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穿越百年亦難躲

在等待王媒婆到女方家說媒的這段時間裡,趙衛鍇為了能讓自己越來越融入〝趙孟頫〞這個人物裡,每天閉關在書房裡除了翻遍各個角落找《鵲華秋色圖》這幅畫之外,也努力地偷偷用手機僅剩的電力查找著關於〝趙孟頫〞過去的生平事蹟,練習著〝趙孟頫〞最熟悉的書法字體,甚至自創「趙體」,也盡量從周遭的書卷裡和平日與家丁相處的細節一一深入研究〝趙孟頫〞的生活習慣,以免露出馬腳。

 

一個月後…

 

「都過了這麼久了,王媒婆怎麼都還沒有消息?真是急死人了!」趙母日盼夜盼,盼了一個多月都沒有王媒婆回應的消息,心急如焚地跑到趙衛鍇面前跺腳。

趙孟家涼涼地來湊熱鬧瞥了一眼:「娘,像孟頫哥哥那種大齡極品男年輕時不去當人家上門女婿,現在還想娶門當戶對的媳婦兒本來就很難了…有什麼好奇怪的?」

趙母瞪了一眼女兒:「胡說!妳哥這麼優秀又有本事怎麼可能會沒人看得上眼?一定是王媒婆貴人多忘事,要說媒的人家多了,忙到沒時間來跟我們說,一定是這樣的…」

趙孟家挖了挖鼻子翻了一個大白眼吐槽說:「孟頫哥哥被人家退貨就退貨了,有什麼好丟臉的?緣分未到強求不來,好嗎?娘…」

趙母不服氣地說:「哎呀~~ 妳這丫頭!怎麼能這樣說妳哥呢?妳哥現在可是在朝廷當官,前途無量,多少人想嫁你哥,只是門不當互不對的女孩子家,我們也不是隨便就娶進門的…這可是會讓人家笑話的!」

趙衛鍇聽了媽媽和妹妹妳一言我一句的,煩都煩死了…啪的一聲,重放下手中的毛筆大吼:「好啦!妳們都別吵了!娶不娶媳婦兒我說了算!只不過是素未謀面的管姓人家的女兒嘛…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只為一個陌生人傷了親人間的和睦呢?」

趙母這時不甘示弱地戲精上身似的下跪哭天搶地又槌地大哭:「嗚~~~哇~~~我怎麼這麼命苦就生了你這個不孝子…你再這樣下去,在我百年以後是要怎麼到黃泉底下跟趙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這麼好的女孩子家,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

趙孟家翻了白眼說:「娘親,您這樣有點言重了!剛剛不是還在說孟頫哥哥現在可是在朝廷當官,前途無量,多少人想嫁孟頫哥哥,只是門不當互不對的女孩子家,我們也不是隨便就娶進門的嗎?怎麼現在又改口啦?」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喜歡這個管仲姬當我們趙家的媳婦兒,不僅家世好又門當戶對,你要是沒辦法找到這樣的好媳婦兒…就給我乖乖把她娶進門!」趙母鬧著脾氣。

趙衛鍇的脾氣被逼急了:「娘,妳鬧夠了沒有?妳連人家長得是圓是扁、脾氣好不好都不知道,光從門第條件就認定人家是我們家的兒媳婦…會不會言之過早啦?」

趙母見硬招不行就改好聲好氣的勸:「我和你爹不也是媒妁之言成婚走過大半輩子的嗎?哪有像你這麼多事的…娘也是為你好,你還年輕…挑媳婦兒就是要先從家世來挑選,再來是家務活利不利索,才能幫你挑到賢慧的好娘子,脾性還有大半輩子可以慢慢磨,夫妻不就是一輩子不斷的在磨合嗎?女人的心只有女人懂,還是為娘的幫你好好地挑才不會看錯人!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兒啊…」

趙衛鍇這個現代人怎麼會接受得了古人這種代代相傳騙自己的孩子幫自己完成傳宗接代任務的不負責任婚姻觀呢?怒氣衝天大吼:「夠了!娘妳可以消停會嗎?再這樣鬧下去…我就終身不娶!我誰都不要!」

說完,趙衛鍇就丟下娘倆到鬧街上去散心。

——————————————————————————————–

「韻海樓」裡,文人墨客品詩論畫的聚集處。

一位畫著疏秀空靈,韻味悠長的水竹水墨畫者,身旁圍繞著看熱鬧的人群引起了趙衛鍇的好奇心。

嘶嘖…這位面貌清秀的男子畫得一手好畫藝,不知…是元朝裡哪個畫家?吳鎮?還是倪瓚?趙衛鍇仔細回想著。

一位賞畫人士評論著:「高低有致的兩竿修竹,墨色的變化豐富,奇石部分略以淡墨勾繪…嗯~~~不錯不錯,真是好畫技!」

另一位賞畫人士則說:「竹葉下筆略帶藏鋒,葉尖筆鋒微尖利…這位小兄弟的畫技真的是不簡單吶!」

「耶?周兄,這麼巧…怎麼您也來賞畫啦?」趙衛鍇又驚又喜道。

周密邊看熱鬧邊說:「想要增進自己的畫技,還有尋找作詩靈感…當然要多到此處與人多多切磋,開開眼界囉!」

趙衛鍇遇見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然是興奮至極:「太好了!我們果然是同道中人!那您旁邊的這位是…?」

「在下高克恭。」

趙衛鍇聽到了響亮亮地高克恭這個名號整個眼睛瞪大,心想:挖靠!這不是在作夢吧?現在是元朝畫家大集合嗎?在這有生之年能夠交到活生生的名氣又響亮的南宋文學家周密已經很不得了了…現在居然還能認識到元朝人稱天才型畫家高克恭?我的天吶…我何德何能啊!

「人稱天才型畫家高克恭高兄?失敬!失敬!剛聽聞您如此精闢的畫評,在下受益良多…可否交個朋友,改日一起切磋畫技呢?」

高克恭臉紅謙虛道:「不敢不敢…趙賢弟的名號也遠近馳名,在下也久聞大名,能認識趙賢弟也是在下的榮幸。」

周密此時打斷兩人:「互相認識完就趕快一起賞畫吧!現在正精彩呢…聽說,這位小兄弟名叫管道昇,德清茅山人。據說擅畫墨竹、梅花、蘭花、山水,還有佛像呢!」

趙衛鍇心裡疑惑:管道昇?不是個女的嗎?怎麼會是個小兄弟?歷史上管道昇不是趙孟頫的妻子嗎?難道是同名同姓?疑…趙孟頫的妻子…哈對了!我未來的妻子終於出現了…

這時趙衛鍇像發了瘋似的向管道昇揮手大喊:「hi~~~管小姐~~~管姑娘~~~我未來的妻子~~~」

周密和高克恭面面相覷並一起拉扯著阻止趙衛鍇胡鬧:「哎哎哎!趙賢弟,別鬧了你…這明明是個小夥子,哪裡來的姑娘?咱們有些讀書人長得比較清秀一點也是常有的事,但你也別這樣羞辱人家嘛!」

趙衛鍇不聽勸的說:「唉呀你們不懂…你們古人總是說男女授受不親,當然就算女扮男裝也會眼拙不會分辨眼前的人是男是女…但我一看〝他〞確確實實就是個姑娘,我一定可以證明給你看!」

管仲姬畫完《水竹圖》正準備離去…

趙衛鍇在背後大喊:「管姑娘。」

管仲姬停下腳步下意識反射性的轉頭東張西望,心頭一震:糟了!有這麼容易被識破嗎?到底是誰?

趙衛鍇不死心地走到管仲姬身旁:「管姑娘,請問您是管仲姬的姐姐還是妹妹呢?」

管仲姬決定裝傻到底:「這位兄台,我不是管姑娘,請問您是…?」

「在下是趙孟頫,也就是之前王媒婆上門說親事的那位。」說完,趙衛鍇仔細一看…耶?她不是上次在古鎮景區的那位傲嬌女林…什麼婉的嗎?她也一起穿越啦?這麼巧…

管仲姬一聽…趙孟頫?不就是那個大齡極品男?之前不是已經拒絕了這門親事了嗎?怎麼追到這裡來拆她的台…居然還看得出來她是個女的?不行,我還是不能讓自己先露餡,探探口風先。

「趙孟頫?說親事?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跟你有親事?你認錯人啦!」管仲姬說完趕快逃離現場。

趙衛鍇一個箭步拉住了管仲姬:「管姑娘,不管承不承認,我都看出來妳是個女的…妳看妳,兩耳掛過耳環的耳洞就已經出賣妳了!而且,妳的嗓子沒有突出的喉結,這些特徵…騙得了別人就是騙不了我!」

管仲姬聽完心裡來氣並掙紮著:「你有病啊!你到底想怎樣?我又不認識你!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放開我!」說完,在掙紮的過程中,柔順的長髮就不小心落了下來…

趙衛鍇不死心地把管仲姬按在牆邊逼問:「所以妳就是管仲姬管姑娘?」

管仲姬死不認地把頭撇到一旁:「我不是管仲姬,我是管道昇。」

趙衛鍇把她拉到一旁角落小聲地說:「管道昇不就是管仲姬嗎?管姑娘…」

管仲姬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怎麼會知道的?你想怎樣?我不是已經拒絕這門親事了嗎?還來找我做什麼?」

「妳別管我怎麼知道的…妳說妳已經拒絕這門親事了?可是王媒婆並沒有跟我們說…但是我找妳還有其他的事。」

管仲姬不耐煩地問:「素未謀面,我和你能有什麼其他的事?」

趙衛鍇左顧右盼小聲地說:「關於穿越的事,妳別跟我說妳不知道!雖然之前我們有躲雨的小誤會,但既然大家都不小心穿越到了元朝,我們不如結盟一起找找穿越回現代的辦法吧!」

管仲姬聽了覺得莫名其妙:「瘋子!什麼穿越不穿越的…你有病啊!難怪你而立之年還娶不到妻子,原來你是個瘋子!」說完,趁趙衛鍇一個不注意朝命根子的方向踹了過去,並把手抽離逃跑。

趙衛鍇忍痛哀號著:「不是就不是,好好地說就好了嘛…幹嘛還踢人痛處?嘶噢…」

看完熱鬧的周密和高克恭因為發現找不到趙衛鍇,一發現趙衛鍇在角落邊痛得蹲在地上,趕緊攙扶起來。

趙衛鍇一手抱著痛處一手揮著說:「哎喲~~~痛…我沒事!剛剛那位管道昇果然是位姑娘…我剛剛已經確認過了!」

周密點頭安慰地說:「我們都知道了…剛剛披著一頭長髮踹了你一腳就跑走的那位女子是吧?」

趙衛鍇忍著痛說:「呃嘶…你們都看到啦?其實,她就是之前我娘請媒婆去說親作媒的姑娘。」

高克恭釐清思緒:「哦~~~原來如此,難怪你會胸有成竹的說你可以證明她是個女子…原來你們早就認識了?可是為什麼她怎麼會這麼怒氣沖沖地踢了你一腳就跑呢?你們之前有什麼過節嗎?」

趙衛鍇為了怕又被人當瘋子,只好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說:「嗄?呃…其實沒什麼大過節啦!只是有這麼一點點的小誤會而已啦…不過,沒事沒事!哈哈!」

——————————————————————————————–

管仲姬回家的路上心情非常不美麗。

「這都什麼事啊!只是到『韻海樓』長長見識,和其他文人墨客交流一下畫技…怎麼還會遇到這個大齡極品男?他不是一向很宅,足不出戶的嗎?原來他是個瘋子!今天是吹了什麼風…居然還會遇見他?還真孽緣吶!」

就在快到家門前時,有個人擦身而過碰了一下管仲姬的胸口。

管仲姬摸了摸被撞的胸口…發現身上的錢袋不見了!

管仲姬使勁地大喊:「抓賊啊!抓賊啊!我的錢被人偷了!快來人吶~~~」

這時出現了一位男子向小偷追去,並把小偷打了一頓…

「哎唷威啊…別打了!別打了!我把錢袋給你就是了!痛痛痛…」小偷被打趴在地上求饒著。

這位路見不平的男子大聲喝斥:「滾!再讓我遇到你,見一次打一次!打到連你爸媽都不認得你!」

管仲姬鞠躬作揖:「多謝公子拔刀相助。」

「在下付虔,姑娘您沒受傷吧?喏~~~錢袋還給妳。」男子關心著。

「嗯,我沒事!小女子管仲姬,多謝公子相救。」

付虔正準備負傷離開,管仲姬見狀又說:「如果付公子不嫌棄的話,旁邊就是寒舍,為了表達感謝之意,讓小女子宴請您一餐並幫您上藥,以表達感謝?」

付虔答應之後便隨管仲姬回管府。

而剛剛英雄救美這一幕的過程也讓剛好經過的趙衛鍇看在眼底…

——————————————————————————————–

一位男子在約定好的時間到「韻海樓」找付虔…

「付老闆,您昨天要我辦的,小的已經辦好了!那個…咱說好的…呃…?」這位男子的話說到一半,拇指和食指來回摩擦搓搓提示著對方。

付虔深沉地笑著並拍著這男子的肩:「呵呵呵呵…好!好!辦得好啊!喏~~~這十兩銀子賞你的。」

這位男子樂開懷地連連鞠躬感謝著:「謝謝付老闆、謝謝付老闆,如果再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不管是英雄救美還是幫您把喜歡的姑娘綁進洞房,我都一定可以做得很利索!有賺錢的活記得再叫上我啊…」

付虔敷衍的趕人:「好好好…沒別的事就趕緊走人,話別再亂說,小心我會讓你永遠沒法再說話了!」

趙衛鍇這時拿著手機錄下了這整個過程,心想:啊哈!被我抓到了吧?這個衣冠禽獸…為了撩妹用這麼下三濫的爛招?這下證據確鑿,你賴不掉了吧?這次先不打草驚蛇拆穿你,等適當的時機再拿出來玩死你!哼!誰叫妳騙的是我未婚妻!

而管仲姬則如常地女扮男裝繼續在「韻海樓」表演著畫技…

付虔等管仲姬表演完準備離開時來個巧遇:「管姑…喔不…管公子,好巧啊!怎麼妳也來這裡作畫啊?」

管仲姬笑咪咪地說:「耶?付公子,您也喜歡來這裡看人作畫啊?真不好意思,剛剛斗膽獻醜了…」

付虔見順利搭上話現學現賣的說:「剛剛管姑娘畫的遠山老松微掩茅屋的畫,筆法嚴謹秀雅,一看就知道這位畫者功力深厚。」

管仲姬聽了被逗得樂呵呵地笑著:「付公子,您真是太客氣了!聽您這樣說…想必也是同道之人囉?我這次畫的是『山樓繡佛圖』,在您的面前真是獻醜了…」

「喔~~~對了!您的傷勢還好嗎?那天真是太謝謝您了…如果沒有您的善舉,我還真求助無門吶!」

付虔得意的說:「我的傷?已經沒大礙了…謝管姑娘的關心,如果姑娘您沒別的事可否賞個光一起吃頓飯,讓我回報那天您宴請的晚飯?」

管仲姬羞紅了臉點頭答應。

這時,突然來了一位年輕的女子跑到付虔身邊挽著手臂撒嬌地說:「付哥哥~~~原來你昨天說的神祕人物是這位…呃…姑娘啊?」

付虔下意識地說:「是啊…這位姑娘就是我跟妳說過的那位美人畫家,畫功深厚,跟妳爹爹不相上下呢!」

管仲姬的心頭一驚回道:「姑娘您怎麼知道我是個女的?有這麼明顯嗎?」

這位年輕的女子睥睨地心想:哼!大家都是女人,看妳胸前微凸的身形和秀氣的走路姿態,就算穿著男裝也不難看得出來…接著親密地看了付虔一眼就對管仲姬說:「付哥哥昨晚來我家跟我說他要陪我吃飯的啊!而且他還說他今天要帶一位神秘的客人跟我們一起吃飯,原來就是妳啊…」

管仲姬疑惑的看了付虔一眼:「喔?原來這位姑娘是您的…」

還沒等管仲姬說完,這位年輕的女子就搶著說:「付哥哥的未過門妻子,高子蓉。」

付虔很嫌棄的對著這女子說:「子蓉姑娘,妳別鬧了…我什麼時候說要陪妳吃飯的?妳別亂說!我昨晚明明是去拜訪妳爹爹賞畫,根本就不是去找妳的。」

高子蓉無理取鬧地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們還沒正式成親,你就急著要騙個女人找小妾,這是要把我高家的面子往哪兒擺?」

付虔有點惱火:「誰要跟妳成親啊?我還孤家寡人,妳還沒睡醒嗎?管姑娘,我們趕快走吧!別理這個瘋子…」說完就拉著管仲姬離開。

高子蓉暗自發誓:這個韻海樓的付老闆,我這輩子就是要嫁定你了!你這麼有錢有地位…我如果不嫁給你,這讓我高家的臉往哪兒擺?而且我還要當正妻,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找小妾!

——————————————————————————————–

付虔和管仲姬在飯館邊吃邊聊。

「所以剛剛那位高姑娘和付公子您是怎麼回事?您真的是他的夫君?」

付虔急忙撇清:「唉…別提了…還不是家裡催婚的那點破事。家父和高府是世交,看中了高姑娘,希望能結為親家…但我真的不喜歡她啊!」

管仲姬:「那為什麼您不跟高姑娘說個明白呢?夫妻就是要兩情相悅才會幸福,只有單方面的強求,日子勉強過也是痛苦的。」

付虔無奈的攤手:「說了她也不會明白,再加上我娘已經心裡認定她是媳婦兒第一人選,我也只能躲一天是一天,讓她自己知難而退了。」

「付公子,你確定真是你說的這樣嗎?我真心佩服你的撩妹絕技過人,甚至不惜代價啊…在下佩服佩服。」趙衛鍇這時出現挖苦著。

付虔一臉疑惑並鞠躬作揖問:「在下付虔,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在下趙孟頫,是管姑娘的朋友。」趙衛鍇自我介紹完就自顧自的入座。

付虔裝傻的問:「敢問趙公子,您剛剛說的撩妹絕技過人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趙衛鍇冷哼了一聲拿出了手機:「你一個不學無術、只會一招半式就到處招搖撞騙的紈絝子弟當然聽不懂!管姑娘,這是一位高人相贈的魔盒,它可以把妳眼前任何想回憶的人事物通通刻畫進去變成會動的畫像,而且速度比我們用手畫的還快速!喏~~~妳看。」

趙衛鍇打開手機播放著他當時拍到付虔打賞一位男子,並與這位男子提到英雄救美計畫的對話。

付虔看完臉一陣紅一陣青,但又裝做淡定的說:「你這魔盒裡的人好像我啊…你去哪裡找來的?我也想認識這位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趙衛鍇翻了翻白眼:「魔盒裡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啊…付公子。我剛不是說這個魔盒可以把你眼前任何的人事物通通刻畫進去變成會動的畫像嗎?當然包括我眼前看到的一切啊…」

管仲姬看完之後,瞬間惱火對著趙衛鍇:「你這樣做很聰明嗎?用這個魔盒就能代表什麼?誰知道你有沒有請人施了什麼幻術在這個魔盒裡?我並不是好騙易拐的小丫頭,你請回吧!」

「妳,真是好心沒好報!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不讓妳受騙…再怎樣也是朋友一場,我不能見死不救。」趙衛鍇氣急了。

管仲姬惱羞成怒:「但我並沒有死啊…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你上次一直鬧說素未謀面的我跟你在什麼古鎮有過什麼誤會,現在又拿著奇怪的魔盒來鬧說付公子是個壞人,你到底是想怎樣?有病就趕緊去看郎中,別一天到晚像個瘋子似的到處瞎鬧,難怪你都而立之年了還討不到媳婦兒…活該!付虔付公子真的是英雄救美的勇敢大好人,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夫君人選,所以你可以放心離開了!順走不送!請…」

付虔聽了驚訝的還沒反應過來:「妳…妳說什麼?我是妳心目中的理想夫君人選?」

管仲姬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你別吵!這是我和趙公子的事。趙公子請…」

趙衛鍇的好心提醒卻被下了逐客令,心雖有不甘,但還是只能悻悻然地離開。

——————————————————————————————–

趙衛鍇回趙府之後,在房裡一直碎念著:管姑娘妳真是好心沒好報,要不是因為妳在歷史上是趙孟頫的妻子,我才懶得管妳被這個無賴騙的死活咧!我還不想因為我的穿越不小心竄改了歷史造成蝴蝶效應,後果我可不敢想像吶…

疑?說到穿越,我得來好好想想怎麼趕快找到回去的辦法…趁現在還沒有其他的事牽絆住,趕快見好就收!

想想…既然當初那幅《鵲華秋色圖》是當初的穿越入口,而在趙府裡的上上下下也找過了很多次也一直找不到這幅畫,不知…乾脆自己畫的可不可行?或是…打開手機搜尋這幅畫呢?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分享文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粉絲團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

按讚即可收到更多美食&旅遊景點分享資訊唷!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Line生活圈 ID:qmh6630t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Go!和雨神一起吃吃喝喝趴趴造去!》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