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八章 强摘的瓜永遠不會甜

趙衛鍇翻了翻手機網頁尋找到了《鵲華秋色圖》的圖片…

疑?還是不能穿越?嘖!怪了…

眼看手機電量只剩下不到30﹪了,偏偏在古代並沒有打印這玩意兒…怎麼辦?只能看手機圖片自己用手畫了…

當趙衛鍇構圖到一半,手機發出了嗶嗶聲提示電量不足。

「慘了…手機快沒電了,這裡又沒辦法充電…怎麼辦?」趙衛鍇苦惱著。

想了想,歷史上曾經提到…《鵲華秋色圖》這幅畫的由來是因為趙孟頫、周密和幾位好友喝酒作詩。在席間聊起了自己頗稱讚的濟南山水美景,並聊到了鵲山和華山,一個渾圓敦厚,一個尖聳入雲,兩座山峰形態迥異,窮盡山之峻美巍峨,讓在場的人羨慕不已。

然而在這當時,卻只有周密一個人低頭默默不語,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周密的祖籍是山東,自從北宋滅亡後,周密的曾祖父也在這時南遷吳興,從此就再也沒有回過山東。

因此隔天早上,周密就直奔趙孟頫的家中聊聊自己的思鄉之情,希望能再從趙孟頫的口述了解家鄉的山水。而趙孟頫聽了之後,便起身到書房拿出筆墨,對周密說:「為解您的思鄉之情,我還是把濟南的山水…畫成一幅畫贈與您,或許可以解周兄的思鄉之苦。」於是,趙孟頫一邊畫、一邊向周密介紹濟南的山水與民俗風情,最後這幅畫被後人譽為〝思鄉之畫〞。

但是,人生並不像手遊、網遊…就算身在古代也一樣,並沒有已經事先設定好的遊戲劇本自行觸發關鍵的人事物來繼續順利運作下去,直到破關為止。

也就是說,以目前的狀況…既沒有電話也沒有手機的狀態下,周密是不可能莫名其妙跑來家裡訴說自己的思鄉之情,然後畫出《鵲華秋色圖》這幅畫穿越回去啊!更何況…趙衛鍇既沒去過山東也沒去過濟南,就算是要自己憑空想像畫出來也沒用,根本也不知道如何畫起…

不如這樣吧…既然周密這麼思念自己的家鄉,而我一個人出門旅遊也挺無聊的…乾脆就約周密和高克恭兩位好友一起走一趟濟南玩玩吧!

——————————————————————————————–

趙衛鍇與高克恭、周密等好友相聚於高府喝酒聊天,並商量著前往濟南遊山玩水的計畫。

「濟南的山水聽說確實美不勝收,之前在山東任職時一直沒機會去濟南走走,既然趙賢弟盛情邀約,在下當然義不容辭。周兄,您說是吧?哈哈哈哈~~~」高克恭興奮地附和著。

周密聽了也很是開心:「那當然!趙賢弟果然是善解人意之人,你知道我有多渴望到濟南走一趟的心情嗎?那可是我的故鄉啊…只是自從我曾祖父南遷吳興之後就再也沒回過山東,我早就已經想去一探究竟了!這次可是沾趙賢弟的光,我才有機會了這樁心願吶…」

「爹,你剛說要去濟南嗎?女兒也想一起去玩玩…」高子蓉剛回家看到父親正和朋友們喝酒聊天也湊了過來。

「胡鬧!一群爺們出遠遊,妳一個未出嫁的女孩子家跟什麼跟,像話嘛?」高克恭拿出一家之主的氣度吼著女兒。

接著跟趙衛鍇和周密陪笑臉地說:「不好意思啊…各位,這沒規矩的丫頭就是我閨女,雖然年紀比趙賢弟小了一些,但芳齡也有二十,平常被內人慣壞了,脾氣霸道了些,連個大家閨秀的規矩都不懂,多有得罪,請大家多包涵。」

周密和趙衛鍇禮貌性的向高子蓉鞠躬作揖打招呼並自我介紹。

趙衛鍇仔細看了一下…疑?這不是那天在韻海樓說是付虔那個愛情騙子的未婚妻嗎?原來她們還沒訂親啊…這下可有趣了!

「爹,有件事您一定要替女兒作主啊!就那個沒良心的付公子明明那天說好隔天要陪女兒一起吃飯的,結果卻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勾搭上失約了!真是氣死人了!爹,您一定要替女兒作主啊!爹~~~」高子蓉跟父親軟磨硬泡的撒嬌著。

高克恭實在凹不過寶貝閨女:「蓉兒啊…女孩子家還是要矜持點,雖然妳是付家看中的兒媳婦,但終究還沒訂親也沒過門吶…人家付公子昨天只是來找我賞畫聊天,要不是因為妳一直要人家陪妳吃飯,人家才會勉強答應妳的!哪有女孩子家像妳這樣主動撲上男人的,這樣怎麼可能得到他的心呢?」

高子蓉不依地跟父親說:「我才不管矜持不矜持呢!既然我是他未過門的正妻,他就是我的男人、我的夫君,本就應該要聽我的…眼裡也只能容下我一人!誰都不准跟我搶!雖然我們還沒訂親也沒過門,但是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成紗,我這樣也不算主動撲上男人,只是多給他機會多培養感情而已啊…」

高克恭耐著性子哄女兒說:「蓉兒,我的好閨女,乖~~聽話點,大戶人家的男子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能夠為家裡開枝散葉也已經不僅僅是一家之主的責任,身為正妻的責任也是要幫助自己的夫君除了打理好家務之外,還要多物色能生又會生兒子的良家女子來當妾室開枝散葉啊!妳想要獨佔夫君這事是不可能的,一定要雨露均沾,家庭才會和睦吶…」

高子蓉不服氣的轉頭轉向趙衛鍇說:「趙公子,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年齡相近,那就讓您來說說…您會娶了一個自己愛的女人之後,又娶了一堆自己根本不愛,甚至根本沒見幾次的女人來跟自己生孩子嗎?」

趙衛鍇心想,雖然實在無法認同自己好友的說法,但是高子蓉又是管仲姬的情敵,權衡之下…於是就說:「在下雖尚未婚配,但是…我還蠻認同高姑娘的想法,雖然現今男子以開枝散葉為己任,但我還是堅持只娶自己的所愛,並且也不打算再找妾室,每天要周旋家裡的一堆女人,還要雨露均沾維持和睦的家庭…我不精盡人亡累死啊?」

高子蓉得意地跟自己的父親說:「哼!爹,您看吧!連趙公子都站在我這邊呢…」

趙衛鍇接著又說:「不過,這只是因為在下並不是出身於家財萬貫大戶人家的前提下的考量…而付公子生在大戶人家身不由己,開枝散葉的責任是勢在必行的!高姑娘,在下只能勸妳…〝愛妳所選,選妳所愛〞,既然妳非付公子不嫁,就必須擔起為夫家開枝散葉的重責大任囉!」

高子蓉一時氣不過就說:「爹,那不然我嫁給趙公子如何?這樣我就不用怕別人跟我爭、跟我搶了!」

「不不不…高姑娘,萬萬不可啊!我雖未婚配,但家裡已經幫我指親了…再說,我和令尊高兄還是朋友,娶了妳會亂套的…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趙衛鍇心想,真是要死了…誰要娶這種霸道母老虎回家?我可hold不住。

這時,付虔和管仲姬也一起到高府拜訪。

「耶?高老爺,今天這麼熱鬧?剛好,我也帶了一位畫藝同道中人一起來交流交流…不介意吧?這位是我的朋友,管道昇。」付虔寒暄著。

高克恭領著二位進門後向管仲姬介紹著自己的閨女和趙衛鍇、周密。

高子蓉見狀又是那名纏著自己未婚夫的女子,立即張大眼並扯嗓喊:「爹,就是她!她就是那個搶走付哥哥的來路不明的女人!」

付虔壓抑著脾氣,對著高子蓉開嗆:「妳的嘴巴給我放乾淨點!什麼叫做來路不明的女人?人家管道昇可是江湖上知名的畫家,有名有姓,請放尊重一點!」

高克恭被自己閨女的無禮氣到不行,但又不能當眾發飆,只好先把女兒支開:「蓉兒,休得無理!來者是客…酒不夠客人喝了,快去再拿幾壺酒過來。」

高子蓉本想再說點什麼,但因為一直被父親催促著,於是心有不甘地離開大廳去拿幾壺酒。

高克恭這時向管仲姬表達歉意:「管公子,真不好意思,小女平日被老夫的內人慣壞了,脾氣也霸道了些,多有得罪,還請多多包涵。」

管仲姬尷尬地說:「沒事沒事,高老爺您太客氣了…以後叫我管姑娘就好,其實小女子真名叫管仲姬,平日衣著男裝用男性名字只是在外行走圖個方便罷了!既然現在大家都認識,那就不用再拘泥於客套啦~~」

高克恭愣了一會:「嗄?大家都認識?」

趙衛鍇接著說:「她就是那天我在韻海樓遇到的女子。」

高克恭漸漸地想起,原來…「喔~~原來她就是那天趙公子在牆邊聊天的女子,趙老夫人請媒婆去說親作媒的姑娘啊?真是姻緣一線牽,緣份不淺吶…」

管仲姬尷尬地說:「呃…高老爺您誤會了!我已經拒絕趙家的親事,趙公子只是有幾面之緣的朋友罷了,我還是未出嫁的女子,這樣的玩笑話就別再提了啦!」

高克恭眼看氣氛不太對,為了巧妙的轉移尷尬話題,於是找了畫技、作詩等話題來化解大家的尷尬。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