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第二章–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趙孟頫故居舊址紀念館的畫展展廳分為「宋室貴胄 水精宮中人」、「應召元庭 鵲華秋色裏」、「儒學提舉 領袖書畫印」、「榮祿大夫 深宮度金曲」、「歸去來兮 魂歸青琉璃」,還有介紹趙孟頫的生平、重大歷史事件及各個時期的藝術代表作…其中「鵲華秋色圖」正是之一。

趙衛鍇拉著不情願的楊啟昊走進了展區,「喂喂喂〜別再拉了!都已經到了就別再拉了啦〜我的大少爺!我是人又不是寵物狗啊…」

趙衛鍇斜睨了一眼,放開拉住楊啟昊的手:「要不是為了要幫你追我妹,好好改造你的文學氣質,我才懶得理你咧!」

趙衛鍇說完,就往展區走去…眼睛就像看到偶像的展覽品似的,直盯盯地仔細欣賞著眼前一件件的展覽品,完全不輸給年輕小夥子追星方式,每一件展覽品和介紹都細細欣賞研究著。

楊啟昊不解地問:「鍇少爺,這些破古畫和書法到底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幅畫和書法嗎?值得你這樣看得入迷,況且…這人都死了你才崇拜,又看不到也摸不著,也不知道他長得是圓是扁,有什麼好崇拜的?」說完,翻了翻白眼。

趙衛鍇聽了反駁:「說你沒文化還真是沒文化!我欣賞趙孟頫是因為欣賞他為了幫他的好友解鄉愁而作畫的義氣,而這份義氣相贈的禮物《鵲華秋色圖》還流傳了幾百年,曾經也成為乾隆皇帝收藏的寶貝,厲害了吧!」

「我就看不懂啊!對我來說…不管是誰畫的,看起來就是差不多!只是差別在有的是用水彩畫的,有的是用毛筆畫的,僅此而已…其他的我就是不懂!」

趙衛鍇翻了翻白眼,「就你這點見識還想追我妹啊?也不想想我家是幹嘛的…我妹是可以隨隨便便找人嫁的嗎?來…我一點一點跟你解說。」

趙衛鍇先大致介紹趙孟頫的生平,接著跟楊啟昊從趙孟頫的《鵲華秋色圖》和《水村圖》平淡自然簡率的畫風說起,到書法作品《行書右軍四事》、《洛神賦》、《前赤壁賦》,再說到趙孟頫崇拜的偶像是王羲之…

楊啟昊雖然是個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倒還是蠻願意學習的…沒辦法,誰叫他要追好兄弟的妹妹?愛屋及烏,投其所好是必須的!

接著,趙衛鍇一個人獨自走到「應召元庭 鵲華秋色裏」展廳裡朝聖他心目中的古畫《鵲華秋色圖》…

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打從一走進趙孟頫故居舊址紀念館就一直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好像曾經來過這裡,可是自己是第一次來這裡啊!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前世記憶?呵呵。

正當走到畫前細細欣賞這幅古畫的時候,畫中右方尖峰突起的華不注山居然在畫中突然像發生地震般搖晃了起來…

趙衛鍇揉了揉眼睛,再張大後再仔細看…碎念著:「臥去!不會吧?古人的畫技也太強大了!居然看起來會動…而且還…」

還沒等趙衛鍇說完,畫中的華不注山居然在畫中裂開了一個發光的洞,刺眼的光線讓他張不開眼睛。


​當他再次張開眼睛之後…「挖靠!這是哪?瞬間移動啊?這麼荒涼…」

正想起身離開原地時,發現了一塊寫了字的木板…「趙孟頫管仲姬墓?臥草!不是吧…趙孟頫和趙夫人的墓不是在德清嗎?我瞬間移動到德清了?原來這幅《鵲華秋色圖》還有這樣的奧秘啊!我怎麼沒聽我爸提過?」

當趙衛鍇興奮地想著時,突然…這塊墓碑像煙消雲散似的在他手中消失!

趙衛鍇這時傻眼了…望瞭望荒涼的周遭,又傻看著剛剛拿著墓碑又憑空煙消雲散的手…越想越恐怖,嚇得腿軟跪地。

「真是要死了…不會吧?農曆鬼月不是還沒到嗎?現在還是大白天耶…」越想越覺得奇怪。

此地不宜久留,還是趕快閃人吧…

——————————————————————————————–

「陛下,這是您要的宋代遺臣的舉薦名錄,請過目。」程鉅夫奉命在江南地區蒐集前朝的俊才名單,並向元世祖極力舉薦。

元世祖看了看名單問:「趙孟頫?好像在哪裡聽過?這人有何過人之處讓你列為榜首極力舉薦?」

「回陛下,這人在書畫、金石、音律方面無一不精,還是位江南名士,由此可知…才華和見識自然是出類拔萃。據說還是宋太祖趙匡胤的第十一世孫、南宋宗室遺臣呢!」

元世祖聽完,挑了一下眉「喔?聽起來這人的才氣和南宋宗室遺臣的身份對我朝有很大的幫助。快!趕快把他找來,讓我好好瞧瞧這位神人級的才子!」

「但是,陛下…自從南宋滅亡之後,這人一直意志消沉閒居在家,不知是否還有意願入我朝助大業…」程鉅夫面有難色的說。

元世祖聽完程鉅夫的舉薦很感興趣,摸了摸下巴思考並決定:「自古以來文人大多有獨善其身、與世無爭的習性,不管如何,如此難得的奇才沒有得到重用實在太埋沒了!這次我就來當個伯樂發掘這匹難得的千里馬,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只要不傷他,就算是把他給綁來你都必須要把他給帶過來,重重有賞,快去!」眼見機不可失,必須牢牢抓住這難得的奇才。

「是,陛下,在下即刻去辦!」

——————————————————————————————–

趙衛鍇漫無目的地走到一條鬧街上…

耶?這麼古色古香的大街…好熱鬧啊!在拍戲啊?

「客官,來坐坐吧!我們的粽子特好吃了!」

「來喔〜來喔〜新娘子茶茶香四溢,婚慶必備!」

此時,一隻手突然搭在趙衛鍇肩上「趙賢弟,難得看見你願意到街上玩耍耶!你平時不是都喜歡宅在家埋首苦讀嗎?」

趙衛鍇轉頭看見自己的好兄弟昊子穿著古裝不禁調侃:「臥去!昊子,你可真行啊!居然混進劇組裡當群眾啦?還有,好歹我們倆是同年生的喊我賢弟是想討打嗎?」說完,趙衛鍇就從這人的後腦敲上一記。

「唉唷!好痛!趙賢弟,不帶這樣的吧你…你平時修養可不是這樣的,才閉關一陣子怎麼就變了個人了?」這位長得很像〝昊子〞的人莫名挨了一記,覺得很無辜。

趙衛鍇繼續調侃:「死昊子,你穿這身古裝看起來還挺搞笑的嗄!說!這次參加的是哪個劇組?哪齣古裝電視劇啊?」

這位長得很像〝昊子〞的人聽得一臉茫然,左顧右盼了一下…身邊並沒有第三人,也沒有〝耗子〞在地上竄,完全聽不懂這位相識多年的好兄弟說話怎麼會變得如此奇怪?但眼前這個人確實是趙孟頫趙賢弟的模樣啊…雖然說他家裡還有其他兄弟,但也並沒有長得相似的雙胞胎兄弟,而且,還穿著不知道哪裡弄來的奇裝異服,連髮型也變短了!難道…他是讀書讀到腦子傻了?

「敢問趙賢弟〝耗子〞是何人?在下是周密,一陣子沒見就忘了我嗎?真是傷心…」語畢,周密誇張地擦拭臉假哭。

「死昊子,別再裝了啦!現在又沒單機CUE你特寫,幹嘛演這麼逼真?」趙衛鍇嘻皮笑臉的拍周密肩膀。

「趙賢弟,我真沒騙你啊!我真的是周密…江湖人稱『職業江湖雅人』的周密,不是賢弟剛剛說的〝耗子〞啊…你最近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嗎?怎麼像變了另一個人,一直說著奇怪的話,還穿著奇裝異服,還有這身衣服是哪裡弄來的?怎麼從來都沒見過?」周密被搞得煩了索性劈哩啪啦的把心裡疑問一股腦全盤問個清楚。

這下換趙衛鍇懵了…這人說他叫周密,還穿著古裝,還長得他的小跟班昊子一模一樣…理一理思路:「臥去!你該不會是那位自號『草窗』,趙孟頫的哥倆好的周密?」

周密鞠躬作揖:「正是在下。」

趙衛鍇心想:臥草!不會吧…穿越到古代這種連電視劇都演到爛的爛梗,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也未免太扯了!我一定是被鬼遮眼了…剛剛我明明是在賞畫的時候,發現畫裡的山突然像發生地震般搖晃了起來…還裂開了一個發光的洞!然後就突然出現在這個古裝劇場景的畫面…這、這、這一切太誇張了啦!

「現在是什麼朝代?」

周密一臉疑惑:「元朝。」

趙衛鍇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我的媽媽咪呀…這一切居然是真的!我真的穿越了…」

「趙賢弟,令堂不是在家嗎?還是剛剛有與賢弟同行後來走散呢?」

趙衛鍇想了想,不如將錯就錯:「啊…家母並沒有同行,她在家!既然巧遇,周兄就一起到寒舍作客吧!」接著隨便走一個方向…

周密看著賢弟連家的方向都走錯急忙拉回,並指了指反方向:「呃…賢弟,你家在這方向!請。」

——————————————————————————————–

趙母丘予倩一早起來發現最不讓人省心的兒子趙孟頫不在家,心急如焚地派家丁們四處找人…

心想,自從家道中落之後,趙孟頫的意志一直很消沉,整天都悶在家裡懷疑人生…要不是哥哥們爭氣各個都在朝裡當官,不然這個家可怎麼辦啊?

要不是因為趙孟頫有趙母的嚴加督促並循循善誘著意志消沉的兒子,這才開始慢慢鑽研經義、書畫、金石、音律…不然,家裡的男丁幾乎都在當官,卻出了一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怎行?真是丟臉丟死人囉!但是這個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宅男,是能上哪兒去啊?總不可能被最貪玩的女兒孟家帶出去玩了吧?這還得了啊…真是急死人囉!

「娘,我回來了!」

「女兒啊…妳哥哥呢?沒跟妳一起出去嗎?」趙母著急得抓著女兒問。

「沒啊!這個大宅男不是整天都在家懷疑人生嗎?怎麼可能會跟我出門呢?」孟家疑惑的問。

「怪了…他還能去哪兒?」

「唉唷〜娘,別瞎操心啦!這麼大個人了…又不是小孩,只要不是去尋死還有正常呼吸,都還會回家的啦!」孟家口無遮攔地說著。

趙母翻了白眼瞪了一眼女兒「孟家,不許胡說…姑娘家說話怎麼可以如此口無遮攔!這要是被人聽到了,妳想找個好婆家都難了!」

此時,周密和趙衛鍇終於回〝家〞了…

趙孟家指著迎面而來的人「娘,哥這不就回來了嗎?瞧你瞎操心的!我就說他一定會回來的嘛…」

趙母見到找得心急如焚的兒子終於回家,開心地上前「孟頫,你終於回來啦!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嚇死我了!看到你平安回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趙衛鍇看見眼前喊著不是自己名字的老人家,仔細一看「臥去!不會吧…媽、妹妹,妳們倆也搞穿越啦?來搞事情的啊!」

趙母一臉茫然「兒子啊…你沒事吧?才出門一個上午而已,就一直說著奇怪的話,還穿著奇裝異服…你該不會中邪了吧?需要幫你找人來驅邪嗎?」

「媽,妳們別再裝了!趕快告訴我要怎麼回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沒時間在這裡瞎耗,求你趕快告訴我穿越的方法…讓我趕快回去吧!」趙衛鍇跟眼前的〝媽媽〞撒嬌著。

這時〝妹妹〞孟家槌了一下趙衛鍇的肩,好奇地問「穿越?這是什麼新奇的玩意兒啊?感覺好像很好玩…厚!哥,你怎麼可以這樣!這麼好玩的事情沒算我一份…」

趙衛鍇啊了一聲反駁:「噢〜斯…痛痛痛!我哪有玩啊…我明明一開始是跟昊子一起去看畫展,誰知道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畫裡的光照了一下,接著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沒想到妳跟媽也居然一起穿越來了,妳們才沒揪我咧!害我以為我要和妳們生離了…我才捨不得咧!不過這樣也好,我也可以暫時遠離老爸,讓我耳根子清靜清靜點…不用整天被他吵著要接班。」

趙母又瞪了一眼女兒「好啦!好啦!你們倆別再吵了!孟家,不得胡鬧!有外人在…我是沒教過妳大家閨秀的禮儀嗎?快回房換件衣服!像個野丫頭似的,像什麼話!」

接著對著趙衛鍇說:「你這臭小子!出門散心也不說一下,害我擔心死了…我還以為你離家出走咧!」

「來人啊!快帶七少爺去換件衣服再出來,還有端茶和茶點來招待客人!」

「趙老夫人,您近來可好?」

「一點也不好,自從南宋滅亡後,孟頫一直意志消沉,要不是我辛辛苦苦地循循善誘著,一點一點地拉拔著他讀書,不然有多讓人頭痛啊?只是…今天一大早就突然搞消失,回來之後又穿著奇裝異服,還說著奇怪的話…而且,他連孩子他爹已經去世多年也忘了!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還是撞邪了?真不讓人省心吶!」趙母皺著眉頭深鎖碎念。

周密也覺得納悶「剛剛我在路上遇到孟頫時他是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鬧市街上,還穿著奇裝異服,連家怎麼回都不認得…我還一度以為是我認錯人!我也懷疑是不是撞邪了?」

趙母擔心的問:「看他一直意志消沉,我的年紀也大了…也操不了幾年心了!你說…我是不是該請媒人幫他討個老婆會好一點?以他現在這年齡人家都已經娶妻生子,小孩搞不好都已經在地上爬了!他卻連個媳婦都還沒討個回來…以我家孟頫的顏值和家世討個媳婦應該不難,就是他自己太挑了!」

周密想了想也點頭同意「我也這麼覺得…都已經過了而立之年是真的該討個媳婦了!說不定,多了個兒媳婦多個人幫老夫人您看著賢弟,也許會更省心些。」

——————————————————————————————–

趙衛鍇回到房間後邊換衣服邊思考著…

怪了…剛剛那兩人明明就是媽和妹妹啊…可是她們倆看起來也不像是知道穿越這個秘密的人…等等,不對!剛剛的妹妹叫孟家?她們倆和周密都叫我孟頫?所以…我的前世還真是趙孟頫?重點是…還長得一模一樣!而媽和妹妹前世也還是我的家人?我的媽呀…還真是人家說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吶!妹妹的貪玩個性,原來在前世也是這個樣!天啊…

而且那個叫周密的,雖然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昊子長得是一模一樣的同張臉,但是氣質和談吐確實完全不同!昊子是個吊兒郎當、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而這個周密完全就是個文人雅士…這是演技再好也演不出來的!

嘖嘖嘖…好吧!既然都穿越來到了元朝,我現在的穿著肯定會被當成怪物一直引人注意…

反正現在也找不到穿越回去的辦法,還是將錯就錯,搞個衣服來換換…繼續當〝趙孟頫〞吧!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第一章→似曾相識的陌生人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