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六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穿越百年亦難躲

在等待王媒婆到女方家說媒的這段時間裡,趙衛鍇為了能讓自己越來越融入〝趙孟頫〞這個人物裡,每天閉關在書房裡除了翻遍各個角落找《鵲華秋色圖》這幅畫之外,也努力地偷偷用手機僅剩的電力查找著關於〝趙孟頫〞過去的生平事蹟,練習著〝趙孟頫〞最熟悉的書法字體,甚至自創「趙體」,也盡量從周遭的書卷裡和平日與家丁相處的細節一一深入研究〝趙孟頫〞的生活習慣,以免露出馬腳。

 

一個月後…

 

「都過了這麼久了,王媒婆怎麼都還沒有消息?真是急死人了!」趙母日盼夜盼,盼了一個多月都沒有王媒婆回應的消息,心急如焚地跑到趙衛鍇面前跺腳。

趙孟家涼涼地來湊熱鬧瞥了一眼:「娘,像孟頫哥哥那種大齡極品男年輕時不去當人家上門女婿,現在還想娶門當戶對的媳婦兒本來就很難了…有什麼好奇怪的?」

趙母瞪了一眼女兒:「胡說!妳哥這麼優秀又有本事怎麼可能會沒人看得上眼?一定是王媒婆貴人多忘事,要說媒的人家多了,忙到沒時間來跟我們說,一定是這樣的…」

趙孟家挖了挖鼻子翻了一個大白眼吐槽說:「孟頫哥哥被人家退貨就退貨了,有什麼好丟臉的?緣分未到強求不來,好嗎?娘…」

趙母不服氣地說:「哎呀~~ 妳這丫頭!怎麼能這樣說妳哥呢?妳哥現在可是在朝廷當官,前途無量,多少人想嫁你哥,只是門不當互不對的女孩子家,我們也不是隨便就娶進門的…這可是會讓人家笑話的!」

趙衛鍇聽了媽媽和妹妹妳一言我一句的,煩都煩死了…啪的一聲,重放下手中的毛筆大吼:「好啦!妳們都別吵了!娶不娶媳婦兒我說了算!只不過是素未謀面的管姓人家的女兒嘛…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只為一個陌生人傷了親人間的和睦呢?」

趙母這時不甘示弱地戲精上身似的下跪哭天搶地又槌地大哭:「嗚~~~哇~~~我怎麼這麼命苦就生了你這個不孝子…你再這樣下去,在我百年以後是要怎麼到黃泉底下跟趙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這麼好的女孩子家,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

趙孟家翻了白眼說:「娘親,您這樣有點言重了!剛剛不是還在說孟頫哥哥現在可是在朝廷當官,前途無量,多少人想嫁孟頫哥哥,只是門不當互不對的女孩子家,我們也不是隨便就娶進門的嗎?怎麼現在又改口啦?」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喜歡這個管仲姬當我們趙家的媳婦兒,不僅家世好又門當戶對,你要是沒辦法找到這樣的好媳婦兒…就給我乖乖把她娶進門!」趙母鬧著脾氣。

趙衛鍇的脾氣被逼急了:「娘,妳鬧夠了沒有?妳連人家長得是圓是扁、脾性好不好都不知道,光從門第條件就認定人家是我們家的兒媳婦…會不會言之過早啦?」

趙母見硬招不行就改好聲好氣的勸:「我和你爹不也是媒妁之言成婚走過大半輩子的嗎?哪有像你這麼多事的…娘也是為你好,你還年輕…挑媳婦兒就是要先從家世來挑選,再來是家務活利不利索,才能幫你挑到賢慧的好娘子,脾性還有大半輩子可以慢慢磨,夫妻不就是一輩子不斷的在磨合嗎?女人的心只有女人懂,還是為娘的幫你好好地挑才不會看錯人!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兒啊…」

趙衛鍇這個現代人怎麼會接受得了古人這種代代相傳騙自己的孩子幫自己完成傳宗接代任務的不負責任婚姻觀呢?怒氣衝天大吼:「夠了!娘妳可以消停會嗎?再這樣鬧下去…我就終身不娶!我誰都不要!」

說完,趙衛鍇就丟下娘倆到鬧街上去散心。

——————————————————————————————–

「韻海樓」裡,文人墨客品詩論畫的聚集處。

一位畫著疏秀空靈,韻味悠長的水竹水墨畫者,身旁圍繞著看熱鬧的人群引起了趙衛鍇的好奇心。

嘶嘖…這位面貌清秀的男子畫得一手好畫藝,不知…是元朝裡哪個畫家?吳鎮?還是倪瓚?趙衛鍇仔細回想著。

一位賞畫人士評論著:「高低有致的兩竿修竹,墨色的變化豐富,奇石部分略以淡墨勾繪…嗯~~~不錯不錯,真是好畫技!」

另一位賞畫人士則說:「竹葉下筆略帶藏鋒,葉尖筆鋒微尖利…這位小兄弟的畫技真的是不簡單吶!」

「耶?周兄,這麼巧…怎麼您也來賞畫啦?」趙衛鍇又驚又喜道。

周密邊看熱鬧邊說:「想要增進自己的畫技,還有尋找作詩靈感…當然要多到此處與人多多切磋,開開眼界囉!」

趙衛鍇遇見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然是興奮至極:「太好了!我們果然是同道中人!那您旁邊的這位是…?」

「在下高克恭。」

趙衛鍇聽到了響亮亮地高克恭這個名號整個眼睛瞪大,心想:挖靠!這不是在作夢吧?現在是元朝畫家大集合嗎?在這有生之年能夠交到活生生的名氣又響亮的南宋文學家周密已經很不得了了…現在居然還能認識到元朝人稱天才型畫家高克恭?我的天吶…我何德何能啊!

「人稱天才型畫家高克恭高兄?失敬!失敬!剛聽聞您如此精闢的畫評,在下受益良多…可否交個朋友,改日一起切磋畫技呢?」

高克恭臉紅謙虛道:「不敢不敢…趙賢弟的名號也遠近馳名,在下也久聞大名,能認識趙賢弟也是在下的榮幸。」

周密此時打斷兩人:「互相認識完就趕快一起賞畫吧!現在正精彩呢…聽說,這位小兄弟名叫管道昇,德清茅山人。據說擅畫墨竹、梅花、蘭花、山水,還有佛像呢!」

趙衛鍇心裡疑惑:管道昇?不是個女的嗎?怎麼會是個小兄弟?歷史上管道昇不是趙孟頫的妻子嗎?難道是同名同姓?疑…趙孟頫的妻子…哈對了!我未來的妻子終於出現了…

這時趙衛鍇像發了瘋似的向管道昇揮手大喊:「hi~~~管小姐~~~管姑娘~~~我未來的妻子~~~」

周密和高克恭面面相覷並一起拉扯著阻止趙衛鍇胡鬧:「哎哎哎!趙賢弟,別鬧了你…這明明是個小夥子,哪裡來的姑娘?咱們有些讀書人長得比較清秀一點也是常有的事,但你也別這樣羞辱人家嘛!」

趙衛鍇不聽勸的說:「唉呀你們不懂…你們古人總是說男女授受不親,當然就算女扮男裝也會眼拙不會分辨眼前的人是男是女…但我一看〝他〞確確實實就是個姑娘,我一定可以證明給你看!」

管仲姬畫完《水竹圖》正準備離去…

趙衛鍇在背後大喊:「管姑娘。」

管仲姬停下腳步下意識反射性的轉頭東張西望,心頭一震:糟了!有這麼容易被識破嗎?到底是誰?

趙衛鍇不死心地走到管仲姬身旁:「管姑娘,請問您是管仲姬的姐姐還是妹妹呢?」

管仲姬決定裝傻到底:「這位兄台,我不是管姑娘,請問您是…?」

「在下是趙孟頫,也就是之前王媒婆上門說親事的那位。」說完,趙衛鍇仔細一看…耶?她不是上次在古鎮景區的那位傲嬌女林…什麼婉的嗎?她也一起穿越啦?這麼巧…

管仲姬一聽…趙孟頫?不就是那個大齡極品男?之前不是已經拒絕了這門親事了嗎?怎麼追到這裡來拆她的台…居然還看得出來她是個女的?不行,我還是不能讓自己先露餡,探探口風先。

「趙孟頫?說親事?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跟你有親事?你認錯人啦!」管仲姬說完趕快逃離現場。

趙衛鍇一個箭步拉住了管仲姬:「管姑娘,不管承不承認,我都看出來妳是個女的…妳看妳,兩耳掛過耳環的耳洞就已經出賣妳了!而且,妳的嗓子沒有突出的喉結,這些特徵…騙得了別人就是騙不了我!」

管仲姬聽完心裡來氣並掙紮著:「你有病啊!你到底想怎樣?我又不認識你!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放開我!」說完,在掙紮的過程中,柔順的長髮就不小心落了下來…

趙衛鍇不死心地把管仲姬按在牆邊逼問:「所以妳就是管仲姬管姑娘?」

管仲姬死不認地把頭撇到一旁:「我不是管仲姬,我是管道昇。」

趙衛鍇把她拉到一旁角落小聲地說:「管道昇不就是管仲姬嗎?管姑娘…」

管仲姬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怎麼會知道的?你想怎樣?我不是已經拒絕這門親事了嗎?還來找我做什麼?」

「妳別管我怎麼知道的…妳說妳已經拒絕這門親事了?可是王媒婆並沒有跟我們說…但是我找妳還有其他的事。」

管仲姬不耐煩地問:「素未謀面,我和你能有什麼其他的事?」

趙衛鍇左顧右盼小聲地說:「關於穿越的事,妳別跟我說妳不知道!雖然之前我們有躲雨的小誤會,但既然大家都不小心穿越到了元朝,我們不如結盟一起找找穿越回現代的辦法吧!」

管仲姬聽了覺得莫名其妙:「瘋子!什麼穿越不穿越的…你有病啊!難怪你而立之年還娶不到妻子,原來你是個瘋子!」說完,趁趙衛鍇一個不注意朝命根子的方向踹了過去,並把手抽離逃跑。

趙衛鍇忍痛哀號著:「不是就不是,好好地說就好了嘛…幹嘛還踢人痛處?嘶噢…」

看完熱鬧的周密和高克恭因為發現找不到趙衛鍇,一發現趙衛鍇在角落邊痛得蹲在地上,趕緊攙扶起來。

趙衛鍇一手抱著痛處一手揮著說:「哎喲~~~痛…我沒事!剛剛那位管道昇果然是位姑娘…我剛剛已經確認過了!」

周密點頭安慰地說:「我們都知道了…剛剛披著一頭長髮踹了你一腳就跑走的那位女子是吧?」

趙衛鍇忍著痛說:「呃嘶…你們都看到啦?其實,她就是之前我娘請媒婆去說親作媒的姑娘。」

高克恭釐清思緒:「哦~~~原來如此,難怪你會胸有成竹的說你可以證明她是個女子…原來你們早就認識了?可是為什麼她怎麼會這麼怒氣沖沖地踢了你一腳就跑呢?你們之前有什麼過節嗎?」

趙衛鍇為了怕又被人當瘋子,只好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說:「嗄?呃…其實沒什麼大過節啦!只是有這麼一點點的小誤會而已啦…不過,沒事沒事!哈哈!」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寫得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