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第六章 偷雞不著蝕把米

看著女兒哭得梨花帶雨地指控著付公子,心裡非常地不捨也很糾結的高克恭和付老爺子商量著。

「付老爺,您說這可怎麼辦吶?咱家閨女還沒出嫁就出了這種事付公子不但沒給個交代,還大庭廣眾下反過來嫌棄咱家閨女就這樣跑了!這不合乎規矩吧?」

付老爺知道自己兒子的性子,心裡也很糾結的思考著:這渾蛋臭小子,嘴裡說著不喜歡,身子倒是挺管不住嗄!這下可好了還想搞個始亂終棄?什麼女人不找,偏偏還是朋友的女兒這不是拆我的台嗎?氣死我了!

付老爺正陷入思考時,付老夫人正不慍不火地帶著兒子到大廳來

這時高子蓉像發狂似的撲上付虔又是搥打又叫罵著:「你這混帳東西,我只是看你喝醉了沒辦法回家才好心攙扶你到我的房間裡休息,本想說幫你擦完汗之後就去丫環的房裡委屈一晚,沒想到你你竟然竟然就這樣突然拉著我把我拉到床上壓著,接著就~~~我不管!你一定要娶我!不然我就沒臉見人了!我不如死了算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付虔抓著高子蓉的雙手,很不屑地抬起下巴並翻著白眼大吼:「妳這瘋婆子!吵什麼吵?我是睡了妳又怎麼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是醒來才發現的啊而且,那晚我都喝斷片了,誰知道妳說的是真是假?說到底妳那晚還沒落紅呢!誰知道妳跟幾個人睡過?說不定,妳還懷了別人的種想找個現成的爹賴著呢這種事我可不幹啊!」

高子蓉抓狂地拿起一塊沾血的布往付虔的身上丟過去:「死付虔!我真的沒懷孕!誰說我沒落紅?這就是那天的床單!那天只是被棉被蓋住,你自己沒仔細看清楚就大聲瞎嚷嚷,現在街坊鄰居都在背後議論紛紛了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付老夫人不冷不熱的態度問了付虔:「兒子啊不是為娘的愛說你,你自己風流也就算了,也別去沾到熟人家的千金!別人還可以拿點錢好打發,但子蓉可是咱家世交高老爺的千金吶這事兒還真是只有把人家給娶了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付虔不甘心地說:「我才不要!我根本就不愛子蓉姑娘我心裡已經有別人了!就算你們逼我娶了她,我也不會好好待見她的。而且,這事兒啊既然她沒有懷孕,只要我們兩家都不說,也不會有其他人知道,她照樣可以再去找個好人家嫁啊何必非要死纏著我不放呢?全天下的男人又不是死光了。」

付老夫人無奈地說:「兒子啊雖然這婚事我並不贊成但也並不反對,可是我們總要給人家女孩子的清白一個交代,所以啊這婚事勢在必行!要不然,你自己搞出來的始亂終棄這個名聲,咱家還真擔不起吶

「可是」付虔正想開口反駁時,付老夫人即示意讓他閉嘴並且說:「哎!打住!我知道你要說你的心上人是吧?娘也沒說不讓你娶,只是正妻必須是子蓉,而你那個心上人啊就讓她來當小妾囉!這不是兩全其美的好事一樁嗎?這年頭啊開枝散葉傳宗接代比什麼都重要!什麼情啊愛啊那都是騙騙不懂事的小丫頭的甜言蜜語!門當戶對,父母滿意又放心的婚姻對象才是你最適合的,而我們的子蓉正是你爹心目中的兒媳第一人選,至於你這件事嘛不就剛好是商量準備婚事的一個契機嗎?」付老爺眼見妻子就要說服了兒子也加入戰局:「我的乖兒子啊聽你娘的過來人經驗,婚姻本來就是奉爹娘之命媒妁之言,大家都是洞房的時候才第一次見面,根本沒有感情可言,不都是這樣吵吵鬧鬧過一輩子了嗎?那些什麼情啊愛的都是在騙小姑娘的甜言蜜語!先結婚再培養感情,你還有大半輩子可以慢慢培養老了也是互相作伴老伴,你看看你我們對你已經很寬容了,至少還讓你見過面,感情也培養一段時間了,現在不正是把婚事提上日程的時候了嗎?多好的一樁美事啊

付虔眼見情勢無法推翻,只好不情願地說:「呿!還洞房的時候才第一次見面咧!這跟去勾欄瓦舍找青樓女子有啥兩樣?只不過這女子會跟自己一輩子,還可以當免費的丫鬟而已你們愛怎樣就怎樣吧!反正,這只是妳們的一廂情願,我這輩子就是不會待見子蓉姑娘的!哼!」

付老夫人這時做出了一個結論:「你這小兔崽子!話不是這樣說啊你這是在說你娘我嗎?真是欠家法了你反正你這婚事就這麼定了!容不得你這小輩吱聲,我和你爹說了算!」

付老爺轉向好友高克恭表示歉意:「高兄,真不好意思今天真是讓您見笑了我這不孝的逆子就是被我慣壞了,是非不分,回頭我會再好好地教訓他,讓他長長記性。」

付老夫人眼看婚事已定,接下來是商量聘禮和嫁妝的細節

這時,付老夫人銳利的眼神顯露無遺:「既然我們兩家已經說好了婚事,咱就來商量聘禮的部分生意人嘛!就是要在商言商因為子蓉並不是帶著處子之身進咱家的門,雖然她的處子是給了我的兒子,但終究是婚前就有夫妻之實,說出去也不是多光彩的名聲,而我們家的虔兒也已經願意負起責任娶子蓉了,不如這樣吧咱都已經是一家人,就不用這麼生份啦!我相信親家您一定不會是圖我們付家的家產才把女兒嫁來咱家,而且,您也不是在賣女兒嘛所以,這聘禮就免了吧!但是,嫁妝必須有!看您的誠意!親家,這樣您覺得如何呢?」

高克恭聽了吃這種啞巴虧雖然心裡憤怒,但是心裡也明白,自己的女兒闖的禍吃了虧還能怎麼辦?

「弟妹啊您這不是在強人所難嗎?好歹子蓉也是我和妳嫂子辛辛苦苦養大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這樣不太合適吧?」

付老夫人一臉不屑地說:「想當我們付家的兒媳婦本來就是要門當戶對、會持家、賢慧、孝順又性格乖巧,要不是因為咱兩家是世交,我家老爺又挺喜歡子蓉當兒媳的但是呢您自己瞧瞧子蓉剛剛像什麼樣?當著準公婆的面還敢對著準夫君又打又罵的這麼刁蠻,除了門當戶對之外,我實在看不出來她到底哪一點符合咱付家兒媳的標準?說句難聽點嘛都已經不是處子了,沒這麼金貴,已經掉價啦!還想要求什麼?這種刁蠻任性的兒媳,您敢嫁咱家還不太敢娶呢!只是為了表示負責,咱不嫌棄她已經是您家的祖上積德了!愛嫁不嫁,隨您~送客!」

高克恭心有不甘,但事已至此只好忿忿不平地拽著女兒準備回家。

這時,高子蓉一直反抗著:「爹,我不回家!咱就答應付老夫人吧!我非付哥哥不嫁,就算沒有聘禮我也願意!只要能嫁給他,我願意改掉我的刁蠻任性的壞脾氣。」

高克恭無奈地跟女兒說:「傻丫頭,妳知道沒有聘禮但又要給嫁妝的涵意是什麼意思嗎?意思就是妳自己倒貼去嫁人!這事說出去會被街坊鄰居當笑話的

付老夫人不耐煩地說:「親家,你們父女倆可以先別急著給我答案,還是趁早快回家好好跟夫人一起商量吧!我也順便勸勸您別這麼拜金守財,錢財是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反正,您也就這麼一個女兒,百年之後家產祖業還不是她的嗎?早給晚給都是要給的總不能您連百年後也要把這些東西帶進棺材陪葬吧?別人家娶媳婦最少都要帶上六十六萬兩銀子當嫁妝,我還讓您自己隨意帶點意思也不算過份吧?」

高克恭越聽越火,硬是把女兒拉回家去了。

付虔這時走過來

「娘,這婚事真要這麼定了嗎?我真的不想娶子蓉姑娘啊還是我改天帶我的心上人來見您,她是個知書達禮又乖巧的女孩子,您一定會喜歡她的!」

付老夫人挑了挑眉:「乖兒子,娘這麼做不都是為了你好嗎?媳婦兒就是要找門當戶對、會持家、賢慧、孝順又性格乖巧的姑娘家,高攀的女孩子絕對不能要!你會吃虧的這種女孩子不把咱家的家產敗光已經算不錯了!就怕是整天搬咱家的錢去供養著娘家,你還年輕以後你就會感謝娘為你著想盤算的一切啊!」


高克恭回到家之後,怒吼著:「妳這死丫頭,妳給我跪下!看看妳幹的好事,咱高家的臉真被妳丟光了!這下被人家數落了吧?偷雞不著蝕把米,哼!」

這時,高夫人來安慰著自己的寶貝女兒:「老爺啊幹嘛發這麼大的脾氣對咱閨女這麼兇啊?剛剛不是和女兒去付家討公道嗎?怎麼?談崩啦?」

高克恭忿忿不平地說:「哼!豈止談崩,妳沒親眼看到付家那張刻薄的嘴臉平日裡大家往來都客客氣氣的,沒想到一商量到婚事,付家的那個瘋婆娘說話居然這麼的尖酸刻薄,一下說女兒已經不是以處子之身嫁進門,脾氣又刁蠻,嫌丟臉掉價不給聘禮但要帶嫁妝;一下又說反正咱夫妻倆以後死了家產祖業都是要給女兒,早給晚給,不如一次全部給!妳說說聽了會不會氣死人?」

高夫人聽了也來氣拍桌:「這怎麼行?這瘋婆娘!沒想到說話這麼沒口德!咱把閨女辛辛苦苦地養大,嫁過去了當然一定要給聘禮的!而且,是她家那個死畜生佔了咱閨女的便宜耶給點聘禮也是應該的,什麼叫做嫌丟臉掉價不給聘禮但要帶嫁妝?付夫人吶平日看妳精明幹練的持家,沒想到是這麼刻薄的惡婆婆!本以為因為付老爺和咱是世交,知根知底的,女兒嫁過去一定不會吃虧,沒想到她居然是這種人?也不看看她家那個死畜生是啥鬼樣?鬼才要嫁進她家呢!」

高克恭聽了一肚子火氣:「還不是妳慣壞了妳的寶貝好閨女妳問問她幹了啥事?還沒過門就已經和人家有夫妻之實了,妳還能有什麼談判的籌碼?不管事實是如何,事情是發生在咱家,誰都會覺得是她自己自願的不如還是別嫁女兒了!省得去受氣

高子蓉哭花了臉:「爹、娘不管如何,女兒還是想要嫁,畢竟付家這麼有錢,就算沒給聘禮,等嫁過去了付老夫人也不可能永生不死,只要我忍一忍遲早還是會當家的!我們不要因小失大啊

高克恭斜睨了女兒一眼:「妳還想奢望在付家當家啊?別傻啦!別還沒等到付老夫人百年,妳就已經先死在她手上了!我看這事還是先擱著吧!我再請媒婆另外幫妳去外地看看找個好人家嫁了吧!妳別再給我闖禍了!不然我就把妳趕出家門!」

高夫人心疼地安撫著女兒:「蓉兒乖,聽爹的話這事先別想了!妳還是乖乖地在家和其他的大家閨秀一樣學學繡花、學學撫琴,一切讓爹娘為妳操辦,別再節外生枝了啊!」

高子蓉看著倆老為自己的婚事操碎了心,但心裡又覺得無奈又不甘心

這婚事絕對不能就這樣擱著,把付家少奶奶的榮華富貴就這樣拱手讓人,這事可得好好地想別的辦法為自己去爭取了!


付虔帶管仲姬回家見父母。

「爹、娘,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過的朋友,管仲姬,女字旁的女臣姬。」付虔開心地帶著管仲姬到家裡作客。

付老爺和付老夫人一抬頭,左看右看管仲姬?這裡除了卓媽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女性在場啊

付老夫人與付老爺面面相覷帶著疑惑的問:「兒子啊你剛剛說的朋友在哪啊?這麼女孩子家的名字,該不會是你身邊這位小兄弟吧?」

付虔得意地說:「正是!〝他〞就是我之前跟您說過我最欣賞的朋友,管仲姬。」

付老爺聽了驚訝地說:「兒子啊你可別嚇我,我年事已高,別跟我說你有斷袖之癖,想要斷咱付家的香火吧?你爹我可承受不起這樣的驚嚇啊!」

付老夫人氣得手支撐著額頭:「這該死的臭小子,就算你不滿意娘安排的婚事,也別拿一個小夥子來氣你爹娘啊!娘再怎樣都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可以這樣回報我呢?你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付虔急忙著說:「爹、娘,你們誤會啦!〝他〞是個女的,不是小夥子,不信娘,您自己親自來仔細瞧瞧。」

管仲姬笑了笑趕緊打圓場:「付老爺、付老夫人,這真是天大的誤會!其實我是個女兒身,為了在外行走方便才會穿一身男裝打扮保護自己,讓付老爺、付老夫人見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喔?原來妳真是個女孩子啊?讓我來仔細地瞧瞧妳啊」付老夫人說完,先是上前好好地仔細打量了眼前這女子仔細近看雖然皮膚細皮嫩肉,看起來出身不像是貧寒人家,但雙手無繭,肯定不會是個賢慧的好妻子,五官雖挺清秀,可惜兩頰突出命帶剋夫,身形又消瘦,沒胸又沒屁股嘖嘖嘖!這根本是要折煞自己的兒子,還要賠上孫子的賠本生意沒用!

管仲姬被打量得覺得不是很自在,尷尬地問:「呃老夫人,聽付公子說您有急事要見我,請問您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付老夫人回了神:「喔~~~對了!聽我兒子說妳的畫技了得,常在他的韻海樓裡獻技與其他文人墨客交流不知,可否請您也為咱府上也畫上一幅,好讓我掛在大廳裡讓我的客人來家裡做客時一起欣賞欣賞?」

管仲姬爽快地回應:「當然可以!就算要我畫上十幅也是我的榮幸。」

付老夫人禮貌性的微笑著:「事成之後,我一定會好好地酬謝妳。」

管仲姬這時搭了付虔的肩說:「哎呀!不用啦!老夫人,您太客氣了以我和付公子的情誼,這點忙只是小事!不用這麼客氣啦!」

付老夫人像是聽到了關鍵詞,把話再次強調了一下:「喔?你們的情誼?那小姑娘,你們的情誼到什麼樣的程度呢?是曖昧情愫?還是兩情相悅呢?」

管仲姬聽了羞紅了臉:「不不不都不是!我們只是朋友,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我們沒什麼的。」

付老夫人的眼神閃過了一絲不屑:「沒有什麼是最好!仲姬姑娘,妳可要知道咱家就虔兒一個兒子,他是要做大生意當家的,而且,我已經幫我兒子定了門親事,而且,咱付家是一定要生兒子來傳宗接代、開枝散葉的,並且還要門當戶對!如果妳對我的兒子有絲絲情意,就當我這個可憐的老太婆求求妳可憐可憐咱倆老想抱孫傳宗接代心切,趕快斷了對我兒子的念想,和我兒子保持適當的朋友距離,可好?」

管仲姬隱含著失望又傷心的眼神看著付虔

「老夫人,我懂您的意思了沒別的事我就先離開了,我剛想起和朋友還有約,失陪了!答應您的畫,等我完成了會再幫您送過來,告辭。」

管仲姬一離開,付虔再也按捺不住:「娘,您一定要這麼的強勢專制嗎?仲姬姑娘她就是我想娶的心上人,我就是不要那個刁蠻任性的子蓉姑娘。」

付老爺這時安慰著兒子:「虔兒啊你娘這麼做也是為你做打算吶!咱付家可不能隨便娶個來路不明、不是門當戶對的女子進門,會讓人看笑話的!你娘會這樣做,肯定有她的原因,你一定要聽你娘的話啊

付虔忿忿不平地說:「她不是什麼來路不明的女孩子,她其實是知名畫師管道昇,這名字只是她行走在外的假名而已雖然算不上門當戶對,但至少知書達理,我就喜歡她。」

付老夫人嘆了口氣,邊走邊回房:「小兔崽子,你還太年輕囉!瞧她那種消瘦的身形,沒胸又沒屁股,面相命帶剋夫,皮膚雖然細皮嫩肉但雙手無繭,肯定不賢慧,沒辦法照顧你。你娶了她根本是要折煞了自己,還要賠上兒子的賠本生意!你還是斷了念想吧!」

付虔不甘心地追上:「娘,您您聽我說嘛!娘


傷心欲絕的管仲姬,漫無目的失神地走在大街上。

「欸欸欸妳聽說了嗎?前幾日高家老爺帶著女兒到付家上門說親事,不知道談得如何?」

「這還用猜?肯定是女方吃虧!哪有女方上門提親的?這不倒貼嗎?」

「可是,我聽我那位在付家當家丁的朋友說,好像是說婚事已經說定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沒看好日子宴客。」

「我這邊是聽高老爺家附近的街坊鄰居說好像真是高家的千金吃了付家公子的虧了!據說,他們已經先有夫妻之實了。」

「嗄!難怪高老爺要自己帶女兒去上門提親唉唷~~~真是丟死人了!」

「可是我剛剛又看到付家的公子還帶著另一位女孩子回家,不知道親事是不是又有變卦了?」

「不可能吧?據說高老爺家的千金是付老爺欽點當兒媳的,而且兩家還是世交呢!應該不會有變卦吧?」

一路上不少人竊竊私語地談論著。

管仲姬越聽越心煩,腳步就越走越快,此時此刻只想趕快回到家裡好好靜一靜

「哎喲!好痛!妳這人走路到底有沒有在看路啊?」

「對不起。」管仲姬說完正想離開,這時突然被人拉住。

「喂~~~說聲對不起就要走啦?我還有事要找妳聊聊呢!」一個熟悉的女聲落下。

管仲姬失神煩躁的看向聲音的來源是她!

「我們還能有什麼事可聊?讓開!別煩我!」

「別這麼兇嘛!就算咱不是朋友也算是熟人,別這樣嘛」高子蓉似笑非笑的說著。

管仲姬不耐煩地回應:「高姑娘,有話直說,有屁快放!別礙著我的去路!」

「我礙著妳的去路?您指的是哪個去路?是付家嗎?哈哈哈哈~~~我說管姑娘您還真愛說笑啊!」

「妳不是有事要找我聊嗎?到底有什麼事?有話快說!我很忙,沒時間跟妳廢話!」管仲姬不耐煩地說完正想離開。

「哎!好好好我就不再逗妳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和付哥哥的親事已經定了,我是想邀請妳來當咱的座上賓客。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妳,但我這人嘛也是愛屋及烏,因為妳是付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邀請妳來喝喜酒是必須的。時間嘛到時再讓付哥哥把喜帖送到妳家就會知道了!就這麼說定囉!」高子蓉得意洋洋的炫耀著。

「不是聽說時間還沒說定嗎?還沒訂好就是代表事情還會有變數,雖然妳是付老爺欽點的兒媳,可是我怎麼聽說付虔好像根本不想娶妳?妳這喜事哼!報得會不會太急了點?」管仲姬不甘示弱的反駁。

這時,付虔急急忙忙地跑來

高子蓉見狀就氣急敗壞的說:「妳我把妳當朋友,妳這人怎麼這樣吶!不祝福我就算了,還說這樣的話!反正,我話已帶到,愛來不來隨妳。」

管仲姬翻了白眼滿臉不屑:「去!我一定會去!我就去看看新娘會不會真是妳!這樣夠給面子了吧?」

「妳一定要來,必須來!」付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沒辦法完整地好好說。

「就是嘛!妳瞧~~~連付哥哥都急著跑來邀請妳了!這婚事怎麼還會有變數呢?呵呵。」高子蓉親暱地看著付虔並挽著付虔的手臂說著。

付虔把手縮回甩開後牽起管仲姬說:「我認定的新娘只有妳,妳等著我一定會說服我娘讓我娶妳!婚宴上的新娘一定會是妳,妳一定要等我。」

高子蓉不服氣的想把付虔拉回來:「這是不可能的事,你爹說了他心目中的兒媳只有我!不可能會改變的!」

付虔不耐煩地手臂一甩把高子蓉推向一邊:「給我滾邊去!妳少在大街上撒野了!這裡不是妳家,想怎樣就怎樣!妳只不過是自己倒貼來我家硬是要嫁我,但我並沒有同意,而且,也還未成定數,妳少在那搬弄是非!」

管仲姬看著眼前有緣無份的心上人流著眼淚:「剛剛你娘不是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嗎?怎麼還會有轉圜餘地的可能呢?而且,子蓉姑娘才是你命定的新娘,你爹欽點的兒媳,我就算硬是娶進門也只能是當小妾我也是人家的掌上明珠、心頭肉,怎麼可能去當你家的小妾呢?我們還是好聚好散就此別過吧

付虔把管仲姬抱進懷裡:「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把事情全部解決的!不管如何,婚宴那天的新娘一定會是妳,我一定會把你明媒正娶進門當正妻。」

高子蓉眼見局勢已無法掌控,氣得情緒激動:「妳還想奢望當付家的小妾吶?哼!妳還不夠格呢!」

忽然間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寫得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