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二十八章 狠毒的女人

付虔聽到街坊鄰居的傳言,仲姬姑娘被下毒昏迷未醒,心裡非常著急…

而由於那天有人看見仲姬姑娘獨自去了韻海樓之後就被趙孟頫急急忙忙地帶出來,於是就被傳言是被舊情人的自己下的毒…

但心裡越想越不對,那天她明明已經被趙孟頫和周密救走了,怎麼會無故被下毒?

雖然彼此是無緣的夫妻,但心裡還是會關心著這位老朋友。

左思右想,越想越覺得奇怪…

依他對於趙孟頫的了解,雖然彼此是情敵,但不能不否認…趙孟頫確實是個正人君子,而周密只是一介書生更不可能幹出這種缺德事,實在無法理解…到底還有誰會下此毒手?

而仲姬姑娘平時生性單純,生活中除了到韻海樓獻藝之外,與其往來的朋友也就固定那幾人…除非,真要說有結仇之人也只有…

看來也只有這個人的嫌疑最大,而那天確實也在管家出現過,這一切真的得好好的暗中查查…也算是還給自己一個清白。

就在這思考來龍去脈之時,無意中發現淳子詡晨神神秘秘的到妻子的房門口敲著門,好像有什麼事要私下商量,於是就偷偷的到門邊偷聽。

高子蓉氣定神閒地詢問著:「管姑娘目前的狀況如何?郎中怎麼說?」

淳子詡晨回覆:「回少夫人,管姑娘尚未清醒,但聽說已經沒有生命的危險,尚在解毒調養中。」

高子蓉冷笑了幾聲:「呵呵呵呵…做得好!管仲姬,妳也不過如此嘛~~~才請妳喝這點茶而已就能長睡不起一陣子,想不到妳比我想像中的還嬌弱啊!呵呵呵呵…來,這是賞你的!」

淳子詡晨道過謝之後,隨即離去。

付虔在門口聽到此事之後,心裡非常地生氣,果然一切如自己的猜測…

但以自己對於妻子的了解,如果就這樣冒然的闖進去興師問罪,無憑無據肯定是問不出結果的,於是…就先不打草驚蛇,先從淳子詡晨下手好好的盤問。

付虔不動聲色的先找來了淳子詡晨問話…

「詡晨,我聽說前幾天你送賀禮去管家祝賀,原來你和管家也有交情啊?我怎麼都沒聽你提起?」

淳子詡晨聽了瞬間冷汗直流道:「送賀禮?沒有啊…我那天根本就沒有去啊!我跟管家素不相識,怎麼可能會去呢?少爺冤枉啊…您可別聽別人瞎說,我那天根本哪裡都沒去。」

付虔用不經意的語氣道:「哦?是喔?那我怎麼最近在路上看見你很常進出管家?」

淳子詡晨心想…糟了,這下要怎麼圓謊?

「喔~~~您說這個啊…我其實是有個老家的朋友在管家當家丁,我只是空閒時去找他聊聊天、解解悶而已…聽說他們家的小姐好像中了斷腸草的毒。」

付虔一臉疑惑的說:「中了斷腸草的毒?怎麼中毒的?」

淳子詡晨不疑有他的說:「聽說是喝了一壺被放了斷腸草的茶而中毒,幸好喝得不多,中毒不深,沒有生命的危險,現在正在解毒調養中,再過陣子應該就會復原了。」

付虔聽完瞬間兩眼冒火並怒吼著:「來人啊…把淳子詡晨抓起來!賞他個100棍伺候!」

淳子詡晨這下慌了:「少、少爺…不要啊…我做錯了什麼?別打我啊…」

付虔大發雷霆的怒吼著:「你還好意思問?你難道真的不知道你做錯了什麼?」

淳子詡晨驚慌失措地搖頭:「小的真不知。」

付虔示意讓其他家丁動棍開打並說著:「你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就告訴你,讓你死得明明白白的!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原來你的背後還另有主人啊!我呸!你這個養老鼠咬布袋、吃裡扒外的傢伙!我最痛恨人家背叛我了。」

淳子詡晨被打得渾身是傷實在是忍不住便道:「少爺別再打我了!我說、我說…我全都招了。」

付虔示意其他家丁停手後,淳子詡晨被打得全身痛到無力起身,只好趴在地上跟付虔把事情的經過從高子蓉是如何指使他下毒,還有這幾天的去向及管仲姬的近況一五一十全數招供。

付虔聽完就冷哼了幾聲說:「哼!我就說嘛…你一下說你那天哪裡都沒去,一下又說去找朋友?一個家丁可以詳細告訴你所有事情經過的細節也太可疑了吧?除非,是你親自去做,不然…怎麼可能會把事情知道的精細入微,連人家貼身丫鬟都說不清楚的事情都說得出來…你當我傻子啊?」說完便巴了一掌淳子詡晨的頭。

淳子詡晨求饒道:「少爺,我該說的都全說了…放過我吧!我也是為了討生活才鋌而走險啊…」

付虔俾倪了淳子詡晨一眼:「哼!要我放過你?你知道管仲姬在我心中的地位嗎?雖然我們無緣當夫妻,但至少也是我的老朋友,一位很珍惜的朋友…而你卻和那賤女人聯手對她下毒?你還有把我這個主人放在眼裡嗎?你跟她過不去就是和我過不去!而且,因為你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你知道外面怎麼說我嗎?大家都懷疑是我下的毒!你說…這件事要怎麼解決?」

淳子詡晨低頭沉默不語。

付虔越想越一肚子火氣,便示意讓家丁架著淳子詡晨一起到高子蓉的房裡對質。

=====================

高子蓉因為聽到管仲姬目前臥床不起的消息,心想…短時間內自己的夫君再也無法與這女人有見面的機會,心裡正樂得在花園裡賞花。

這時付虔走了過來,讓想得出神又竊笑的高子蓉瞬間又驚又喜…

「夫君,你終於難得來陪我賞花了…我們倆自從上次說開之後,除了同房之外…平時就不容易見到面,今天倒是難得來陪我賞花啊…」說完正準備環抱夫君的子蓉卻突然被推開。

付虔不屑的冷哼一聲:「哼!你不去幫忙做家務,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賞花?怎麼?家裡的事情太輕閒了嗎?」

高子蓉勉強露出了笑臉道:「我可並沒有偷懶啊…我只是先把孩子安頓睡下後再把家務做完的空檔在這裡休息、喘喘氣,放鬆一下嘛!」

付虔用著冷冽的眼神看著高子蓉道:「看來~~妳今天心情不錯嘛?有什麼好事發生嗎?說來聽聽…」

高子蓉笑了笑說:「呵呵~~有這麼明顯嗎?我只是覺得今天感覺心情放鬆,所以心情特別不錯啊!」

付虔用著質疑的眼神看向高子蓉說:「真的是這樣嗎?還是因為聽說管仲姬現在中毒長臥休養覺得少了個人跟妳鬥,所以覺得很開心?」

高子蓉噗嗤了一聲說:「那是她自己不知道又去了哪裡招惹了別人才會被人下毒的好嗎?我就說嘛…像她那種整天穿著男裝學祝英台和男人結拜,本來就不安什麼好心了!這下不知道又得罪了哪家女子才被下斷腸草毒報復,這真是現世報啊…」

付虔用銳利的眼神看向高子蓉:「哦?妳怎麼知道她是被女人下了斷腸草的毒?誰告訴妳的?」

高子蓉這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溜了嘴。

「呃…我也只是聽街坊鄰居說的。」

付虔怒火攻心的大吼:「妳最好給我說清楚,這件事到底是誰告訴妳的?不然有妳一頓的!」

高子蓉低頭支支吾吾的說:「我…我…呃…就只是聽街坊鄰居聊天說的拼湊的嘛!家裡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此事不是嗎?」

付虔示意家丁把淳子詡晨架到面前,讓他與高子蓉對質。

「詡晨,你自己把你剛剛跟我說的事情說一遍,一字不漏!不然你就別想活著走出付家。」

高子蓉看到渾身傷痕累累的淳子詡晨很是驚訝並搖頭示意不准他透露出半個字。

淳子詡晨看了高子蓉一眼便說:「少夫人…事情已經瞞不住啦!少爺什麼都知道了。」

高子蓉眼見事情已經被敗露,但依然裝傻到底的說:「嗄?什麼事情?你是在說哪件事?」

淳子詡晨搖頭嘆氣道:「唉…女人吶…果然是不能相信的!我真是腦子被雷劈了才會相信妳去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高子蓉一臉無辜地說:「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你給我把話說清楚,別這樣不明不白的誣賴我啊!」

淳子詡晨瞬間暴怒的大吼:「都是妳這個紅顏禍水!妳明知道仲姬姑娘是少爺心中最愛的女人,妳為了要剷除她而指使我去仲姬姑娘的房裡在她桌上的茶下斷腸草毒,妳這狠毒的女人!現在就想把責任全撇乾淨推給我啦?」

高子蓉裝作無辜的說:「什麼?你這個狗東西居然去仲姬姑娘的房裡下斷腸草毒?你好大的膽子啊…你怎麼敢做這麼狠心的事?我也是聽你現在說才知道這件事…你怎麼可以亂把髒水潑給我呢?那天家裡的家丁們都有看到…我只是帶我女兒去街上湊熱鬧而已,我怎麼可能帶著女兒去做這種缺德的事呢?夫君,你可別相信他啊…你可以問問家裡的家丁,我真的沒說謊啊!」

淳子詡晨氣得直指著高子蓉說:「妳…妳這女人真是狠毒吶!這事明明是妳逼我幹的,現在居然全撇乾淨?好啊妳…」

付虔乾咳示意打斷兩位的對話並說:「好了!兩個都別爭了!來人啊…把少夫人的房間仔細的搜!任何東西都不能放過。」

過了一會兒之後,有位家丁在高子蓉的化妝台暗櫃裡發現了幾帖藥包並交給付虔。

付虔拿著藥包質問著妻子:「子蓉,妳能跟我解釋這幾帖藥包是什麼嗎?」

高子蓉支支吾吾地說:「這…這是我們女人調經用的補藥,男人怎麼會懂呢?」

付虔質疑的問:「喔?有這樣的東西?看來我得找郎中來好好鑑定一下囉?如果這不是女人調經用的補藥呢?」

高子蓉沒想到付虔會為了此事追根究柢,嚇了一身冷汗…

付虔看向淳子詡晨道:「詡晨,這包東西你有見過嗎?」

淳子詡晨看到眼前這些眼熟的藥包便低頭支支吾吾的說:「回少爺,這…這就是斷腸草的藥粉包,不信…您可以拿給郎中瞧瞧便知。」

而這時,付夫人因為聽到家裡動靜大而來一探究竟。

「唉喲?這麼熱鬧啊?這又發生了什麼事啦?你們夫妻倆整天吵吵鬧鬧的…不消停也就算了還鬧這麼大?這次又是什麼事啦?」

付夫人環顧了四周,不問究竟便說:「喲喲喲…詡晨吶…你怎麼被打成這樣啦?怎麼?難道這次咱子蓉勾上你了不成?真是造孽啊…我就說這狐媚子怎麼這麼缺男人啊?整天到處勾搭男人,現在卻勾搭上自家的家丁,妳這女人到底是想怎樣?找不成下家就乾脆偷來暗去啦?妳娘家人到底是怎麼教妳的?怎麼整天就只知道魅惑男人?」

付虔翻了白眼便跟娘親說道:「娘,事情不是這樣的…這次子蓉惹的麻煩比這事還更嚴重!是一條人命吶…」

付夫人聽了很是吃驚道:「嗄?你說什麼?你說子蓉她殺了人?」說完便惡狠狠地看向高子蓉。

高子蓉急忙地否認道:「娘,沒有…我是被陷害的!我才沒有殺人!是詡晨自己在外面惹事然後把髒水潑給我頂包的。」

付虔冷哼了一聲:「哼!妳再裝啊…妳再演嘛!妳的演技都好到可以去當紅牌戲子了妳…」

高子蓉張大雙眼攤手並搖頭表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付虔眼見這女人死不認帳便直接拆穿:「妳上次在房裡和詡晨的對話我全都聽見了…仲姬姑娘中毒事件就是這女人指使詡晨去下毒的,幸好放得不多,沒把人毒死,不然就是人命關天的事!咱家可容不下殺人犯!」

高子蓉聽了瞬間癱軟無力…

「原來你早就都知道了…對!這件事是我做的又怎麼了?我這還不都是為了你…要不是你的眼裡一直只有她,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啊!因為只要沒有了她,你的眼裡總有一天會裝下我。但現在看來,我還真是太高估了她在你心中的地位了…」

付夫人聽了大罵道:「妳妳妳…妳這個掃把星!自從妳嫁進咱家門之後就從來沒有好好地安生過,這些我都可以容忍妳,沒想到…妳現在居然還給咱付家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咱付家的面子都要被妳丟光啦!雖然我不怎麼喜歡那個什麼仲姬的假小子,但終究是咱付家的名譽問題,現在大家都在懷疑是咱虔兒幹的,原本想說謠言過陣子就會消停,沒想到居然是妳惹出來的!我真的是會被妳氣死…」

付虔這時冷冷地跟娘親說:「娘,您覺得這事我該怎麼處理?畢竟這兒媳婦是您和爹欽點逼我娶的,現在闖出了損害我們家名譽的大禍,我能休了她嗎?」

付夫人聽了兒子的話便說:「休了她吧!你爹那邊我會跟他說說…這種兒媳婦真的不能要了!不會生兒子又闖這麼大的禍,平時又這麼愛到處勾搭男人…我也是受夠了!」

高子蓉聽了激動地大喊:「不~~~我不要!夫君,你不要休了我…這次是我的錯,我不會再犯錯了!原諒我好嗎?」

付虔不屑的冷哼道:「所以妳的意思是還會有下次嗎?像妳這麼惡毒的女人,如果再留妳不就哪天要連我們全家都要被妳毒害啦?妳也不就只是圖我的家產而已嗎?別再裝作對我死心塌地了…我又不是錢多人傻!」

高子蓉邊流淚邊搖頭說:「不…夫君,我是真的深愛著你啊…我就是太愛你了才會…噁…」

付虔看著子蓉把話說一半便乾嘔的樣子便說:「怎麼?這時候別跟我說妳又懷了我的孩子喔!少裝了妳…」

高子蓉邊乾嘔邊回想道:「最近的信期好像真的是遲了…」

付夫人聽了心裡雖然很高興又興奮,但嘴裡卻說:「妳確定這是咱虔兒的孩子嗎?我怎麼知道是不是妳和哪個野男人懷上的野種再賴給咱虔兒的?」

付虔想了想便說:「娘,您還是請個郎中看看吧…最近我和子蓉確實有同房過,因為我想讓這個女人趕快替付家生個兒子,再說…男人總是會有生理需求,就算妻子並不是自己的所愛,但至少同房是合情合理的,所以…」

付夫人聽了也只好無奈地說:「唉…好吧!我這就去請郎中來把把脈,這女人真是作孽喔!妳最好這次給我懷個孫子給咱付家,不然我一定把妳趕出家門!」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FB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