一聞味道就說:「果然問題就在這壺茶裡!這壺茶裡被人混入了斷腸草…還好喝得不多,不然這斷腸草的毒性極強又快速,估計一炷香的時間便會要人命。」

這時,管父對著丫鬟勃然大怒喝斥道:「該死的奴才!咱家一直待妳不薄,妳怎麼能忍心毒害自己的主子呢?我真是白養妳了…」

丫鬟嚇得下跪喊冤道:「冤枉啊老爺…我真的沒有毒害小姐啊!我明明沏的是白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小的真的不敢啊!老爺、夫人和小姐平時這麼厚待我,讓我的家人吃穿不愁,我哪敢冒這麼大的險做這種忘恩負義的事情呀…冤枉啊!真的不是我做的…」

管父再度追問:「這裡伺候小姐的人除了妳,難道還會有別人嗎?」

丫鬟語無倫次的說著:「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在廚房沏茶的時候都是拿廚房裡的茶葉沖泡的,廚房裡的廚子們都看著,他們都可以為我作證。」

趙衛鍇聽了丫鬟的說詞便走出房間,走到花圃裡隨手摘了一株草到丫鬟面前問道:「這株草妳可認得?這是我在妳家小姐的房門外地上找到的斷腸草殘枝,是不是妳剛剛落下的?」

丫鬟看了看便緊張地說:「冤枉啊趙公子…這株斷腸草並不是我拿的啊!我怎麼會知道它會落在地上呢?真的不是我拿的…」

郎中這時清了清嗓子並出聲:「咳…其實…這株草並不是斷腸草,只是一般觀賞用的花草罷了。」

趙衛鍇這時下了一個結論:「伯父,看來…下毒的真的不是這位丫鬟了!因為她根本不認得斷腸草長什麼樣,怎麼下毒?」

管父想了想便道:「那…依這樣來看,確實另有其人。」

丫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便說:「啊…我想起來了!我記得我把沏好的茶放到桌上時,因為內急有離開一會兒去解手,回來的時候有看到一位家丁從小姐的房間裡走出來…當時我也沒想太多,現在想想…也覺得奇怪!家裡的家丁們全都在大廳裡忙著布置小姐的婚宴,就算是遞送禮服也應該是由我經手更衣,怎麼會有家丁進小姐的房間呢?」

趙衛鍇想了想,這事確實有些詭異…但這個神秘的家丁又會是誰呢?

管父把家裡的家丁全部召集到女兒的房門前,讓管仲姬的丫鬟一個一個的去認人。

丫鬟看了看了家丁們便回想了一下說:「那天我看到那個人的手背上有個紅色半月型胎記,麻煩請大家的手伸出來。」

管父和趙衛鍇把全部家丁的手看了一遍,並沒有人有紅色半月型的胎記。

丫鬟慌了…這下沒人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便急哭了。

趙衛鍇見狀安慰了丫鬟道:「好了!好了…妳別再哭了!這事就先交給我處理吧…妳家的小姐還需要妳的細心照料,如果再有什麼差池,我就真的幫不了妳了…」

管父下令讓各個家丁各自散去並送走郎中之後,便和趙衛鍇在大廳商量著這件事。

「無緣的女婿,真不好意思啊…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讓你嚇著了!」

趙衛鍇也不好意思地揮揮手說:「哪裡的話…我們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雖然仲姬姑娘還沒正式答應我倆的婚事,但我心裡也已經把她當作正式的妻子了!她的事就是我的事,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把下毒的人抓出來的!」

管父百思不解地說:「可是,平時小女並沒有得罪什麼人,咱也挺百思不解想不通到底是什麼人有多大的仇恨要用這麼毒的手段來致我閨女於死地?真是愁死人了…」

趙衛鍇思考了一會說:「平日她也就只有我們這群朋友打打鬧鬧的,她認識了哪些人我們也是都知道的…除了與付家公子有些過去之外,也沒什麼人可疑了。而說到付公子…仲姬姑娘也是我和周兄剛剛從韻海樓裡救回來的,按理說付公子是不可能比我們早到這裡,所以…應該也不可能是他。」

管父滿臉愁容道:「但是剛剛聽下人說…可疑人物的特徵是有紅色半月型的胎記,但是咱家的家丁裡並沒有人有這個胎記,可見這個人下完毒之後就跑了…可惜剛剛的人實在太多了,根本沒辦法仔細去注意,也不知道從何查起?唉…」

趙衛鍇想了想,剛好想到在門外巧遇了子蓉姑娘…但是,她還帶個孩子,應該不可能是她吧?而且,目前最有可能致仲姬姑娘於死地的人也只有她的可能性最大…但下藥的又是個男人?這又要做何解釋?呃嗯…這個問題真的需要好好的仔細去思考了。

「伯父,這件事您就先別再煩心了…交給我來處理吧!您先放寬心,先把我的準妻子照顧好身子,我一定會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來給你一個交代,但請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管父無奈道:「唉~~看來現在也只能這樣了…我就先以照顧好我閨女為主,其他的事情可以再慢慢深入追查,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

趙衛鍇若有所思的說:「近日您還是再多加派些熟面孔的人手守在仲姬姑娘的房門外,新進的家丁一律不准靠近,也許會有些收穫。」

管父不解的問:「喔?難道趙公子您心中有可疑的人物嗎?」

趙衛鍇敷衍道:「不、不、不…我只是想來個守株待兔、甕中捉鱉!試試看會不會有新的線索而已…」

其實,趙衛鍇的心理也沒有十足的把握鎖定下毒的目標人物…只知道是個男人、右手背上有個紅色半月型的胎記而已,卻不知道此人的來歷,除了子蓉姑娘之外到底還會有誰跟她有這麼大的仇恨需要用到下毒的手段呢?這個下毒之人的背後肯定另有他人,而他和子蓉姑娘有關係嗎?這真的值得好好地費時去仔細追查了…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微博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