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華秋色首圖

鵲華秋色★第十二章 醜媳婦終究要見公婆

付虔帶管仲姬回家見父母。

「爹、娘,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過的朋友,管仲姬,女字旁的女臣姬。」付虔開心地帶著管仲姬到家裡作客。

付老爺和付夫人一抬頭,左看右看…管仲姬?這裡除了卓媽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女性在場啊…

付夫人與付老爺面面相覷帶著疑惑的問:「兒子啊…你剛剛說的朋友在哪啊?這麼女孩子家的名字,該不會是你身邊這位小兄弟吧?」

付虔得意地說:「正是!〝他〞就是我之前跟您說過…我最欣賞的朋友,管仲姬。」

付老爺聽了驚訝地說:「兒子啊…你可別嚇我,我年事已高,別跟我說你有斷袖之癖,想要斷咱付家的香火吧?你爹我可承受不起這樣的驚嚇啊!」

付夫人氣得手支撐著額頭:「這該死的臭小子,就算你不滿意娘安排的婚事,也別拿一個小夥子來氣你爹娘啊!娘再怎樣都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可以這樣回報我呢?你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付虔急忙著說:「爹、娘,你們誤會啦!〝他〞是個女的,不是小夥子,不信…娘,您自己親自來仔細瞧瞧。」

管仲姬笑了笑趕緊打圓場:「付老爺、付夫人,這真是天大的誤會!其實我是個女兒身,為了在外行走方便才會穿一身男裝打扮保護自己,讓付老爺、付夫人見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喔?原來妳真是個女孩子啊?讓我來仔細地瞧瞧妳啊…」付夫人說完,先是上前好好地仔細打量了眼前這女子…仔細近看雖然皮膚細皮嫩肉,看起來出身不像是貧寒人家,但雙手無繭,肯定不會是個賢慧的好妻子,五官雖挺清秀,可惜兩頰突出命帶剋夫,身形又消瘦,沒胸又沒屁股…嘖嘖嘖!這根本是要折煞自己的兒子,還要賠上孫子的賠本生意…沒用!

管仲姬被打量得覺得不是很自在,尷尬地問:「呃…夫人,聽付公子說您有急事要見我,請問您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付夫人回了神:「喔~~~對了!聽我兒子說妳的畫技了得,常在他的韻海樓裡獻技與其他文人墨客交流…不知,可否請您也為咱府上也畫上一幅,好讓我掛在大廳裡讓我的客人來家裡做客時一起欣賞欣賞?」

管仲姬爽快地回應:「當然可以!就算要我畫上十幅也是我的榮幸。」

付夫人禮貌性的微笑著:「事成之後,我一定會好好地酬謝妳。」

管仲姬這時搭了付虔的肩說:「哎呀!不用啦!夫人,您太客氣了…以我和付公子的情誼,這點忙只是小事!不用這麼客氣啦!」

付夫人像是聽到了關鍵詞,把話再次強調了一下:「喔?你們的情誼?那…小姑娘,你們的情誼到什麼樣的程度呢?是曖昧情愫?還是兩情相悅呢?」

管仲姬聽了羞紅了臉:「不不不…都不是!我們只是朋友,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我們沒什麼的。」

付夫人的眼神閃過了一絲不屑:「沒有什麼是最好!仲姬姑娘,妳可要知道…咱家就虔兒一個兒子,他是要做大生意當家的,而且,我已經幫我兒子定了門親事,而且,咱付家是一定要生兒子來傳宗接代、開枝散葉的,並且還要門當戶對!如果妳對我的兒子有絲絲情意,就當我這個可憐的老太婆求求妳…可憐可憐咱倆老想抱孫傳宗接代心切,趕快斷了對我兒子的念想,和我兒子保持適當的朋友距離,可好?」

管仲姬隱含著失望又傷心的眼神看著付虔…

「夫人,我懂您的意思了…沒別的事我就先離開了,我剛想起和朋友還有約,失陪了!答應您的畫,等我完成了會再幫您送過來,告辭。」

管仲姬一離開,付虔再也按捺不住:「娘,您一定要這麼的強勢專制嗎?仲姬姑娘她就是我想娶的心上人,我就是不要那個刁蠻任性的子蓉姑娘。」

付老爺這時安慰著兒子:「虔兒啊…你娘這麼做也是為你做打算吶!咱付家可不能隨便娶個來路不明、不是門當戶對的女子進門,會讓人看笑話的!你娘會這樣做,肯定有她的原因,你一定要聽你娘的話啊…」

付虔忿忿不平地說:「她不是什麼來路不明的女孩子,她其實是知名畫師管道昇,這名字只是她行走在外的假名而已…雖然算不上門當戶對,但至少知書達理,我就喜歡她。」

付夫人嘆了口氣,邊走邊回房:「小兔崽子,你還太年輕囉!瞧她那種消瘦的身形,沒胸又沒屁股,面相命帶剋夫,皮膚雖然細皮嫩肉但雙手無繭,肯定不賢慧,沒辦法照顧你。你娶了她…根本是要折煞了自己,還要賠上兒子的賠本生意!你還是斷了念想吧!」

付虔不甘心地追上:「娘,您…娘…娘…您聽我說嘛!娘…」

——————————————————————————————–

傷心欲絕的管仲姬,漫無目的失神地走在大街上。

「欸欸欸…妳聽說了嗎?前幾日高家老爺帶著女兒到付家上門說親事,不知道談得如何?」

「這還用猜?肯定是女方吃虧!哪有女方上門提親的?這不倒貼嗎?」

「可是,我聽我那位在付家當家丁的朋友說,好像是說婚事已經說定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沒看好日子宴客。」

「我這邊是聽高老爺家附近的街坊鄰居說…好像真是高家的千金吃了付家公子的虧了!據說,他們已經先有夫妻之實了。」

「嗄!難怪高老爺要自己帶女兒去上門提親…唉唷~~~真是丟死人了!」

「可是我剛剛又看到付家的公子還帶著另一位女孩子回家,不知道親事是不是又有變卦了?」

「不可能吧?據說高老爺家的千金是付老爺欽點當兒媳的,而且兩家還是世交呢!應該不會有變卦吧?」

一路上不少人竊竊私語地談論著。

管仲姬越聽越心煩,腳步就越走越快,此時此刻只想趕快回到家裡好好靜一靜…

「哎喲!好痛!妳這人走路到底有沒有在看路啊?」

「對不起。」管仲姬說完正想離開,這時突然被人拉住。

「喂~~~說聲對不起就要走啦?我還有事要找妳聊聊呢!」一個熟悉的女聲落下。

管仲姬失神煩躁的看向聲音的來源…是她!

「我們還能有什麼事可聊?讓開!別煩我!」

「別這麼兇嘛!就算咱不是朋友也算是熟人,別這樣嘛…」高子蓉似笑非笑的說著。

管仲姬不耐煩地回應:「高姑娘,有話直說,有屁快放!別礙著我的去路!」

「我礙著妳的去路?您指的是哪個去路?是付家嗎?哈哈哈哈~~~我說管姑娘您還真愛說笑啊!」

「妳不是有事要找我聊嗎?到底有什麼事?有話快說!我很忙,沒時間跟妳廢話!」管仲姬不耐煩地說完正想離開。

「哎!好好好…我就不再逗妳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和付哥哥的親事已經定了,我是想邀請妳來當咱的座上賓客。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妳,但我這人嘛也是愛屋及烏,因為妳是付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邀請妳來喝喜酒是必須的。時間嘛…到時再讓付哥哥把喜帖送到妳家就會知道了!就這麼說定囉!」高子蓉得意洋洋的炫耀著。

「不是聽說時間還沒說定嗎?還沒訂好就是代表事情還會有變數,雖然妳是付老爺欽點的兒媳,可是…我怎麼聽說付虔好像根本不想娶妳?妳這喜事…哼!報得會不會太急了點?」管仲姬不甘示弱的反駁。

這時,付虔急急忙忙地跑來…

高子蓉見狀就氣急敗壞的說:「妳…我把妳當朋友,妳這人怎麼這樣吶!不祝福我就算了,還說這樣的話!反正,我話已帶到,愛來不來隨妳。」

管仲姬翻了白眼滿臉不屑:「去!我一定會去!我就去看看新娘會不會真是妳!這樣夠給面子了吧?」

「妳一定要來,必須來!」付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沒辦法完整地好好說。

「就是嘛!妳瞧~~~連付哥哥都急著跑來邀請妳了!這婚事怎麼還會有變數呢?呵呵。」高子蓉親暱地看著付虔並挽著付虔的手臂說著。

付虔把手縮回甩開後牽起管仲姬說:「我認定的新娘只有妳,妳等著…我一定會說服我娘讓我娶妳!婚宴上的新娘一定會是妳,妳一定要等我。」

高子蓉不服氣的想把付虔拉回來:「這是不可能的事,你爹說了…他心目中的兒媳只有我!不可能會改變的!」

付虔不耐煩地手臂一甩把高子蓉推向一邊:「給我滾邊去!妳少在大街上撒野了!這裡不是妳家,想怎樣就怎樣!妳只不過是自己倒貼來我家硬是要嫁我,但我並沒有同意,而且,也還未成定數,妳少在那搬弄是非!」

管仲姬看著眼前有緣無份的心上人流著眼淚:「剛剛你娘不是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嗎?怎麼還會有轉圜餘地的可能呢?而且,子蓉姑娘才是你命定的新娘,你爹欽點的兒媳,我就算硬是娶進門也只能是當小妾…我也是人家的掌上明珠、心頭肉,怎麼可能去當你家的小妾呢?我們還是好聚好散就此別過吧…」

付虔把管仲姬抱進懷裡:「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把事情全部解決的!不管如何,婚宴那天的新娘一定會是妳,我一定會把你明媒正娶進門當正妻。」

高子蓉眼見局勢已無法掌控,氣得情緒激動:「妳還想奢望當付家的小妾吶?哼!妳還不夠格呢!」

忽然間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未完待續》

 

如果覺得我的原創小說還不錯,請大家記得到按讚和分享以茲鼓勵喔!

 

加入好友

 

哪裡可以找到我?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patienceru/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raintravel    (快來按讚&推文吧!!!)

想看更多的美食、旅遊、住宿分享,盡在《吃貨雨神去哪兒》http://patienceru.com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Klook.com Klook.com