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八章 先下手為強

付虔和高子蓉的大婚之日到來。

付家的上上下下一宅子人都在忙進忙出的準備婚禮,而高子蓉也因為終於如願以償的嫁入付家當少夫人心感雀躍只有滿心不捨的高克恭夫婦堆滿愁容,但他們不捨的心情是因為這一開始就是不平等的婚姻。

高夫人做最後掙扎的再次勸女兒,希望能喚醒女兒的執著:「蓉兒,娘最後再問妳一次妳確定要嫁給付虔嗎?妳可要想清楚這可是一樁不平等的婚姻,妳會受委屈的!只要妳願意,娘可以幫妳請郎中把孩子偷偷地流掉,然後再到外地找個好人家,只要我們都守口如瓶也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高子蓉邊讓丫鬟打扮邊安慰著娘親:「爹、娘,別再難過了我一點也不覺得委屈啊!嫁給付哥哥本來就是我最大的心願,你們應該要替我開心才對呀!我也算是如願以償了不是嗎?就算這段婚姻一開始是不平等又如何?婚姻又不是一樁生意,贏了面子又如何呢?而且,我還換來了付家少奶奶、少夫人正妻的地位,你們在街訪鄰居的面前也算是長面子、揚眉吐氣好事一樁啊!況且,人家也只會看見我們的表面風光,誰又會在乎過程的不平等呢?最後的結果才是贏得一切啊

高克恭聽了女兒的話,雖然心裡依然糾結,但也只能無奈地接受了。

而高夫人再怎麼不捨,但還是不忘叮嚀女兒:「蓉兒,既然妳已經決定要嫁入付家,娘還是提醒妳在夫家不比在娘家,就算妳是少夫人的地位也不能恃寵而驕,一山不容二虎,妳一定要改掉妳的刁蠻任性脾性,不然會不受夫家待見的!而且,付夫人的精明能幹又強勢地已經對妳下馬威在前,往後的日子肯定少不了有妳受的,家務事妳還是要自己學著做,除非妳的婆婆下令讓丫鬟幫妳做,妳還是要自己守本份勤勞點,知道嗎?」

高子蓉安慰著爹和娘親:「女兒知道了。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付夫人再怎樣的難纏也活不了多少年,更不可能長生不老,終究會有輪到我當家的那天,忍一忍就過去了。等她老了,我看她還能有什麼能耐可以做怪,我一定會讓她付出代價,把咱所受的氣一次全部討回來!」

——————————————————————

一大早起床

「小姐,小姐~~~外面有個人要我幫忙轉交這封信給妳。」

管仲姬因為失眠了一晚,一臉失神煩躁的回應:「誰啊?」

丫鬟遞了一封未屬名的書信給管仲姬:「不知道,問了也不說就走了。看起來好像是某戶人家的家丁。」

某戶人家的家丁?該不會是思索了一會便把信拆開來看。

信裡寫著:此生緣份難思尋,生生回眸盼成真。非凡造物巧設計,妳來我往增情深。不是天涯無芳草,娶妻只娶意中人。

這是一首藏頭詩,意思是〝此生非妳不娶〞,是他,他在等我可是,木已成舟的事實,還有改變的餘地嗎?

回想曾經的過往是如此的合拍,彼此惺惺相惜,奈何如今命運卻如此捉弄人。

去與不去,心裡糾結不已

——————————————————————

付夫人因為收到密報,據說是付虔託人帶封密謀和管仲姬私奔的書信。

氣急敗壞地四處找不到兒子的蹤影,一路找到家門口才發現兒子在家門口探頭探腦地徘徊,好似等待某人的到來。

看來,這沒出息的兒子還真對這個來路不明的狐媚子不死心吶

而付虔在門口邊和賓客陪笑臉邊焦急地來回踱步的期待著,心想:上天保佑,仲姬姑娘,妳可一定要來啊

「兒子啊你還在期待著那位似女非男的姑娘來參加你的宴席嗎?」付夫人似笑非笑的說著。

付虔聽了心頭一震:糟了!還是被發現了

「沒、沒啊我只是親自來招呼賓客而已,遇到熟人也順便打個招呼,展現一下主家的熱情嘛!」

付夫人翻了翻白眼,吆喝一聲:「哼!就憑你這麼爛的理由,你以為我第一天當你娘嗎?來人啊把少爺帶到大廳裡綁在椅子上等著,在還沒拜堂前誰都不准鬆綁。」

「娘、娘你怎麼可以這樣?大喜之日觸霉頭的啊!娘~~~放開我!」付虔被一群家丁架到大廳裡綁著。

付夫人插著腰皮笑肉不笑的說:「觸霉頭?哼!笑話為娘的把不聽話的兒子拎回大廳好好地管教著哪會觸霉頭?難道你在大婚之日背著妻子盼著外面的狐媚子就不會觸霉頭啦?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我若再不好好的管管你,咱付家的名譽和臉面還要不要啊?呿!」

——————————————————————

「喂喂喂!妳別再拉了!我自己會走啦!妳這樣一直拉著我,讓不讓人好好走路?一個女人家幹嘛這麼暴力啦!噢斯」趙衛鍇被拉得手臂好痛,這拉扯的方式簡直不只是拉,根本是連拉帶拖吧?

「閉嘴!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能消停會兒嗎?像個女人似的一直吱吱喳喳地吵死了!」管仲姬的心已經夠煩躁了,身邊這個傢伙卻一路吵個不停,要不是因為自己身邊的朋友機靈的就沒幾個人,誰想拉他啊?

管仲姬拉著趙衛鍇一起到付家壯膽,臨到門口前卻又有點想退縮地呆站在原地。

趙衛鍇搭著管仲姬涼涼地說:「既然都到了幹嘛還不進去?他人呢?」

管仲姬看著眼前熱鬧的喜宴,想起裡面的新郎倌正是自己的心上人,新娘卻不是自己,眼淚不禁流下

趙衛鍇小心翼翼的問:「喂~~~妳別哭嘛我這不就跟妳一起來幫妳想想辦法了嗎?妳接下來想怎麼做?我都配合妳啊兄弟我肯定義不容辭。」

管仲姬想了想,自己的心裡也沒個譜:「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該進去嗎?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進去了又如何?我來的目的就只是想給自己一個痛快讓自己徹底死了這條心罷了

趙衛鍇實在看不慣,這傻女孩幹嘛為了一個渣男非把自己搞得遍體麟傷才肯放過自己?何必呢?唉「不然這樣吧!我們先假裝賓客混進去,妳再去找妳的付公子好好談談,如何?既然都要給自己一個痛快了,那就徹底點不要就這麼不明不白的給自己就這樣判了死刑。」

管仲姬閉眼深吸了一口氣想了想好,既然來都來了,就豁出去吧!「好,就聽你的,給自己一個明白的痛快吧!」

——————————————————————

拜堂的時辰到了,付夫人吩咐家丁和丫鬟把新郎倌和新娘帶到大廳準備拜堂。

「放開我!你們這些人把我綁著是什麼意思?放我去門口,我要去等我的朋友。」付虔一直掙扎著,心裡一直掛念著要去門口等他的心上人的到來,逃婚計畫才能順利。

付夫人無視兒子的叫罵聲,示意要家丁幫忙押著兒子順利完成拜堂。

「哼!臭小子,想要我鬆綁就給我乖乖的繼續拜堂,不然我就算用綁的也要把你綁進洞房!別以為你在心裡打什麼主意我會不知道?你在門口不就是在等你心愛的狐媚子嗎?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這時,突然一個聲音落下:「死老太婆,妳給我嘴巴放乾淨點!妳說誰是狐媚子?是在說妳自己嗎?哈哈哈哈~~妳一個老不死的還跟人家當狐媚子,就這麼不服老啊?別笑死人了囉!哇哈哈哈哈~~

付虔朝出聲的方向看去是他!雖然彼此是互看不順眼的情敵,但此時此刻的救星就只能是他了

趙衛鍇一臉臭屁的說:「喂!這位付公子,你可別這樣看我出場太帥就崇拜我喔!雖然咱算不上是朋友,我也很看不慣你,但是我是看在我的好朋友管仲姬的份上來幫她助威一把,你不用太感謝我啦~~~嘿嘿!」

付虔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如約而來,心裡很是激動地掙脫家丁往管仲姬跑了過去:「妳終於來了,我剛剛在門口一直等不到妳,就被我娘的家丁抓走了,我的心一直掛念著妳啊

管仲姬聽到自己的心上人一直在等著自己,這趟來搶親已經不負此生了,幫付虔鬆綁後激動的擁抱並開心地在付虔懷裡說著:「此情不絕綿,非常樂開顏。生華麗人顏,你我宿命連。不解之情緣,嫁娶首肯點。

「咳嗯兩位打住嗄!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新娘子還在等著拜堂呢!」付夫人出聲即時打斷了這浪漫的氣氛。

付虔拉著管仲姬到付夫人的面前,完全無視高子蓉的存在公告著大眾:「各位在場的鄉親父老,在下付虔有事要宣布我,付虔,真正要娶的正妻是我身旁的女子-管仲姬,而這位穿著新娘禮服的女子,並不是我想娶的女人,但因為奉我爹娘之命,我只能委屈讓她當小妾,在此告知。」

高子蓉激動得拉扯著付虔大哭:「不~~~!付哥哥,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正妻啊她才是來路不明的狐媚子,根本連小妾都不如,你想找什麼人當小妾都好,就只有她我絕不答應。」

付虔甩開高子蓉的手拉著管仲姬再次的跟娘親請求:「娘,妳之前自己說不反對我娶仲姬姑娘為妻的,所以在此鄭重的再請求您讓我娶仲姬姑娘為正妻吧!」

付夫人氣到差點爆血管,這臭小子居然給我來這招?開口道:「胡鬧!我之前只答應你納她為妾,此事不再容許改變!如果你非逼我至此,那我只好來人吶,把這不要臉半路搶親的穢氣狐媚子給轟出家門,從此不准再踏進付府半步,然後把少爺押去拜堂。」

付虔眼看著心愛的女人被趕出門外,掙扎著死不妥協拜堂。

付夫人淡定地拍肩勸著兒子:「聽娘的,以後你就會感謝為娘的用心良苦了。娘都是在為你做打算,不會害你的。」

拜堂完之後,為了防止這個自願倒貼的兒媳婦想謀財篡位,付夫人也順勢先下個馬威:「蓉兒啊從現在起妳就是咱付家的兒媳婦、付姓的人了,以後這裡就是妳家,別再總掂記著娘家,少和娘家人往來,不然說出去會讓人笑話妳不懂事。然後,既然妳已經嫁為人婦就不比在娘家當千金大小姐,有些規矩我還是得要先教教妳,以後有不懂的地方再跟卓媽好好學學,她會好好地調教妳首先,要以夫為天,男人當家的任務就是要開枝散葉、多子多孫才會多福氣、兒孫滿堂,納小妾也是很平常的事,妳不僅要多生幾個兒子也要多幫夫君物色女子入咱家生子開枝散葉,和夫君行房完之後就必須要主動和夫君分房睡,別老纏著夫君不讓他雨露均沾,這樣才是好賢妻;平時要乖巧、聽話、孝順並伺候公婆,遵守婦道三從四德,嫁妝也必須放在我這保管,我才能幫妳們夫妻倆好好做未來的打算,反正這些以後也都是妳們夫妻倆接手的;還有,咱付家娶進門的兒媳婦並不是讓咱老倆口要伺候的老祖宗,所以,有些家務雜事和生意妳也得幫忙做,如果妳整天好吃懶做就算咱老爺再喜歡妳,我一樣會讓我兒子休了妳,反正外面搶著要嫁進門的女子多的是,我也只是因為妳正懷著咱家的骨肉才讓妳進門,但如果妳生不了兒子一樣會被掃地出門,知道不?」

「好了啦!親家、親家母,有什麼話我們先把這桌子菜吃完再慢慢說吧!哇~~~多豐盛的美食啊菜都快涼了還不快趁熱吃?你們再聊下去不吃連屎都吃不上熱呼啦!」還沒等付夫人說完,高夫人便反客為主邊吆喝邊嚼著食物說著,連嘴裡的菜渣也噴了一桌。

高克恭翻著白眼地低吼:「妳這是餓死鬼投胎嗎?就不能先把女兒的婚事處理好再吃嗎?自己女兒都被欺負成這樣妳還吃得下去啊?女兒就是這樣被妳寵壞了一點規矩都沒有,造孽啊!」

高夫人大言不慚的說著:「反正都已經成事實了,還能有什麼改變?還不如先好好飽餐一頓再來慢慢煩惱不是更實際嗎?吃飽了才有力氣思考嘛!這一桌子這麼豐盛的菜不吃多可惜啊

付夫人睥睨了一眼嘀咕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奇葩家世?老的這麼貪婪、吃相差、沒規矩,小的又這麼刁蠻任性,要不是因為有豐厚的嫁妝可賺,女兒自願倒貼進門好掌控,我還真嫌棄和這種人結親家呢!」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